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1月16日】一.环境恶劣

不足30平方米的监室,最多时关押48人,夏天中暑,三班轮换睡觉,睡觉时只能侧立和立刀鱼一样,挤的呼吸都困难,地上,便器上都坐人。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刑事犯买通的干警照顾刑事犯5人睡一铺,其他8至10人睡一铺。买通干警的就可以送吃喝,不值夜班。

二.大肆敛财

1.强迫在押人员必须买他们的内衣、内裤、被子、袜子、盆碗等,一切生活用品。十几元的内衣卖三十元,五六十元的被褥卖一百三十元,均高出市场价三至四倍,特别吃的东西,方便面、香肠、榨菜都是过期变质的,吃完就上吐下泻。

2.强迫在押人员每月交一条肥皂,说是刷碗刷厕所所用,实际上是给干警洗衣服用。甚至干警家里被单床罩等一切都让刑事犯给洗,卖给在押人员的饭菜贵得惊人,夏天便宜的青菜也要十元左右,最便宜的是土豆片但也要六元,花生米八元一勺,冬天更贵了十四至十五元一勺。而正常的伙食,就是早上一个黑馒头,中午、晚上各一个窝头,加白水煮土豆或洋葱的汤,连皮带泥。冬天就是冻白菜汤。

三.血腥暴力a

看守所的职责之一,就是要把在押人员的情况要求及时地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当大法弟子反映所里的一些黑暗现象,并要求他们改正时,他们不但不接受,还大骂出口。大法弟子不得已反映给来监号里检查的上级领导,使看守所所长林友贵怀恨在心,大法弟子要求与610办公室人员谈话,林友贵以没时间为由不接待大法弟子。我们又找副所长孙景江,他恶恶狠狠地说:“我不跟你们谈。”而且抓住大法弟子的胳膊背到身后往上拧,要打人。在众多大法弟子的制止声中,他无可奈何地走了。而干警秦延杰把大法弟子文杰骗出毒打一顿,因为反映材料是她交给上级领导的。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弟子开始以绝食抗议。

当大法弟子的绝食到第四天晚上时,一位管教以林所长找文杰谈话为由,把文杰与另一位大法弟子骗出到另一屋里,二话不说,象恶狼一样把大法弟子文杰扑倒在地,双膝恶毒地顶在文杰的前胸,一手按头,一手拼命地拧抠大法弟子文杰的脖子下边,文杰当时眼冒金花气都喘不上来,脖子下边的肉抠坏了鲜血直流,接着又打嘴巴连打带掐,直到打累才停手。与文杰同去的大法弟子张淑哲被副所长一顿毒打,最后把她们三人带上手脚镣送到阴暗潮湿的5号监室,用几个刑事犯看起来。在三个大法弟子被打时,1号女监室大法弟子喊不要打人,林所长歇足了劲又领着副所长干警冲进1号女监室,林友贵气急败坏地跳上板铺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一个大法弟子被打的鼻口穿血,牙齿松动,一名年岁大的弟子抱住这个恶徒的腿,他凶很地猛劲一脚踢在这位大妈的肋骨上,当时这位大妈就喘不上气来,因为她绝食后身体非常虚弱已经几天坐不起来了。两名大法弟子把她抬到褥子上,大法弟子喊不要行凶了。林贵友寻声找去抓住这个弟子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头发被薅下一绺,鼻子和嘴被打得鲜血直流,被踢肋骨的大法弟子胸肋部软组织挫伤长时间睡觉不能翻身。如果不是修大法的,肋骨很可能骨折。

他们哪是人民警察呀,简直是一群土匪!

我们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你们对善良的修炼人迫害是众神所不容的,如果还执迷不悟继续紧跟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用邪恶的手段对待大法弟子对众生的慈悲,等待你们是地狱的烈火直至被打入无生之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