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难关都挡不住我正法的步伐


【明慧网2002年1月22日】我是河北省某县大法弟子,99年4月25日之后得法,先后曾三次进京正法,遭乡、村邪恶之徒的迫害。2001年6月21日,河北蔚县地区邪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实录《大山的见证》(一)(二)(三)(四)连续在明慧网上曝光。强大的正义之光有力地震慑了蔚县地区的邪恶势力。我深受其害的桩桩铁证自在其中。陈家洼乡等邪恶之徒惊慌至极,害怕之极。“他们已经看到了失败的下场,越加疯狂地垂死挣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国庆节前夕,陈家洼乡派出所所长带领两名干警与下元皂村支书马玉财接连闯入我家威胁我说:“我们是执行公务,上边叫干啥我们就干啥,我们迟早会把你送进大狱里。”几天之后,乡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打人凶手恶警李庆龙又闯来对我恫吓:“去年我只是捅了你几电棍,我那叫恶劝,没想到你却给我上了恶人榜,……送你劳教三年让那儿去整治整治你。”

12月20日深夜一点左右,陈家洼乡政法委书记姚玉智、乡派出所所长刘树军及四名恶警(全部雇佣)在下元皂村书记马玉财的带领下,手持铁棍翻墙,砸坏院锁,砸坏了家门,闯入我家中,强行从被窝中将我拉出,抓我去劳教。当时《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师父的话浮现在我的眼前,“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绝不会让邪恶阴谋得逞。我立即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安排,作为大法弟子绝不会承认。大法是有威严的!你怎么把我拉去怎么拉回。因为你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狂怒的邪恶之徒突然呆立,在大法的威严面前,顿时黯然失色。当晚他们把我带到乡派出所。

21日早晨邪恶之徒把我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晚上10点左右到达高阳劳教所。我拒不签字。只得由恶警李庆龙代签。22日上午他们又带我到高阳县医院进行体验。我想:“这里决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所待之处。外面多少被假象蒙蔽的众生在等着我救度。揭露邪恶需要我,助师正法需要我,我决不进去!邪恶势力它不配考验我们大法弟子,它没资格。”几小时之后,结果出来了“乙型肝炎大三阳”属于肝炎严重期。当时在场的医护人员、恶警等纷纷后退,马上离我很远。我立刻感到浑身热血沸腾,眼泪夺眶而出。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心中默默地感激慈悲伟大的师父。22日8:00左右。邪恶之徒只好将我原路带回蔚县。

但是邪恶绝不会就此罢手,而是把我又送进了邪恶的洗脑班。这里的洗脑班原是县看守所。四面高墙。警备森严,道道警岗。我被关在一面通过锁有三道门的房间内。房内有一个铁窗。外面镶有铝合金护窗。中间用铁丝紧紧拧死。我想我是一光焰无际的神。早已走出三界、不在五行。人类社会的物质怎能制约了我们大法弟子。这里关不住我。我要出去。这儿我一会也不呆,立即出去。正念一出我顿时感觉自己高大无比。浑身充满了力量。这时约8:30左右。我坐在床上,纯净自己的心态。连发正念,并让今晚值班的警务人员全部睡死,定住。直到我脱离险境不准醒。我要出去助师正法,请师父为弟子加持。

大约9:00耳边突然清晰地听到一个声音:“有两篇经文你看不?”我突然一怔,我立刻意识到师父在点化我赶快行动。我说:“看”。说着就跳到铁窗前,看着严密封锁的一道道铁窗。我毫不畏惧。浑身被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涌动着。感到任何关、难都挡不住我正法中的步伐。挥拳一下子砸碎了铁窗上的玻璃。不让它发出声音。竟然轻易击碎而没出多大声响。这时我立即伸出胳膊。用双手去掰护窗上标得很死的铁丝。铁丝很硬又拧了好多圈。刚开始一拧,双手同时被各扎一个口子,随后每掰一圈就被扎一个口子。流着鲜血。我刚开始感觉疼痛无比。很难掰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打开自己功能,意到功到。”小小的铁丝算得了什么,一圈一圈下来竟然不觉得疼。几圈下来坚硬的铁丝竟然在我的手里变得软了许多。我很快拧开了铁丝。推开护窗跳到院中。心态镇定。还回手拉上了窗帘。关上了铁窗。安上了护窗。大步走向高墙边。走到近前突然眼前一亮。墙角恰好立着一块木板。我迅速顺着木板爬上去。蹬上了高墙。毫不犹豫地翻身跳了下去。我安全地脱离了险境,又一次闯出的魔窟,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5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