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堂堂正正走出牢狱


【明慧网2002年1月21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今年59岁,得法前曾患癌症。是大法和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现在还能健康地活在人世。

99年7.20以后,我因进京护法、正法、公开炼功等几次被非法抓进拘留所。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邪恶势力几近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下面我就把最近一次邪恶如何迫害我,我怎样从黑嘴子劳教所冲出来的经历向世人讲讲。

2001年7月23日早,我和老伴在街上散步,走到110巡警队门前,正好有一辆警车停在那里,我就把兜里带的除恶传单贴到了110车上,这时车里的警察下来不由分说就把我拽进110办公室,邪恶的警察对我这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连踢带打,抓住我的头发往身上、头上猛踢。不一会我的耳朵、后脑上都出血了,满身被打的没好地方。问我姓名、地址我也没说。但被公安局政保科的人认出,中午被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犯人见我被打成这样,头发上沾满了血,衣服上很脏就给我换洗了衣服。邪恶之徒非法搜了我的家,从家中搜出大法的真象资料、复印机等。他们认为我是一个“重要人物”,当天晚上就由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来警车把我拖到车上送到公安局一处,在车上,我一边给车上的警察讲真象,一边把兜里剩余的资料从警车的门缝塞出去,我想,如果路过的行人有缘,会因此而得救的。

在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他们私立公堂,给我上老虎凳,审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说,他们就把老虎凳弄得越来越紧,我只觉得都喘不过气来,听见自己的骨头在咔嚓咔嚓的响,我还是不说,就这样一连坐了6个小时。他们见这一招不行,又把我的两个胳膊拴在绳子上象小孩跳大绳一样的摇,摇的两个胳膊都木了,他们又给我带上脚镣,把脚脖子都磨出血了。用铁棍子打我的腿,用电棍电我的脸、脖子。连续36个小时的折磨,我满身都是黑紫色,我始终不说,邪恶跟我咆哮着。这时我要大便,他们不让我去,致使大便便到了裤子里。他们还不让我下老虎凳。给我上刑的邪恶警察叫张震,这个家伙叫嚣着“我就跟你们法轮功是对头,治的就是你们。”堂堂的人民警察,不为百姓主持公道,却专门对付善良的好人,多么邪恶。

他们见硬的不行,又换软的,把我从刑具上卸下来,给了我一个裤头,我到厕所里洗了洗。洗完后,一个年青的警察和我拉家常。这时我被魔钻了空子,说出了一些关于真象材料的事,又看见桌子上放的一堆传单我觉得好象是上谁家串门,我要把传单拿回家,我刚想要走,和我拉家常的警察就说:“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公安局。”他们就拿出笔录叫我签字、按手印。这时我清醒过来了,我什么都没签,可是晚了。我出卖了同修,做出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真后悔,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也不应该呀。

三天后,他们把我送到了铁北看守所,这里的大法弟子看我被打成这样,都哭了。我向同修述说了我的经过,说到后悔的地方,我真的难过。她们鼓励我,让我忘掉这件事,重新站起来。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坚持每天学法,发正念,向常人讲真象,有的常人都被我们打动了。一个公安的妻子因打仗被关进来了,看了我的伤势和大家的表现说:“法轮功真好,出去后,再也不让我们家人迫害法轮功了。”第三天,我又被分到306室,(这里有一名长春的大法弟子,带着脚镣。)这里犯人多,很挤,一连三天,我都是抱着一个姑娘的腿睡。也有不挤的,睡宽一点的地方,一问,才知道是花钱买的。给管教一千元钱,买50公分的地方睡一个月,下个月再买。那个长春的同修看我伤的厉害,就买了一块地方我俩住。就这样住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恶警张震非法提审了我四次,我一个字不说。记录的问张震:“怎么写?”他邪恶的说:“随便写,写完就给她送个地方。”就这样邪恶的家伙骗我说送我回家,却把我送到了兴隆山的洗脑班。到那里我坚决不决裂,张震又把我送到黑嘴子劳教所,那里不要我,因为我以前患过心脏病、高血压、癌症,可张震强行把我留在那里。刚开始,一帮邪悟者围着我,不让我睡觉。这帮家伙轮番逼我写“决裂”。看到她们这样,我心里很难受。一直到半夜12点,我的人心上来了,觉得承受不住了,就答应了她们,按她们要求的签了字,签完字我一宿也没合眼。可她们连续几天不让我接触别人,看着我。几天后,她们认为放心了,就把我分到5大队,我心里还背师父经文,按法的要求去做。这时,我已断了三年的月经又来了,使我这个近六十岁的老太太增加了坚修大法的信心。

在梦中,师父借别人之口点化我,我悟到我错了,不应该在“决裂书”上签字。但当时害怕,怕加期,不敢声明我仍然坚修大法,这样的心情持续了近两个月。一天我终于悟到必须冲破这个生死关,放下怕心,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于是我就写了一篇严正声明,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不是大法弟子应该说的话全部作废,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管教看到后,给撕了,过了一个月,我又写了一篇严正声明交给了管教,这时管教指使吸毒的犯人打我的嘴巴,我对她洪法,可她用叶子板打我。打了好一阵我也不动心。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后来她们把我送到号里。晚上让我在走廊站着,从晚上8点45站到半夜12点,连续三个晚上、两个白天。后来又面贴墙坐小板凳两天,我想我一定要冲过去。她们看动摇不了我,就叫我去干活。再没打我。有一天,管教突然问我,你家电话是多少。我说没有,又问邻居家的,我也不知道。12月27日早,管教叫我收拾东西,劳教所用车还有三个管教陪着把我送回了家。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再一次救了我。使我堂堂正正地从劳教所闯了出来。

修炼是严肃的,一颗人心不去也修不上去,我真的希望那些邪悟者能清醒过来,用正念、正信冲出魔窟,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