德国中学生在校园里洪法讲真相(附图)


【明慧网2001年9月6日】(一)学堂上的新书介绍:《转法轮》

一切始于我上学的十年级学期初。我们的德语老师走进课堂宣布说,每位同学都要在学年末自由选出一本书介绍。我立刻就意识到,这不是偶然,并利用了这个机会,让班里的同学更多了解大法,我介绍了《转法轮》。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事情,因为,我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公开地跟班里的同学讲法轮功。不过,我的愿望很强烈,想堂堂正正地讲大法我作了约20分钟的报告。当我正式介绍了这本书之后,我提到了为什么我要介绍它,以及有关迫害的事情。在介绍《转法轮》时,我觉得心里很美妙,我能够如此公开和自由地介绍大法,感受到一股慈悲的力量油然而生。

那么,班里的反应呢?有人问起天目的存在和如何证明有业力的存在。气氛是轻松的,只是在最后有一位玩世不恭的同学问:“那个教派叫什么来着?”终于来了!不知为什么,我反而感到高兴能有人提出这一问题来。借此机会,我又澄清了中国政府的诬蔑性宣传。我竟然能在众多人面前泰然自若地演讲,真为自己感到吃惊,我本来是没那么从容的。我想,这是因为介绍《转法轮》时我全身心投入进去了。

(二)宗教课上的洪法

这一天,宗教课的题目是佛教。班里的同学也学了些佛家思想。我先是给老师一张大法的报纸。讲了一堂课后,他来问我怎么会有这张报纸,我告诉他说,我已经炼了三年法轮功了。使我意外的是,他问我,是否愿意在课堂上讲一下有关法轮功的事情。这真是天赐良机!但我觉得要比以前难,可能是因为有另一个班级也一起上宗教课,我不很认识他们。我决心放弃这一执著。接下来的一堂课,我们看了“真实的故事(二)”的录像。之后,我回答了一些问题。

我们用了两堂课的时间讨论这一题目,涉及到了“教派”这个词,我的老师认为,用该词下定义未必合适。在我们要深一步讨论下去时,下课时间到了,觉得有点可惜,但我希望,将来我还会更多地投入到介绍大法当中去。

(三)一家报刊编辑部的职业介绍周

上学到十年级的时候,通常我们都要有一个星期选择一自己喜欢的职业领域。我又意识到了这一机会,便去见识一下报刊编辑部的内部运作情况。我在这家报纸的编辑部整整呆了一星期,该报覆盖整个洛林——奈卡地区。我参观了所有各职能部门,最后也来到了海外编辑部。有关该部的总编我还没听到什么好话。我爸爸曾通过电话就以“XX“一词形容法轮功一事交涉过。当这天我来到他的部门时,他倒是挺热情和友好的,因为在4月24日这天,我借机写了有关两年前发生的“中南海”事件的报道。过了一会儿,这位负责海外新闻版的记者问我:“可以允许我帮你一下吗?”他过来帮我将文章修改成适合新闻报道的形式。于是,我们又谈了有关法轮功和在中国的迫害。我想,他现在可以接受了,并在将来用中性的笔法报道法轮功。我认为,与新闻记者当面认识是很重要的,应该让他们看到,我们是平易的、开朗的与和蔼的,这样,他们会更好地了解我们。我的文章虽然并没出现在报纸上,可两周后,却意外地看到,在学校的教学楼里十年级职业介绍周的经验报告中,有我的“4.25真相”报告贴在那里。

(四)美术课上的莲花和真、善、忍

我们的美术课新内容是版画,也就是说,我们得将创意在版上刻出来,以便印到明信片或其它上面。创意由我们自己找。所以,我决定刻了一幅李老师画的莲花和“真、善、忍”几个字。我的作品得到了满分。(见右图)

(五)教学楼里的展览

我们学校有一面展墙,时常展出各种作品。在学年开始时,我的脑子里就在想,展出些有关法轮功和在中国惨无人道的迫害情况。我督促着自己想个办法找负责的老师谈一下,终于有一天,我打定主意了。我和最要好的伙伴商量,愿不愿意为历史课制作一套展览项目,她认为不错,于是,我们找到历史老师商量,他很是赞成,所以我们便着手准备了。我们到复印店复印了很多照片,并共同写成了一套文案。板报的制作一直持续到深夜。到了早晨,我们还到教导员那里请求允许我们贴出国际人权组织和奥地利大赦国际的签名纸。我开始时并没把握会有什么人对此感兴趣。然而,我眼前却是一亮:有许多同学站在我们的板报前认真看着。我真是高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将法轮功展示在学校教学楼正中央。时间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这周末学校就放暑假了,也就是说会来很多人:亲戚、朋友和老同学。这一切肯定不是偶然的。更多的人们了解了法轮功。板报展览持续了一周半,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有一百多人签了字。

还感到欣慰的是,我将我的好伙伴也带动起来投入到反对迫害法轮功的活动中。我知道,这对她的将来是多么有意义。

伴随着展览,这一学年也结束了。我希望在下一个学年能继续利用好每一次机会跟上正法进程实实在在地、真正地成为合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