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中真正怀有慈悲时 威力是巨大的

机场讲真相有感


【明慧网2002年1月31日】国际机场是我们面对面向可贵的中国人,揭露江泽民政府邪恶迫害法轮功,讲清法轮功真相的重要地方。有一个阶段,碰到有些中国同胞,由于受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负面宣传的影响较深,对法轮功带有较强的偏见,在向他们讲清真相时,他们态度强硬,语气凶猛,自己会不由自主地被那些不实之词带动,与之展开辩论,尽管当时的出发点是尽量想讲清真相,使对象能够醒悟,可是,结果却没有达到良好的愿望,过后,会十分懊恼与沮丧:这是什么问题?

师父说:“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得流泪。”(《新加坡讲法》)。我想到,在讲清真相时,往往认为是为对方好,其实还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为出发点:“我”在救度你啊!还有一个隐藏得很深,被掩盖得很巧妙的执著心:争斗心。因为,当对方提出一个错误问题时,如果我们只是简单地告诉他:你说的是“错”的,而我说的才是“对”的话,这就无形中形成了“争论”的双方,自己又力图要去“说服”对方,那么,这就是“争斗”。这种状况也说明:慈悲不够。因为一个慈悲满怀的大法修炼者,怎么会与一个该被自己救度的人去“争论”呢?

当想到这一层时,不由豁然开朗:在向可贵的中国同胞讲清真相时,既要清楚对方问题的所在,又要将自己的心情设立到这些同胞的一面去,而不是站在其对立面:因为他们是受害者,救度他们是大法弟子的责任:目标是清除邪恶灌输给他们的毒素,而唯有平和的心态及慈悲的胸怀才能使我们做好。

在以后的讲清真相中,我的确比较自如有效了。回忆几个片断:

片断一:

有一次,有五、六个中国访美同胞,排在队伍中,等候安全检查。我象问所有人那样,问他们要不要看免费报纸,当他们知道是关于法轮功真相的报纸时,脸上马上显出抵触的神情,其中一个女士还高声说:“不看、不看……”

这一次,我已胸有成竹,并没有马上去进行“说清真相”,而是微笑着轻轻地问她:“请问,是谁告诉你的?”

“电视上讲的嘛,还有谁?”她的语气仍然很强硬。

“你认为电视上讲的东西就是真的吗?”我仍然平静地问她。

“不是真的,还会是假的吗?”她反问我。

“就是假的,小姐。我来美国好几年了,我修炼法轮功快三年了,中国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的报道我也知道,好坏我是分得清的,法轮功很好。”这时几乎所有的人都看看我。“真的,法轮功很好,江泽民政府为了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的一切报道都是做假、诬陷、造谣的,江泽民政府在欺骗百姓,你们不要受骗。”有一个人似乎在嘀咕着什么,其他人不做声,跟了队伍进去了。

因为时间有限,我并没有一个一个问题去说清,而是以我“修炼快三年了”的事实,全盘否定江氏新闻的真实性,确立“法轮功好”的真相。

片断二:

又有一次,是三、四个中国同胞,他们接下了我递上的讲真相报纸,其中一个高个子大声地读出:“法轮大法!”我接上去说:“是的,先生,法轮大法好!”这时,在他前面的一个小个子,听说是法轮功的资料,就把报纸退还给了我。结果这个高个子也把手中的报纸还给了我。同时,他们通过了登机证检查,进入到拦线里边,但仍在队伍中,等候安检。

我想,这个高个子看来与大法缘大,我不应就此停止向他们讲清真相,想到这里,我迅速走到这个高个子跟前,说:“先生,你应该看看这个法轮功的报纸,我是为你好,真的。”他看了看我,说看过了。我马上翻开了下面的一份:“这份你可能没有看过,新出版的,讲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和平请愿。”并同时递了过去。他收下了,问我:“你们做这个事,付你多少钱啊?”我回答他:“没有人付钱,先生,我们是自愿的,这印报纸的费用也是学员打工的钱。”他又问:“那你们老师靠什么生活?”我说:“稿费啊,就象你们做生意,劳动所得。”他没说啥了。

这时,前面有个人,将刚刚拿到的真相报纸放在柱子上,结果,报纸掉了下来,我走过去,捡起了报纸,并对他说:“你不要这样做。法轮功好,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中国在镇压,这是什么问题?”我并展开了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请愿的图片。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和他一起的同伴,是看到了这个情景了。

当心中真正怀有慈悲时,威力是巨大的。你身体周围的场是受你的慈悲所影响的。

个人体悟,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