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一次保护大法书籍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月12日】2002年元旦前我到一学员家,大约在四点多的时候,两个警察来敲门,问家中有没有枪和其他的一些话,这位学员在门口和他们对话,我在屋中告诉她别开门,结果她还是把门开了。

进屋后警察说了他们真正的目的。他们拿出学员女儿的照片(修炼人,现被通缉),问:“某某是不是你女儿?她现在被通缉,在不在你这儿,某某(指这位通缉学员的姐姐)是不是也炼?”我在屋中坐着,警察便问我是谁,学员说是她侄儿,警察一直管我要身份证,我说白天出门还带身份证啊。学员的柜子上放着师父的法像,警察说:“没想到你也炼。”翻一下床上书一看也是大法书,便要拿。我起身说算了吧。警察说:“你什么意思?”拿着书转身就走。

当时我想大法是师父的,是宇宙的,怎能让他们给拿走呢。我便穿上鞋追了出去,本想抢几本就跑,一想不行,大法的书我都得拿回去。我说:“算了吧,给我姑拿回去吧,这么大岁数了。”警察抱着书说:“走,走,走,跟我走。”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说:“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当时我严肃起来:“你站在这别动,把书给我,你听没听见?”当时警察就愣神了。我想到邪恶是怕曝光的,就高声喊:“善良的邻居们啊,我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些警察无故到我们家里来抢东西。”

这么一喊,他们都茫然不知所措了,我边抢边喊:“你站在这别动,你把书给我拿过来,你听没听见。”抱书的警察被震住了,只是死抱着书不放看着我,旁边的警察慌的没办法,只好往派出所里用手机打电话。

这样从五单元抢到了一单元,进走廊我就喊:“姑,给我开门——”在门口我抱着书的一头,警察抱着书的另一头,我两只手一拽,书全掉到地上了。我走到单元门口回头一看,学员在地上捡书,警察站在旁边看,没有反应。我开自行车锁的时候,警察过来了,说:“你跟我走。”警察说走,把着自行车,可是当我骑上车的时候,他便把手撒开了,我到五单元门口,捡起掉在地上师父的法像和书,回头一看那警察在一单元门口呆呆的站着看我,打手机的警察在他旁边背对着我,我捡起后便离开了。

过后和别的学员说了,有的说我碰到的警察不够厉害。我觉得应该站在什么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如果站在法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那么他们就是人在跟神斗;如果在人这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那么就是魔在跟人斗,最后只能失利,其实很多学员在重压下正念闯关的事也不少。有的说如不把书交出来,再要抄家时会翻出更多的书,损失更大。师父在法中讲过:“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大法坚不可摧》)。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那么我们能把一部分书交出来保住大部分书吗?有的学员还说写保证书后保住生命以后做更多的大法的事,这对吗?

回想当时做的不够。

1. 当时我应该把住门锁。表面是警察在叫开门,其实是魔在控制叫开门,那么警察说出的话中就带有魔制约作用。人佛性与魔性是同存的,不注意魔性就会起作用。所以学员一放松,魔就得空了,所以自己不知怎么的就把门打开了。过后她自己说也是这个状态。

2. 当时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人的思想抢书占大部分,所以才很费劲,如果真能站在神的角度上,那么就会发生很大的转折。当时警察抱书走,给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小鬼抱东西一样。他震住了,呆住了是他背后的东西震住了,消除了。

3. 当时应该再看看抢时掉没掉地上书之后再走,其实当时还是有些慌。

4. 回想这段时间还是执著拖着很长时间,所以邪恶才会出现。

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如果不妥希望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