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正念正法行


【明慧网2001年9月21日】看到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后,我的心在哭,我为自己不堂堂正正到天安门正法感到深深地痛悔。两年前(1999年7月24日)我和爱人曾到过北京,我俩天天上天安门,如师父所说:“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回来后我也曾再踏上进京的班车,在中转站,我的新鞋突然裂开了,其实是邪恶势力在阻碍正法,却反悟:鞋坏了,那就是告诉不要走了。结果没去成。明白那一面知道应该上天安门正法,可是再出去心里觉得更难了。今年7月被迫流离失所后,又以流离失所为由掩盖着那颗走不出来的心。而两岁四个月的孩子已会念正法口诀除恶、且有自己的正见贴传单、不被我的思想所带动、想贴哪就贴哪,用他这个宝宝的身份堂堂正正地正法,我却还不能堂堂正正地上天安门正法。

看完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后,我真的没有任何理由不走出去正法了。决定上天安门后便去等车,连续两天都被告之,没位了。是旧势力阻碍正法还是自己执著呢,悟不到是何原因便停下来了。接下来的十多天,每天都看明慧网的文章,看其他同修的体会才知道是自己上天安门正法的心还不够坚、正念还不够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因为它们就是要阻碍正法的。悟到了便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求师父加持,不断纯正自己、坚定正念,这次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上天安门,兑现神的誓约,了千万年的愿,就算是去掉这个人身又如何呢,生生世世轮回中还不一样是脱过无数次这样的皮。但我知道我不能“想象”,更不能轻言,因为我心中还想着许多我要救度的众生。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当天去当天回,因为证实法是目的。

2001年9月14日我与爱人带上孩子来到了天安门。来之前,我心里并不十分明确怎样才算达到证实法的目的,只是从明慧网知道同修大都是打横幅、喊心中的大法好等。但是一到天安门之后,望着一批一批的游人我发自内心就想要告诉这些善良的人大法好,于是发正念铲除他们头脑中最不好的思想,发自内心深处对众生的慈悲使我感到要对这些人的生命负责。在金水桥前停下来发正念,让那些来回走动的警察、便衣同时背对着我以相反方向走,离我远一点,这些警察、便衣便如我所想,但是我一不能抓紧时间站出来,它们便又已调头往回走,就这样连续几回。这时孩子喝水把裤子全弄湿了,我爱人在不定中便说要不先去给孩子买条裤子换,再回来。但我觉得如不能抓紧时间,再来时就更难了(随着时间推移,出现越来越多的便衣之类的)。跟他说抓紧时间证实法,之后再去买裤子。觉得不能再等了,不断发正念铲除邪恶,让那些来回走动的警察、便衣同时背对着我以相反方向走,离我远一点,让爱人抱孩子跟着,(心里默默地想着“佛来世中行”-《洪吟》)我便打开了横幅,对着停在金水桥前右边的几批游人跑去,边跑边喊出心中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喊完我便停下来收起横幅,平静地朝公共汽车站走去,脑子里还在不停地喊着法轮大法好,内心充满慈悲,有一种很强地使命感,觉得从此我要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

上了公共汽车,爱人他也上来了,并告诉我一辆警车开到公共汽车后面了,但我并没动任何念,因为在我内心充满了法轮大法好,只想着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公共汽车开动了,而在后面的那辆警车却不知去哪了。

午餐应孩子要求在麦当劳吃东西,正吃着一位西人中年妇女微笑地走过来给孩子送了两个麦当劳的玩具,看得出她是特意给小孩买的。在诧异中我笑着谢谢她,互相听不懂的语言使我发愁怎样告诉她大法好(同时对自己说以后一定也要随身带一些外语的大法真相传单,不再认为自己看不懂的外语传单与自己无关)。这时爱人提醒我包里有横幅,是的,上面有“法轮大法是正法”。虽然是汉字,但我想送与她,如果她看不懂,那么她会拿去问其他人,那就有更多的人知道大法是正法。于是从包里拿出横幅装入塑料袋送到她手中,在相互微笑点头道谢中我带着欣慰的心离去。爱人说在离开前他回头看到她在众人面前把横幅拿出来看了,意想不到中我更欣慰了……

下午我们坐上了返程的车,当时车上开着收音机,听到诬蔑师父与大法的内容时,我想不能让这些邪恶诬蔑师父与大法、不能让这些邪恶毒害世人,便发正念。很快录音机便出现“卡卡”声,完全听不到这些邪恶的东西了,直到播其它内容才没有了“卡卡”声。心里想着怎样告诉司机与服务员大法的真相……拿出一包纸巾擦手惊奇地发现,里面有写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不干胶,那是前两次准备着到了天安门就贴在那里的,可是后来没去成,找了很多包纸巾也没发现这不干胶,而这次随手拿的纸巾里有。无以言表的是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威力……下车前我爱人便把这不干胶贴在了车上……

谢谢师父!谢谢走过来的同修!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是走过来的同修给了我无限的信心。才有了我这正念正法之行,有了我今天自由身在正法之洪流中。写出是想与各位同修共勉,也想以实践告诉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其实上天安门正法并不难,用正念正法一定能行。师父说过:“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在《转法轮》里师父说:“其实我觉得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得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得很难。……“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