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党员的修炼体会: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2年1月22日】我是一名有近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但三十年的经历,使我深感人的纯真、善良的本性被压抑。当我按着该党的章程规定的“实事求是,光明磊落”的原则讲真话时,却要遭到非议,只有违心地说些“高举”、“紧跟”“保持一致”的假话,才被视为“立场坚定”、“党性强”。我一直不能适应这种败坏理念来包装自己。

我看了许多国外有思想性的文学名著,哲学方面和介绍一些艺术家生平的书籍,想从中得到一些人生的启示,但人生最终的意义是什么,却不得其解。96年6月,我是抱着一颗治病的心走上炼功场的。当我看了《转法轮》和卷二中的《佛性》一文之后,我顿觉头脑豁然开朗。一种全新的感受使我受压抑的心立刻开朗起来。苦苦寻觅多年的人生意义是什么,在书中找到了答案。世上任何一种理论、学说,任何一种思想的信仰都没引起过我这么强烈的共鸣,使我产生过这么大的改变。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不仅身体上感到轻松,而且精神上也感到轻松了,似乎烦恼都没了,看清了世上的许多事。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初期,通过学法与功友的交流中,我体会到学法中要注意的几个问题是:

一、学法不能采取象当年学“毛泽东著作”那样“活学活用”、“立竿见影”的办法学,不是为了改正自己的某个缺点,纠正某个错误,做好人好事,解决某个思想问题,必须真正从理性上认识、理解法,才能体悟到佛法的博大精深。

二、学法中切忌对某事做出“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是这样”“不是这样”的结论,这样容易使人限定在某种绝对观念的框框中去认识问题。

三、从修炼开始到结束,必须始终如一的坚定对大法的信念。

九七年三月,师父在美国讲法,该书(《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在北京出版发行后,我读后那种升华的感觉非常强烈,体悟到更高层次上的宇宙法理,那种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能表达出的心情就是“太好了!”“太幸福了!”我全身心投入地看了好几遍,真是感到境界在不断升华,每看一遍,都能悟到不同的宇宙法理,第一遍看时的认识,第二遍看时又不同,第三、四遍看时又有新的体悟,每次都在超越前一遍的认识。之后,在一次交流会上,我谈出自己的认识,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破除各种人的观念,才能真正认识到宇宙的法理。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这场邪恶的魔难开始发生到现在,在我个人修炼的路上所遇到的魔难并不大,除了去年“5.13”世界大法日,我们因炼功被派出所拘了十七、八个小时外,至今没有什么人再找过我麻烦。但不管每个人所遇到的难大与小,当这场邪恶铺天盖地地压向大法与大法弟子,在新闻媒体的恶毒攻击、造谣栽赃,用无神论、各种政治理念不公正地对待法轮功的重重压力下,我们每个人都在承受,都面临着一个如何走正自己的路,坚信师父、坚定大法的严峻考验。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如何走正自己的路,全靠自己去悟。我有一个信念是不可动摇的:我没做错任何事,自从得法后,我从大法中得到的是身体的健康和境界的升华,我看到了佛法的博大精深和不同层次的宇宙法理,我的一切都应是堂堂正正的。

从九九年十二月份,我们几个功友开始走出来炼功,不定期地组织集体学法,以后又去天安门。在这之后到现在,在我身边发生了许多事情。有的开始很坚定,在去天安门后被抓被关,有的在家和在单位过关,派出所等强行办班,让写保证。有些人过不了关,签了字的,也有被抓后叛变协助邪恶干坏事的,也有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被洗脑后回来散布邪悟的,我却没遇到什么事。但人心的改变,让我开始思考。怎样看待这些人的背叛?怎样反思过去所走的路?哪些方面做得还不够正?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和网上一些同修写的修炼体会,我逐渐明确了一个问题:修炼的第一位是心性的提高,带着执著去做某件事,不能从法上认识法,不能事事以法为师,面临真正的考验、过关时,往往是过不了关,甚至走向反面。在我周围发生了许多事,我深深地感到每件事让我碰到了都不是偶然的,看似无序,但都在师父有序的安排之中。都与自己的提高有密切的关系。正如师父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加拿大多伦多法会答疑中所说的那样:“你做为一个修炼的人,无论你身边或者是过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你仔细去分析都有它的道理在。”我坚信,那些误入歧途的人绝大多数都会迷途知返、加倍弥补的。这也是一个正在发生的现实。

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在邪恶势力十分猖獗时,要走正自己的路,不被邪恶钻空子,我体悟到师父的“取中”法理对我们每个人的修炼来说,有很重要的启示作用。“取中”的背后内涵很深,不单指做某件什么事不要偏激这层表面的理,我很难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我内心的感受,他涵盖的范围很大。简单的说,就是真正做到在法中修,而不是用人心,用人的观念和标准衡定某件事。师父在《取中》这篇经文中也说过:“我叫你们转变人的认识不是叫你们固守人认识大法这一状态,但也不是无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们清醒地认识大法。”在我们实修中,前一段是走过弯路,没有照着法的要求去做,而是用人心在做事。特别是去年师父《理性》经文没有发表之前,北京有些学员是带着执著心走出来的,执著于“层次”,执著于“魔难”,认为被拘留、劳教、判刑是“层次高”的表现,有人甚至认为魔难越大过的关越大,是“心性高”的表现,否则没抓、没关、魔难小的人则是“心性不到位”,在外面参加一些小型法会时,谈的都是“某某被抓过几次,”“他的层次很高,”都认为这些人是为大法付出的。当时我也受到干扰,因我没被抓过,没人找过我麻烦,去天安门,别人都有事,我没事,我当时有几天都静不下心来学法,在找“心性不高”之处。可我总感觉自己去天安门时心态是坦然的,到信访办时刚好关门下班。一天夜里在梦中师父借别人的口点化我“在里面是为了修炼,在外面也是为了修炼,”我的心才定下来,但还没有从根本上摆脱这种影响。今年年初,明慧网上一位同修的那篇《正信之力可震邪》的文章,我觉得写得特别好,真正从法理上论证了自己的认识,指出了修炼中的不正之处,师父都不承认这场魔难,我们为什么还要让邪恶迫害我们。通过这些,我感到学法的重要性,时时事事都要以法为师,做到从理性上认识法,而不能带着人心,人的观念去认识法。

在做讲清真相、散发材料的工作时,我觉得每个人思想上必须明确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承担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是在维护法,圆融法,是修炼,而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不在法上提高认识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去年夏天,我曾把真相资料交给一个功友,她们家她和女儿都修炼,当时她们都表示要去散发。但没过几天,这个功友给我来电话,慌慌张张地说:“不好了,出事了。”并要求立即将材料还给我,我们约定一个地点见面,她告诉我,这些材料被她丈夫发现了,对她大发脾气,她害怕事闹大,赶紧找我,我当时没说什么,只对她说:“你把心放下,不要怕,既然你还给我,那就说明这件事应该由我来做。”在我身边的一些功友,我不能说他们对师父,对大法不坚信,但修炼几年了,家里的环境总是正不过来,不敢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地在家中维护大法,谈出自己的认识,书和网上资料不敢往家拿,怕被家人翻出、毁掉,有人责怪是对方不好,我则认为要找自己,是自己有什么心放不下,被邪魔钻了空子,才没完没了的干扰,阻碍你修炼。你修成了是神,怎么能被常人所控制;还是自己不太正,师父的书和法不敢在家放,怎么能保证经常学?

我周围还有一些功友没有真正能走出来。有时与个别功友交谈时,谈起其他人的情况来,总认为**、**在家仍坚持炼、学就是很“坚定”,我则不太同意这种看法,怎么还能算作“坚定”呢?我周围的情况很复杂,但我不管别人怎样,我知道自己怎样走。我把有关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内容,利用电脑做成材料去散发。有时间自己也写点东西,充份利用现有的条件、环境,干些力所能及的事。实修中,我觉得学好法是十分重要的。随着对法的理解和认识日趋成熟,自己所受到的干扰越来越小。师父说过:“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在当前错综复杂的环境中,不管周围的人怎么变化,怎么对我提出“忠告”,我都不去想,只有一个信念:坚信师父,坚定大法,走正修炼的路。

长期以来,在我内心总是涌动着一股冲动,我真想向世人大声地道出我的心声:你们知道我的感受吗?此生能与大法结缘,我是多么荣幸,多么幸福,多么自豪啊!

修炼几年来,我没干过什么大事,也没遇到过更大的魔难。只是一些粗浅的体会和认识,有不对之处,希望能够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