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宴上谈真象


【明慧网2002年1月2日】最近年终节日期间全家应邀赴一位朋友家小聚,同来聚会者还有五六户家庭,有熟人,也有素不相识者。一番互致节日问候,在晚宴席上坐定之后,主人依次为大家斟上红葡萄果汁。轮到我时,主人一边倒果汁一边说:“啊,我知道炼功人是不喝酒的。”

这时旁边一位女士问道:“炼功?什么功?”

我说:“法轮功啊。我炼了两年多了,好得很的。”话音刚落,座中气氛象开锅的水般热烈起来。大伙纷纷问起有关法轮功的一些问题,先从宴席上美味佳肴问到吃肉问题,然后是杀生问题,法轮功的炼功方式,对生命的认识,与其它气功的不同之处等等。我依法理一一尽力作答。在解释主元神,副元神,以及元神离体现象时,我谈到《转法轮》书中提及1976年中国唐山大地震后一些濒临死亡而后复生者的回忆等(注:此文http://www.tiandi999.com/sm/ts.htm亦有较详细资料)。当我正说到那些复生者事后回忆当时元神飘出体外的经历时,坐在我左侧一位从北京来的女士突然一拍手兴奋地大叫起来。

“啊呀,我知道!我知道!那年我生病被送到医院,医生给我注射药剂时太猛,我一下疼晕了过去。不一会儿我发现自己慢慢飘到了天花板,看见我躺在下面,医生护士都在围着抢救。我却在上面着急大喊'我在这儿呐!我在这儿呐!'…”

席间空气刹那间凝固了,大伙儿全都呆呆地瞪着她,瞠目结舌。一阵寂静无声后还是我最早反应过来打破了沉寂,“看看,看看,果然实有其事吧。”我也非常吃惊,没想到原以为对无神论者来说非常难以理解的元神离体现象居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由一位无神论者本人亲身经历所证实。而且此经历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大医院内,并非乡野传说而已。

一位先生大概才缓过劲来,迟疑地说:“这个…是不是有点太玄了?会不会是脑子里的某种幻觉呢?”

我说:“不然。西方早已有部份心理学家不但专门研究过元神离体,还研究过人的前世记忆。经过对世界各地成百上千例的精心研究仔细推敲,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现象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在科学界目前还没有比较一致公认的理论解释,所以一般人对这一类现象和研究还没有象读教科书一样熟悉而已。”

接下来有人谈到了那几天中国大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傅XX凶杀案。晚宴主人先生说:“我看过中央台的节目,那家伙(指凶手傅XX)一看就是个精神病,满嘴胡说八道,逻辑混乱,一件凶杀大案却象给小孩讲故事一样,一看就知道在演戏。”

我点点头,“没错。那些胡言乱语只能用来蒙骗不明真相而又不独立思考的人。这也是大陆当局极力查禁和阻止人们看《转法轮》一书的原因,因为你一看书就马上明白那些栽赃全都是血口喷人。我们大法要求我们在社会中做一个好人,在家庭里工作中都要如此,对花鸟虫鱼都要尽力惜生爱护,怎可杀人?这也不是大陆当局头一次栽赃陷害我们法轮功了。上回那个天安门自焚案,后经人对中央台原版录像进行慢动作分析,看出许多造假大破绽,成了个弄巧反拙的栽赃典型了。”

另一位先生说:“我认为对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全面的分析判断。就说法轮功吧,有人说他练了,可他并没有按法轮功的要求去做。他只不过是嘴上说他练了,实际上做的却是两回事,所以说象中央台放的这种极端例子(指傅XX凶杀案),我是不会信的。又比如说,每种功法都存在练功人有达到效果的,也有达不到效果的。做一个调查统计得出些个百分比来,互相一比较,效果不就出来了?”

我说:“此话有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是首屈一指的。前几年有许多大陆医学专家教授对法轮功的功效做过详细调查研究予以充份肯定。直到1998年,前人大委员长乔石还专门组织了一批老干部和专家又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次详细调查了解,得出的结论指出法轮功是非常好的功法,对人民身体健康,对社会风气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就拿我本人来说吧,在座的老朋友都知道我以前有连续十年的严重花粉过敏病,每年二月到五月间必涕泪交加痛苦不堪,修炼法轮功短短几月间顽症就被根除,两年多来从未再犯过。至于精神病人那是无法炼的,我们功法一直明确声明禁止精神病人来练。因为我们功法是给人的主元神,而精神病人恰恰是主元神太弱不管用,连自己的头脑四肢都控制不了,所以精神病人出问题是不能污陷到我们头上的。”

接下来一位先生问到:“你们法轮功是否形成了一个组织呢?”

我解释道:“我们没有任何形式上的组织,只是因为有炼功的共同志趣而自然形成的朋友关系。平时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家庭等,炼功时也是来去自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些不太熟悉的功友我连姓甚名谁都不知道,见面时只是点头含笑打个招呼而已,如此松散又如何谈得上什么组织?至于中国大陆当局污陷说我们是政治组织,那就更可笑了。其实我们炼功人都知道政治活动和我们修炼是相矛盾的,是会严重影响修炼的。”

另一位女士说:“我有几次在中国城还碰到有人给我发法轮功传单,一开始我还大惊小怪的,拿回家一读才觉得并没什么不对头。”

我说:“没错,我们只是尽力把法轮功无辜受污陷受迫害的真象告诉大家,消除大家头脑中可能的误解而已。”

先前那位先生又关切地问:“现在大陆迫害得那么厉害,他们干嘛不在家里炼炼算了,为什么非要站出来呢?”

我说:“谢谢你的好意,但你想想看,如果你想在家里悄悄炼,那你一定是发自内心认为这个功法好。既然你发自内心认为他好,那么你为什么不在他遭到污蔑的时候站出来说真心话呢?我们讲真善忍,这不恰恰违反'真'了吗?”

那位先生正思索间,另一位先生说:“可这不是不忍吗?”

我说:“我们说的忍,可不是一般人说的忍气吞声,而是指奉行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但决不是姑息纵容坏人坏事。我们是本着一片善心,采取和平的方式,把心中的真话说出来。别看真善忍三字说的容易,要真正做到可是难上加难。只要中国大陆当局一天不停止污蔑迫害法轮功,我们是一天也不会停止说明真象的。”

看得出来,席间的女士先生朋友们对法轮功还是有一定理解的。根据我平时的了解,几乎所有的朋友都表示大陆当局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误的,只是对大法本身有些具体的疑问。尽管有些问题他们仍不一定能马上完全理解,但至少听了我们说明真象后,脑海里会有一个新的印象,或了解到一种新的认识问题的角度和方法。希望我们能够利用各种机会把大法的真相更加深入地告诉更多的人们,更好地助师世间行。

以上个人体悟,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