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菜场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月11日】2001年12月29日早上我正在出摊卖菜,两个警察和居委会的群干(群众干部),走到我跟前问:“你现在住在哪里?”“你问我这干什么?”“我要登记,好管理,把你爱人找来。”我知道他们的来意不善,是冲着我修炼法轮功来的,他们是我原来暂住管段的户警,因10月份我在菜摊上看书,被居委会的干部举报了,后被抓到派出所,又被抄了二次家,恶警还逼房东不准租房子我住,现在他们又来迫害我。我想:决不给他们放纵做恶的市场,就坚定地说:“我不会告诉你,你也不要老纠缠我的爱人,修炼是我个人的事,与他无关,你也没有必要知道我的住处。”警察说:“你今天不说就跟我到派出所去。”他们曾二次用手铐铐我,我说:“我要卖菜,这是卖菜的时间,我没有犯法,不会跟你去。”他恶狠狠地说:“你修炼法轮功就是犯法……。”

这时一位来买菜的功友站出来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她也炼法轮功。我们谁没对家庭尽责,是你们迫害我们不能正常生活,破坏我们生活环境,干扰我们的工作,我就被你们强迫关了15天,丢着80多岁的老母亲不让我照顾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是你们邪。”户警无理了,硬顶着说:“当权者要镇压,我们是当权者的工具。”这位功友说:“但你首先是个人,是有良心和头脑的。是人就有思维,不是江泽民给你的工资,是民脂民膏。”他无理狡辩:“我拿的不是民脂民膏。”功友说:“这些经营者,用劳动收入纳税,财政发你们工资,怎么不是民脂民膏。”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挤满了我的摊位,居委会的群干已悄悄溜走了,只剩下两个警察被围在人群中。

隔壁的同行这时很正气地拍案而起,说:“你们管好人,不管坏人,我们这菜场有那么多小偷你们不去管。”户警开脱说:“我一天来几趟,没听你们说。”另一位卖菜的也说:“有小偷我们都不敢管,只有这位炼法轮功的敢管。”一位顾客也说:“你们搞什么名堂?别人卖菜好好的,你们搅得别人不能做生意。”这时市场管理员来了,我对他们说:“我昨天才交了款,今天才开张,今天的摊位费谁认?他们在这里干扰我做生意,你们管不管?”那位市场管理员就把他们请到楼上办公室去了。不一会儿,一位市场管理员叫我到楼上办公室去谈谈,我说:“今天是你在叫我,如果是他们我就不去,我走了摊位上没有人你们应负责,如果他们对我无理,你们应当说公道话。”

到了办公室,我对场长说:“我到你们菜场租摊位,交钱给你了对不对?”他说:“对呀。”“我在这里是租房子住对不对?”他说:“对呀。”“既然对,那他们三番二次地把我赶走,使我生意丢了,给我生活带来困难,上次逼房东赶我搬家,至今别人的房子还没有租出去,我只有搬到一个没有水吃的房子,房租也高出好多。离菜场又远,给周围一圈人带来损失对不对?”场长不做声了,我对警察说:“你给我造成生活的紧张、不安全,我是修炼的人,可以忍,而我爱人也因此承受这无理的打击,有理无处说,只有默默地承受,你给他心理带来多大的打击,他心里是什么滋味你知道吗?你们是人民公安警察,是为人民的公共财产安全而负责的,你们不配当警察,我不会告诉你我的住处,因为你从来没有保护我,只会给我带来危害,我们修炼人比你做得好,不要你管,我要卖菜去。”说完转身就走。那个警察拦着我说:“我只要知道人住在哪里就行了。”我仍然拒绝告诉他说:“你们仍采用上次的惯例,抄家,收书,我是不会讲的,如果保证我安全,接我回来,我就跟你谈话。”我说完就直接下楼,由于走得很快,加上他们又在后面扯,我一下滑倒了,他们把我抓住不放,把楼梯门关上,不让我走。我隔着铁门栏杆,冲着菜场下面大声喊:“警察抓人了,我在卖菜,他们破坏我的正常生活,我炼法轮功没有罪。”他们用手机联系,又来了几个警察,两个男的把我胳膊架着,拖着我走,我沿街大喊:“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我要修法轮功……。”一直走出菜场,到街头拐弯处,他们叫来一辆三轮车,把我推了进去,往派出所开。

到了派出所,有警察问抓的什么人,炼法轮功的?有人说:“你看她这个样。”那意思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然后拿来一个板凳,叫我坐下,这回没有象上二次那样给我上手铐,不一会有几个恶警在他们所长跟前嘀咕,不怀好意地说关她半年、3个月,看她炼不炼。开始说些攻击大法的话,我就不理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邪恶的因素,让他们善良的一面觉醒。”过了一会儿,他们不说了,我心里很平静,心想,他们单独跟我谈我就讲,如果起哄,我就不理。过了一会,抓我的原来的户警来了问:“你们说有神,哪里看到了?”我回答他:“神如果让你看到了,那人人都要修,十恶不赦的人都要来修了,那也就是有求而得法,人就是要在迷中修,在迷中悟。你为了那几百元钱,昧着良心干坏事,是会遭报的。”他生气地说:“刚才在菜场拉你,我的腿都搞疼了,你现在又在咒我。”我说:“我讲的是真理,不是咒你。”他起身就走说:“不跟你说了。”

到了吃午饭,有个警察说:“你吃不吃饭,我们对你还是很好的呀。”我说:“我有地方吃,我用我自己挣来的钱吃,比你们吃着人民饭,不给人民办事强。”他说:“好,那就让你饿。”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有的在写一年的总结,有的在办案,写总结的说,他一年办了多少案件,好象抓得越多越光荣,我想抓得越多,不正说明坏人大有人在吗,如果人人重德向善,社会不就好了吗?那还用警察吗?不由想起了师父的《修内而安外》这篇经文,如果社会上的人都能按师父所讲的去做,人类社会的道德必然会回升,天下太平。

办公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思想开始翻起杂念来,想起刚才几个恶警对所长说要关我3个月的一些话等等。脑子里在乱翻,我就用正念清除,我不会去坐3个月牢,清除它,否则魔就会钻空子,心里念着师父的话:“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大法坚不可摧》) ,“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我就一直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干扰,思想里完全达到了一种空的状态。

这时一位警察走进来问:“你怎么在这里坐了一天了,已经5点多钟了。”“我修炼法轮功的,他们把我抓来的。”他问:“你修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好处大得很,刚才你们办案处理那个小偷的时候,我真为他心酸。”他笑了:“你为他心酸?”“对。我为他心酸,因为他不知道做人的道理,偷别人的东西,以为别人不知道。我们修炼的人知道,过去有句话,你们知道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你在做坏事的时候,神都知道,你们也听说过,三尺头上有神灵。只是人的肉眼看不到,以为自己做的事无人知道,为所欲为,不守贫,不守德,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占为己有,这时就在损德。”他说:“你们真的信有神?”“对,信神,神就管你,你不信,神也就不管你。”我的这些话讲得他不做声,也许他听进去了什么。

抓我的所长来了,他说:“你到这里已经是第三次了,你是哪里来的,就到哪里去,我们这里不要你。你在菜摊上看书,那是公共场所知道吗?还跟别人串联,别人给你传单。”我说:“这些都是你们强加的,抓我来的是你们,赶我走的是你们,抄我家的是你们,看书有什么不好?是居委会的干部多事,她要是不说,别人也不知道我在看什么书。是你们一抓我,周围的人才问为什么,我不得不解释啊,传单你看我也看,上面写的是要你们止恶扬善。你想把我赶到哪里,只要是中国的国土我哪里都可以待。我走到哪里都要修炼。”他想了想说:“你在家里炼我不管,不要到处乱窜,不要撒传单。”说完就走了。

不久我家里人来了,他们就叫我跟他一起回去,叫明天写个保证送去,我没有理他们。回到菜场,就找到场长一家人说:“你们在我被抓时都不出来讲一句公道话,还叫我不修了。”他们赶紧说:“我们都在为你担心着急哪。”我说:“我才为你们不能讲真话着急。你们想过没有,我租你们的摊子,给你们创造利润,而他们干扰我,实质上是给你们生意找麻烦,我不做了,你们的摊位损失谁认?你们不帮我,反而帮他们,你们说应不应该?”

第二天,我又找到那几个管理员说:“你们昨天没有把工作做好,那天的摊位费该你们付,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工作首先是维护我们经营者的权益,保护我们的正常经营不受干扰,有人来破坏,你们不出来制止,而是躲起来,怕事,有的还帮着骗我,你们拿老板的钱值得吗?正的就是正的,邪的就是邪的,我炼法轮功没有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家人,将来历史会审判他们的。”经过几次跟他们交谈,他们都说,我们知道你讲得有道理,再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难来的时候看起来很大,只要坚定,什么都能过得去。现在觉得很小很小不值一提,而且现在全菜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都知道警察无理抓了个卖菜的法轮功学员,人们都会去思考这里发生的事。

同修们,让我们用自己的行为去证实大法,走好正法修炼路上的每一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 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