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一片早霞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四日】

(镜头)车间里大部分灯都熄灭了。几位女工在交谈。
小样儿:得啦嗨,娟姐,头儿可都早走光了。
甲: 也没人儿发个加班费,可得自个儿心疼自个儿。(边说着边往外面走。)
慧娟冲她们笑笑,摇了摇头。
(镜头)渐渐拉开,伸展至夜幕之中。

(镜头)大门打开,慧娟急匆匆走进家门。
女儿:妈!
慧娟:(来到厨房看了看,眉头皱起来)怎么啥菜都没切呀,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心疼个人,妈也是累了一天了。
女儿:妈!(拖长音)

(镜头)停在冰箱的品牌上定格
慧娟:(打开冰箱,上面是空的,下面是空的,拉开厨柜门,里面也是空的。)
这丫头,我不是给你钱叫去买两扎青菜吗?
女儿:(抽泣起来)
慧娟: 嗨嗨嗨,可还没刮风呢,怎么就下上雨啦,咋啦?钱丢啦?
女儿:(依偎在母亲怀抱里哽咽起来)
姥姥头晌觉得口顺,馋两口,我把中午饭钱都贴上了,才够给姥姥买的。人家都快饿晕过去了。
慧娟: 哎哟,真是个懂事的孩子,(翻动着一件又一件衣裳,突然几个硬币滚落在地上,其中有的一直滚动到床底下,女儿连忙钻进去。出来时,不小心头“咚”的撞在床板上。母女俩开怀大笑)
慧娟: 瞧,这不,这钱够咱买菜的了。

(镜头)车间里的机床特写。“啪”,茶杯摔在上面,粉碎。
(镜头)特写:慧娟的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下。
小样儿:嘿呦喝!你当是你们家摩登小别墅哇,撒花儿听响啊。
乙: 来来来,消消气儿,说说,怎么回子事儿?
会计:怎么回事儿?18K金镂空戒指,男朋友刚送的,偏巧昨个轮我下来体验生活儿。
随手就放在工作服里了,没了,飞了!昨儿个咱姐妹儿都走得早,就那么一个人
磨唧着没走,你说这鬼出哪儿了?!
(镜头)众人的目光都转向慧娟。
甲: 你没记错?
会计:我记错?哼,她可以作证。
乙: 没错,我看得真儿真儿的。
甲: 再找找。
众人议论纷纷“不至于吧?” “难说,她爷们儿横死,撇下一堆债,外加上个老人瘫在床上。俺们仨儿说啦,她那闺女在学校里见天价就是馒头加咸菜。”“真够她难的!”

乙: 得啦,得啦!算你倒霉,谁让你那么有钱,又傍上个贼有钱的阔少呢。大人不记小人过,没听见人家可是见天价咸菜疙瘩啦,嘻嘻!
会计:(一边说一边瞟着慧娟)凭什么呀!今儿个饶了个偷的,明儿个还不得抢啊!
一些人跟着哄笑起来。

(镜头)慧娟严峻的脸色,牙关紧咬。
甲:(轻轻的)别那么难听啊,你们谁看见了。我说小会计,你可是来了没几天,还不知道,算你走运,人家现在是什么……,噢“炼功人”了,说是炼“真善忍”,要搁早二年,就你这号的没把的乱抡,八成咱镇上又得多一家带孝的。
会计:(有点惊慌)你……她、她看起来……挺、挺那个的……

(镜头)慧娟紧锁的眉头,严峻的目光中,闪现出过去的一幕:在车间主任办公室里,慧娟和几个工人围在办公桌旁。

慧娟:主任,这么说有头有脸的就挨个儿大冰箱白送,我们姐妹干了二十来年了,连个优惠价的也得不着,这太不公平了。
主任:说了这么半天,整个儿啥没懂,合着我白说呀。什么公平啊,这年头谁还论这个?
我可没那么多闲功夫跟你们磨牙了,就你呀,认命吧!
慧娟:是吗?这年头?可这年头照样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手中的铲刀往桌子上一剁,主任和女工们都吃了一惊)别拿黄豆不当菜,您就看着办吧!
(镜头)特写:铲刀把在微微颤栗
(镜头)冰箱品牌泛着诱人的冷光。

(镜头)特写:慧娟的目光扫过车间里每一个人。
(画外音)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 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 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镜头)慧娟脸上露出了笑容。轻轻摇了摇头,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中,她拿起一个长柄改锥缓缓地从机床后边走出来。人们瞪大了眼睛。小样儿焦急地举起了手小样儿:大姐,你可别……
慧娟:小样儿,去拿个簸箕来。
小样儿:簸箕?(先是一愣,接着咧开嘴笑了,大声地)哎!
(慧娟用改锥将溅到机器里的碎渣挑出来,又将散落在地上的扫在一起,小样儿急忙拿来簸箕。众人舒了口气。甲挥了挥手)
甲:别愣着嗨,大家搭把手。

(镜头)主任走了进来
主任:我说,罢工了是怎么着?
会计:我……(小声的)戒指丢了。
主任:你吃饱了撑的。戒指丢了?让人家慧娟在机器缝里给你找戒指,你有病啊!
会计:没骗你,真的丢了。
主任:丢鬼了!县太爷大公子要个活儿,催我半夜来给他干。从工作服中摸出这么个鸟儿来,啥破玩艺儿,以后不许带到车间来!
(众人都静静地,主任傻了)
主任:这——,这是怎么啦?(小样儿晃着头走到会计跟前)
小样儿:这回,你该知道这鬼出在哪儿了吧?小人一个!
会计:(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镜头)慧娟和善的眼神和恬静的微笑。

(镜头)黑云翻滚,狂风骤起。报纸、电视的攻击诬蔑镜头
(镜头)国道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风沙迷漫中顶风前行。
(镜头)天安门广场上法轮功学员打开横幅,恶狼似的警察扑上来,殴打法轮功学员。
(镜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照片

(镜头)又是冰箱上的品牌特写。冰箱门打开了。上面满满的,下面满满的,柜厨里也是满满的。女儿站在冰箱前面呆住了。
慧娟走进来。女儿“哇”的哭起来,扑到母亲怀里。
女儿:妈,您真的要走啦?
(镜头)慧娟搂着女儿坐下来
慧娟:孩子,听妈说,几年前的事儿你都没忘吧。那时候,你病成那样哪儿也治不好,我带你跑多少家大医院哪,可回回一出医院门儿咱娘儿俩就抱头痛哭一场。你爸偏又被车撞了,那司机还逃走了,你奶奶也气得瘫在床上。我整天靠在床头上发呆,眼睛都直了。你小小年纪,就跪在这儿求我,你说:“妈妈,为了我你也得好好活呀,妈。”
女儿:(满含泪水)妈,您别说了。别说了。
慧娟:我的好女儿,咱们靠什么走到今天的?你的绝症靠什么治好的?(拿起了《转法轮》,翻开到师父的像。深情地注视着。)
现如今,含辛茹苦救人水火的人啊,在道上有恶狼扑上来了,你说,妈该不该冲
上去呀?
女儿:妈,我明白。我和您一起去!
慧慧娟:不。姥姥离不开人,再说你还太小,那帮家伙太坏了。啊?……万一……万一你妈不那么麻利,回来晚了,你去找街角儿二道门饭铺掌柜的,我跟她说好了,你给帮伙帮伙,洗个盘儿碗的行不?(女儿咬着嘴唇钻到母亲怀里)

(镜头)慧娟提着个包和女儿一起走出大门,迎面看到主任,小样儿,甲、乙等女工走过来
主任:慧娟,你这是到哪儿去呀?
慧娟:(微笑着)怎么,我工休的活动还得给咱大主任汇报啊,您累不累呀!
主任:别转圈子了。一听说你跟小样儿交代生产交代的那么详细,我就猜出来了。你不能去。
慧娟:噢?!
主任:你自己不说了,你女儿怎么办?她姥姥怎么办?全厂职工的年终奖金都得泡汤,我这个主任的乌纱帽也得撸下来。你……你们法轮功不是说一切为他人着想吗?你就不为我们大家着想着想?啊?
慧娟:(环视着众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的人被打被抓被杀,我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全厂人就都得受罚,大家想一想,这不比当年的株连九族还黑吗?咱姐妹们辛辛苦苦挣钱养家,谁不盼着将来过得好点儿,可从上到下都黑成这样了,再要是没几个出来讲句公道话的,中国不就完了吗?咱们的娃娃们还能有什么样的前途哪?(转过身对着主任)主任,你说我这难道不是为大家伙着想吗?
小样儿:娟姐,你说的理我懂。可你,这不是鸡蛋往石头上碰吗?
慧娟:你怕它,你是鸡蛋;你不怕它,它就成了鸡蛋了。它们也就是骗咱老百姓啊,我们就是走出去,把真相讲给人们听,都明白了,没人听那帮坏家伙的了,它们还能是石头吗?法轮功可好了,改变的是人心,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咱中国就是天堂。你们就记住我的话好了。(冲大家点点头)我--该走了。
主任:(叹了口气)你走不了了。
慧娟:怎么?
(刺耳的警笛由远及近响起来了。慧娟猛回身,眼睛逼视着主任,主任愧疚地回避着慧绢的目光)
主任:我……我没办法。
慧娟:(严肃地)你也是五尺高的汉子。你知道什么叫鼠目寸光吗?你知道什么是黎明前的黑暗吗?所有坏事做尽的那些人间败类,都得下地狱,而且没几天了。听我一句话,你可千万再别让他们的宣传骗着、吓着自己了。为了眼门前芝麻大点儿的便宜,就干伤天害理的事儿,这叫助纣为虐啊!
(镜头)主任窝囊地低了低头。片刻,主任的画外音:嗯,有道理。
(镜头)众人各异的表情。为慧娟担心的,想躲事儿的,不由自主地点头赞同的。

(镜头)警车上紧急灯的特写,渐渐退为背景。慧娟的脸部特写,坚韧刚毅中带着为众人的担心和祝福。

(剧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