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陆医务工作者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1月25日】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修炼法轮功已有五年多了。修炼前,我曾是一名身患多病靠药来维持生命,常年求神拜佛也无济于事,疾病缠身,苦不堪言,痛不欲生,97年我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急剧好转,全身疾病不翼而飞。随着学法炼功不断的深入,明白法轮功是真正的修炼,是叫人心向善,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道德高尚的好人。无论在家庭和社会,还是在工作上,我都严格要求自己,赢得大家的好评,然而在人人都称赞大法好的时候,江泽民却患上了“心脏狭隘病” ,妒忌的私欲象火山一样爆发,顿时整个中国黑烟滚滚,乌云压顶,但还是压不垮我们对真理的追求,对大法的坚定的心,我们上访善意的讲清真象。但得到的是无理的关押,单位扣发工资,记过处分。所有的电视台报社全被江泽民占为己有,成为它的喉舌,它为了达到私欲的目的,乱用职权,黑帮结党,践踏宪法,残害百姓,邪恶的要将这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至于死地,采用各种刑具迫害弟子,甚至送入精神病院。

我和我爱人为了让政府了解大法,去北京证实大法。可是在天安门面对我的是象土匪一样的警察把我强行拖入黑暗的警车上,它们用黑色的橡胶棒狠命的毒打我和同车的功友,有的被打得昏死过去,有的被打得浑身是血,全身是伤,有的打得鼻青脸肿。之后我被送到天安门分局后,我向他们洪法时,暴徒为了封住我的嘴,往我身上撒麻药,当时我被药力麻住了。傍晚,暴徒偷偷地将我送到郊区怀柔看守所关押,它们为了逼我说出是哪里的,把我的外衣脱光,光着脚,并带上脚镣,还往脚上浇水,强迫我站在雪地里几小时,当时觉得痛苦万分,真的到了死亡的边缘。回来后无处可去,流浪在外,后被邪恶之徒抓住,家里只留下个12岁的小孩,生活无人料理(我爱人也被关押)。

在看守所的期间,我为了不配合邪恶,以绝食抗议,邪恶对我强行灌食,它们惨无人性的把我的耳咽管用胃管穿孔,流血。使我大脑失去思维和知觉,可是它们还不肯放我,急忙把我送到劳教所劳教。江泽民之流罪恶多端,天理不容,它们一定会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被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