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神病专家:傅怡彬凶杀案是一个精神病案例


【明慧网2002年1月18日】从精神病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精神病案例。假如这个凶手向记者讲的是真话,我们可以从中得出结论,即当他在2001年11月25日杀死他的父亲和妻子时,他是犯有精神病的,并且,直到2001年12月17日他接受采访时,他看上去仍然精神异常。当他杀人的时候,他不仅患有妄想症,并且表现有命令式幻听的症状及能量异常增多。他似乎患有慢性精神病。

他的妄想症表现在他杀人的时候他在想“使他们脱离苦海,到一个更高境界更高层次去”,或者使他们三个的主意识进入他的小腹,形成太阳、地球和月亮等等。

他还告诉我们,他听到一个声音命令他“到了下手的时候,要我动手把面前的三位灭掉。”接着他又说,他没想到那个声音会叫他杀人。他不仅按照那个声音去做,而且他似乎感觉到非这样做不可。他当时完全被那个声音所控制。

新华社的文章指出,傅怡彬回忆就在他杀人前他的妻子告诉他的父母,他在这两天“处于混乱状态”,“手脚出汗”,“老发愣”,“是不是要出问题”。这些有可能是傅怡彬神经紧张的症状,就象一个人准备搏斗。傅还讲到杀三个人消耗了很多能量,以至于他事后需要躺在沙发上休息。

傅的精神不正常似乎已有很长时间了。傅的一位亲戚曾对他的同事(马瑞金女士)提到8年前,傅曾经一丝不挂地跑到街上,家里人都管不住他。由此看起来,傅当时一定患有妄想症,并且出现能量异常增多,而导致他一丝不挂地在街上跑。傅在1999年的妄想症的又一次发作中打伤他的妈妈,这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傅的精神不正常。当时,他感觉他妈妈是魔,想让他父亲进入他的房间休息因此而导致死亡。他打断了他妈妈的肋骨,并疯狂地打她,以便打掉他妈妈身上的魔。当问到他当时有关情况时,傅说“我哪来的劲呀。”他的这次发作又让我们看到与以前发作相似的症状--能量异常增多及思维混乱。当时,邻居叫来了警察,而警察却把它当作家庭纠纷处理,把傅放了,而不是让他接受精神病检查。

当新华社记者在12月16日采访他时,傅看起来还呈现精神病的症状,他的言辞缺乏逻辑,但他自己却认为是合理的。他思想的内容是混乱的,互不相关的信息在他病态的头脑里却合情合理。例如,他认为杀死的人的灵魂在他的小腹中变成太阳,地球和月亮等等。甚至,他还在后悔,他在1999年没能打他妈妈再狠一些,以便把魔打掉。

把傅关进监狱而不让他进行精神病治疗是不人道的。很明显,傅在这次采访时,精神仍不正常。他看起来还没有得到精神病检查,不然的话,中国政府就不会把这定为单纯的杀人案,而应该认识到这是一个精神病的案例。

十分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利用这一可悲的严重精神病案例制造诬陷“法轮功”的宣传。把这一杀人案诬陷到“法轮功”头上是很荒唐的。即便假设傅怡彬曾练习过“法轮功”(对此还没有任何证据),也不能推理说,他的异常行为是因练习“法轮功”造成的,因为在此之前他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并有多次发作。正如,一个曾经学过天文学和物理学的人犯了罪,不能说他所学的天文和物理知识是他犯罪的原因。这样的结论是不合逻辑的。

另外要特别指出,没有对傅怡彬进行完整的精神病检查及详细的身体健康情况的检查,也没有询问其家人,邻居及同事,对其精神病史的调查,就急匆匆一口咬定是“法轮功”导致傅的杀人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从精神病学的角度上看,新华社对傅怡彬杀人案的报导和宣传,是别有用心的,企图误导民众,把此案当作由于练习“法轮功”而发生的,而它的真相是--傅怡彬是一个有很长精神病史和暴力历史的精神病患者。是他的精神病的发作造成了这场可悲的凶杀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7/17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