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幻觉控制”

新华社 “弑父杀妻”案浅析


【明慧网2002年1月4日】年末的12月17日,新华社又制造一新的谎言,将 “杀人凶手傅怡彬”亮相,再次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以所谓的“幻觉控制”行凶,并作为犯罪动机,使人茫然不知所措。此举证明江泽民之流诋毁法轮功的手法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了。

首先,让我们看一看谎言出笼的套路。在迫害法轮功的近三年中,宣传机器的鼓噪采用的是 “文革”运动式的手法:头天由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节目中曝光,第二天由新华社播发调查报告或通讯,《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同时,地方电台,电视台,报刊等宣传媒体转播、转载,从而达到祸乱全国之目的。明智的读者一定还可发现这样一条规律,谎言出台一般是在重大节假日等所谓敏感的日期之前。为什么呢?因为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节假日上访人数相对增多。为了堵住说真话的嘴,阻止上访,邪恶之徒只好用新的谎言遮盖旧的谎言支撑局面。这次《人民日报》评论员聪明了一回,没有及时发表评论,只有难为新华社记者了,自编通讯、自发评论。哪知这样却交不了差,纸包不住火,逻辑、事实都站不住脚,只好在星期一后再次鼓噪:我要撒谎,谁敢不听!12月24日《人民日报》老老实实补上《评论员文章》。这就是独裁、暴政的最好见证。其方法与“天安门自焚案”补上湖南潭一辉“自焚案”如出一辙。

对这次“弑父杀妻”案,因离谱太远,不用做过多、深入细致的分析,只看其粗略的浅条就够了。第一,吹鼓手们总结了以往编造谎言的经验教训,在以下三方面做了“改进”。1、尽量让“当事人”多说话;2、注重国家法律;3、部门之间加强协调配合。殊不知弄巧成拙,适得其反。第二,导演和演员的水平太差。杀人凶手傅怡彬在接受案件调查或审讯时,与其说是交代“犯罪事实”,不如说是在“演讲”,细心的观众一定看到了傅怡彬在口若悬河的同时,高高跷起二郎腿的镜头,试想同样的人同样的事在现实生活中会发生吗?第三,愚民政策再次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傅怡彬的“演讲”中,所引用的话大多是宗教中的内容,这种七拼八凑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法轮大法的内涵,这种断章取义、栽赃陷害的老手法再也不管用了,想愚弄百姓反倒使自己更显愚蠢。

除了以上的败露之外,倒有一点是别出心裁,即以“幻觉控制”代替原来的“精神控制”。纵观近几年新闻媒体诋毁法轮功的常用手法是移花接木,嫁祸于人,其中叫嚣最多的莫过于“精神控制论”。因其中没有理论根据(在李洪志先生的书籍、讲话中找不到)和实践依托(无事实)而无法骗人。“幻觉控制”则不同,因幻觉只有本人可知,又不能用科学方法测定,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些“被雇来的”所谓的心理学家连最起码的逻辑都不懂,就如同连一加一等于二都不懂的人在陈景润面前谈数学一样,居然被搬上电视镜头,真是可笑之极,荒唐之极!为什么就不对傅怡彬的悠悠自得,滔滔不绝的“演讲”作一番心理分析呢?

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被迫害中不断向世人讲清真相,不畏暴政、强权,勇于坚持真理,使邪恶胆寒。谎言重复千遍终究是谎言,造谣的宣传工具再也蛊惑不了人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行恶者的下场是悲惨的。利用傅怡彬做文章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能是丑态百出,漏洞更多,邪恶的表演将让世人更加看清楚说谎者的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