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控诉邪恶的万家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1月15日】我94年因左腿静脉曲张、肾病、椎间盘突出等各种疾病不得不退职在家。98年3月得大法,修炼了3个月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出现了从来未有的健康。所有的一切变化,让我真实地感受到大法的超常。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我的生命也属于大法。

99年7月22日,作为一个大法的受益人,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我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上访的道路,我知道我修的是真、善、忍。在不负责任的媒体的造谣宣传下,我应该行使国家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来维护正义。给大法说句真话:“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清白的”。99年10月30日进京上访时在牡丹江被截回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于99年12月26日被绑架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大法弟子为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而被毒打、电棍电、有的被送小号、带手铐、坐铁椅子等各种刑罚。

2000年6月18日开所谓的兑现大会,警察全副武装,男劳教人员也有很多坐在大法弟子后边,大所长在会上说:现在不是人民内部矛盾,是敌我矛盾之类的话。叛徒在会上破坏法时被我班的同修制止,当时有的大法弟子被殴打后送进小号继续进行绑吊,长达三十多个小时,强制洗脑从那时开始了。我们班剩下的人劳教所让在保证书上签字,如果不签字就送男集训队,我们知道大法弟子现在面对的是什么……

6月20日白天被绑吊的同修陆续被架回班级坐在地上,脸部变型,全身浮肿,手脖子都有被吊的痕迹,到晚上最后一个同修回来哭着诉说,一个叫李民的男管教摸乳房、挖腋窝,当制止他时,便拳打脚踢。我被这种所谓的“人民警察”的流氓行为震惊了,一个偌大中国的“人民警察”竟然如此卑鄙下流,强盗又能怎样呢?大法弟子的人格受到严重的污辱,生命遭到无人性的迫害,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这人间地狱都将面临这种毫无人性的流氓式的迫害。不能让罪恶再延续了,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为了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为了更多的大法弟子免受这种无人性的迫害,同时也为了制止这帮恶警的流氓行为,所以我要用生命控诉江泽民手下恶警们的罪恶行为,唤醒人民的良知,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不要再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是这场迫害中幸存的人,应该向人民讲清真相,向世界讲清真相,大法弟子决不会杀生,也不会自杀。做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我应该维护正义。“人民警察”残害人民天理国法也不容的。以上所诉是万家劳教所里的真实情况。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4/18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