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己带给正法的障碍(译文)


【明慧网2002年1月10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回想起最近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来自己在大法工作中所遇到的一些困难,其中有一部份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例如,有时在和别人或政治家交谈时,我试图用常人的聪明或心理的猜测接近别人。我往往事先考虑,最好怎么样和他们交谈,如何取得最大的成功等等。恰恰由于这种种考虑,使我与别人的交流很少能取得好的成效。我在与别人交谈时,总带着一点什么,致使对方更加封闭自己。同样当我经过事先考虑再去寻找大法的工作时,很少能找到自己应该做的工作。有时在需要的情况下,例如将消息发往媒体时,由于不能合理地安排时间而错失良机。这些障碍都是由于我在遇到事情时,想在人这一层次中寻找答案造成的。这些障碍对我的大法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直到我找到了其根本的原因,也就是我还缺乏善和忍。

我应该在任何场合都用慈悲的心态来处理事情,这样也就自然能找到正确的方法。自那以后,慈悲心成了我在大法的工作中一个重要的指导。我不再过多考虑什么时候去找记者最合适,而只是带着一念:“他现在应该了解真相了”,这时我就有足够的亲切感,勇气和坚定,因此而能够真正地讲清大法的真相。这时我也不再去想别人会怎样想自己,对我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只有当我真正从内心感受到慈悲带来的正念和无私时,我的行为才是平和而圆融的。但是,当我刻意地追求善心,把它视为一种帮助时,我所做的事又成了常人的工作,效果也不好。由此我悟到,正法修炼是个人修炼的进一步升华,在做正法的工作时,我们有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也要求我们更严格地按照真,善,忍去做。在现阶段的大法工作中,一旦我们稍微偏离了这个原则,不管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都会被魔钻空子,从而在修炼中犯错误。结果是别人不愿听讲解,自己在现阶段的正法过程中发出的正念没有威力。

不久前我被邀请参加我阿姨的一个生日聚会。她为大家安排了每桌六人的座位顺序。我被安排和一些我不认识的,上了年纪的先生们坐在一起。刚开始谈话很勉强,主要谈一些日常生活中的事。这时我并没有使劲想把话题转到法轮功上,在善心的作用下,我不愿强求别人进入我的话题,而是尊重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当我按照他们的方式和他们交谈时,他们也想了解我的情况。我随其自然,跟我身边的人谈起了法轮功。接着同桌的其他人也想了解法轮功。最后,全桌的人都知道了修炼是怎么回事和法轮功修炼的宗旨是什么。介绍大法的传单传到了每个人的手里。当我告别时,他们对这次有意义的交谈感到非常高兴,并认为法轮功对提高人的道德水准具有重要的意义。谁会想到,这次聚会至少使五个人得了法。在任何生活环境中都可以洪法和正法,包括家庭庆祝活动。是善心帮助我在这些场合中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合适的时机和合适的语言,以致能够有效地起到正法的作用。带着无私的,完全为别人好的慈悲心去做大法的工作时,和以前那种完成任务式的工作完全不是一回事。

最近,在我的家庭环境中出现了一些干扰,从中可以看出在我的修炼中还存在的执著心和漏洞。例如在修炼前的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又被重新唤起,或者是希望人世间的愿望得到实现。当我认识到它们对我的干扰时,才真正地放下了对人世间各种愿望的执著。我悟到,现在是看我能不能舍弃在常人中的最根本执著的时候了。正象师父在华盛顿法会上讲的,这些放不下的执著“一定会被邪恶生命控制、利用。”“邪恶的生命就专门找你执著的思想去加强它”。这正是我不久前所亲身经历的。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还带有多少不是大法的东西,我心中装的大法还太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正法,这说起来很容易,但是,象在中国的大法弟子那样,真正做到为大法舍尽一切并不容易。

我经常看到,现在我们的执著心如何被利用来阻碍大法的工作,有时是自己被干扰,有时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和修炼中的漏洞使别人远离我们。有时只是表现在一些小事情上,如因为缺乏耐心或在争斗心的作用下,随意打断别人的话;或者带着有求之心,要求政治家一定要帮助我们;或者因为自己是修炼人而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有一次由于赶时间,我匆匆给一位同修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由于没有表达清楚,使同修产生了误会,由于这个误会使我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能合作。这也是缺乏慈悲心的表现。有时面对同修,往往就忘记了慈悲心。

当我执著地计算时间,把时间看得很重要,或没有耐心时,总会有许多特别占用时间的事情要做,以致于没有时间参加大法的活动。最近几个星期中,我常常感到时间不够用,我不禁问自己,我怎么能完成这么多工作呢?直到我不再用时间的概念去想问题,而是着手去做我该做的事时,才感到轻松多了。我在大法和常人社会之间,越是能够圆融地摆放好他们的关系,符合法在常人这一层对我的要求时,人们也就越是愿意听我讲解,正法的效果就越好。

在和一位同修交谈中我们认识到,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为了更清楚地认识并去除自身的不足和执著,就是需要多学法,提高对法的认识。正像师父一再要求我们的那样。如果我们在逆境中能够完全立足于大法,师父就会帮助我们。

最后我再谈一件小事,通过这件事情可以看到,如何由于一个小的执著,差点耽误了我的大法工作。一次我和一位议员约好了见面时间。由于我执著于完美,在临行前,我执意要再打印一份资料,夹在我已经准备好的资料中。这时我认识到这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执著,便放弃了这个想法,赶紧出门。我感觉到由于这个执著会占去我本来就很紧的时间,所以我没有再浪费时间。尽管我提前出门,但正好准时赶到那位议员那里。这也非常重要,因为这位议员这天必须提前走。这样我们还有20分钟的时间可以交谈,听完我的叙述后,他决定让某国际组织进一步了解情况,还准备另外写一封信。

在现在的正法过程中有许多事情要做。这里我只是谈了我现在的一些认识和体会。我希望今后能够更多地为正法作出贡献。

(2001年12月德国爱尔巴赫市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