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国人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最近我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编辑部的文章意识到给中国人,尤其是向大陆来的中国人讲清真象是当务之急。所以我就写了这篇文章和大家交流我向中国人讲清真相的经验和教训。

在海德堡(Heidelberg)我们每星期天上午都在城堡公园里炼功。去年暑假,我发现我们炼功时有许多中国游客来参观城堡,但由于我们炼功的地方比较靠里边,而且在一个很高的台子上,所以没有人能看到我们,于是我就在一次炼功时到城堡边上,游人必经的地方去发资料,开始是星期天去,后来每天都去。

我第一次发资料时,首先碰到的是一个六七个人的团。我心里有点儿没底,看着其中一个面相比较和善,于是就走上去问他要不要法轮功的资料。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法轮功?我全力支持你们。我给你问一问别人要不要。”他和别人一说,马上所有的人呼拉一下子就围上来了,六七双眼睛直盯着我手里的《和平的历程》,嘴里却连声说着:“我们不感兴趣,我们对这个不感兴趣。”我看出他们想拿但不敢拿,就说:“这是在德国,不是中国。如果你们看完了,不想带回中国,你们可以在回国时把它留在德国。”一个人有所顾虑地说:“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我说:“那正好,你们更该看看了。”他们犹豫了半天,没一个人敢拿,转身向公园门口走去,没走几步,一个人突然回来,飞快地从我的手里夺走了一本,迅速地揣到了兜里,嘴里还说着:“给我一本。”另一个看到这个情景,也迅速地回来拿了一本。

这次经历给了我一些信心。随着我一次次地发资料,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问题,越来越知道应该怎么说,心态也越来越好。一开始我遇到不想要资料的人,我就不再问了,还觉得自己守住心性了,因为我没有因为他们态度不好而产生抵触情绪。但后来我觉得不太对劲。这些人也许这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出国,也许就是为了得真相来的,但由于邪恶势力造成的这个物质场障碍着他,他的怕心或误解让他拒绝了,也许就是这一层壳障碍着他,我不应该这么轻易地放弃,而应该用善心和法理帮他打破这层障碍。他不想看资料,那么我还有一张嘴,可以给他讲。后来我再遇到不想拿资料的人,我就会和颜悦色地问他,真善忍都不想看一看吗?然后和他讲迫害的事实,和政府如何造谣。除了完全失去理智破口大骂的人,一般来说,他们都会听,有的还会问问题。最后就有人会拿。就算没拿,他也听到了真相。只要他们听,不管多少,对他们生命的永远都是有好处的。

比如有一次信息咨询日时,我看到一个中国人向我们的摊位走来,一看就是从中国来旅游的。我先问他要不要资料,他不说话,就象什么都没听见,没看见一样,接着向前走,我就和他并排走,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学员正在演示的功法。又讲真善忍,和迫害概况,等我们走过摊位好远我才和他礼貌地道别,他一直没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一个小时以后在另一个地方我看到五六个中国人。我走过去,其中一个说我们刚见过面,我一看是刚才那个人。这次我们聊了很久,他们提了很多问题,特别问我自己的炼功感受。我就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我的家人在我的身上看到的变化作例子澄清政府的谎言,并告诉他们大法中的道理。到最后那个人说:“我看你这个孩子脾气挺好的,我只有一个儿子,我如果有一个你这样的女儿就好了。”我脱口而出:“如果我是您的女儿,我第一个就教您法轮功。”他稍微一愣,随即开怀大笑。其他的人也大笑起来。

事后我回忆这个经历,我觉得我有两个地方比以前有进步。一是我没有在他不理我的时候放弃。二是我的确是用善心在和他们讲话。用常人的话形容就是那个人说的“脾气好”。我记得师父在《清醒》里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师父把语气和善心放在道理的前面。我悟到,只是知道怎么反驳中国政府的话,怎么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身体力行真善忍,并把真善忍的信息在讲清真象时传达给别人。

中国游客的反应是各式各样的,有的破口大骂,也有不要真象资料只要《转法轮》看的,有横眉冷对的,也有多要资料给国内的家人看的。但他们的反应不再能动我的心。师父说:“人不是白白来在人世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相信每个中国人的明白的那一面都是渴望得法的。他们中有的曾是至高无上的不同世界的王,曾经是非常美好的生命,曾经非常非常善。而现在他们被恶所污染,已经忘记了他们曾经有过的慈悲与圣洁。我们只有用我们的纯善和包容才能重新唤醒他们内心深处蒙上灰尘的善良本质。

最后我想举一个同修的例子作为结尾。

一个同修遇到了一个三十多人的旅游团,其中的一个人曾当着另一位同修的面把一本《回归的旅程》撕了。他和另外两三个中国人一提到法轮功的名字就象发狂一样,连喊带叫。当这位同修过去的时候他们继续向他手舞足蹈地喊叫。这位同修始终保持慈悲祥和的态度,笑容可掬地与他们讨论。这个旅游团的其他人无一例外地聚精会神地看着这场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的戏,即使偶尔双方都暂时不说话时,同修也不离开他们,而是在他们中间,象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和其他人一起,带着深深的笑意远远地看着学员们炼功。最后他们上车走了,同修向他们挥手,一多半的人都挥手回应他。但凡还有一点儿辨别正邪能力的人都一定会被他的从容,理智和善心打动。恶的东西最怕的就是善,只有至善才能除尽邪恶。

(2001年12月德国爱尔巴赫市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