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春市南关区法院欲非法“公开审判”大法弟子想到的


【明慧网2002年1月17日】2002年1月10日和12日我在明慧网上看到消息“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将非法审判13名大法弟子”后,很想把长时间以来的一些感想写出来,与同修商榷。

数个月前,一位因进京上访被骗出地址但没报姓名的同修曾与上述提到的13名大法弟子中的几位同监舍一段时间,这位同修虽然当时在法理上还不十分明确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在心里想清楚自己没罪,不应该呆在看守所那么黑暗的地方时,就开始绝食抗议,并希望同监舍的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可是同监舍的大法弟子不理解,甚至认为该大法弟子绝食就是为了能出去,并且认为自己是由于做材料被捕的,“罪名”大,肯定会判刑,绝食抗议也没有用,就消极地等着。绝食抗议的同修理智地思考后,认为自己没做错,即使为了出去也是对的,难道大法弟子就不应该出去吗?于是坚持绝食抗议一个月,后终于在身体呈现重病症状中被无条件释放,回来几天即恢复如初,又投入正法洪流中。

随后又发生了几件事,使我对于如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逐渐从感性上升到理性。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有一位传送资料的同修说一拿到资料就紧张得身体发抖,后来成了一种负担,简直干不下去。我自己也曾发抖过,分析发抖的原因,当然首先是害怕,再深挖怕的原因,不仅仅是胆小,是在潜意识或思想深处有一种“犯罪”感,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有“罪”,所以才会害怕,并且在部分学员头脑中还有被旧势力强加的意识:做资料工作一旦被抓住“罪名”大,会被“判刑”等等,这实际上是从根本上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并没有否定它。如果时刻都能想到自己做的事是宇宙中最伟大而殊圣的,多少生命都在羡慕我们这段辉煌的历史时,“发抖”或“有罪感”决不会发生。

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我们买了一台二手机器,买了不长时间,在印出的材料上就出现了两道划痕。我开始时抱怨卖机器的老板骗人,在经历了一系列波折后,才真正开始找自己,发现自己太执著买物品的好坏,很执著自己买的东西是否是新的、好不好,并且在生命很深处都有这个东西,要不发生这件事,很难察觉到。由于这个执著,对二手机器一直疑神疑鬼,生怕不好用,结果真把麻烦“求”来了,“怕”什么来什么,怎么办?发正念吧,怎么发呢,在理清了思路后,发正念时我首先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您指出弟子的缺点弟子一定改。然后又想:虽然是由于我的执著造成了机器出现划痕,但决不容许旧势力利用我有执著就破坏大法工作的正常进行,用不着你们管,我有师父管。这样发正念后,其他涉及到的学员也发正念,都发自内心找到自己的执著后,划痕消失了!我听到这一消息后一下子眼泪流了出来,师父太慈悲了,时刻在看护着弟子,就怕自己不用心,又一次深刻认识到所有出现的问题都是自己造成的。我本来跟卖机器的老板说好让他赔偿损失,他也勉强答应了,当我告诉他划痕消失,不用修机器时,他在电话里惊讶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通过这件事情我越来越深刻认识到要彻底否定旧势力,在思想深处的一念要强,就是无论自己有没有执著,根本不用它们管,它们不配管,对大法弟子的人身迫害和对正法活动的破坏都是强加给我们的,而且它们的所谓“检验”是破坏性的。

再谈一谈对南关法庭要开庭审判大法弟子一事的认识。邪恶本来是见不得人的,是不应该存在的,更不配审判大法弟子。现在这些宇宙的垃圾想登上大雅之堂,如果我们不彻底否定,默认他们的开庭是合理的,就是对它们的认同,换句话说,如果开庭,不管审判结果如何,邪恶的阴谋都算得逞一半,都是长春大法弟子的耻辱,实际还是被动承受邪恶的迫害。如果这次我们不从根本上抵制,邪恶势力公开审判大法弟子,当事人得造多大的罪业呀!因此我们从真正慈悲众生的角度上,也决不能容许他们开庭,首先发正念清除它们。

阅读明慧网每天内容,从1999年“7.20”到现在,邪恶势力公开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的例子屈指可数,每次看到我都心里难受,邪恶多么嚣张,居然嚣张到敢公开审大法弟子,我们做的不够啊!每次都觉得这种事情不能让它再发生!这次邪恶势力是针对长春法轮大法日来的,更不能让它们得逞。人间的法庭也应该是正义审判邪恶的地方,怎么能容许反过来呢?

这样一来,发正念的内容就非常重要,非常具体,首先清除南关区法庭背后的邪恶势力,让它开不成,再让主办者现世现报。至于开庭会怎么样我想不提,不去助长它。

感到是否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在法理上是能不能坚持不二法门的问题,非常严肃。是符合旧势力的安排还是听师父的安排非常关键,师父在法理中告诉了我们人想要什么自己说了算。

一点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