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场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随记(一)


【明慧网2002年1月6日】国际机场是我们面对面向可贵的中国人揭露江泽民政府邪恶迫害法轮功、讲清法轮功真相的重要地方。我们大法弟子克服多种困难,坚持不懈在这里讲真相,已有一年半了。我们接触到了许多中国人,尤其是从中国大陆来的中国人。通过讲真相,我们帮助了许多中国人消除了原先对大法的误解,使他(她)们能给自己生命的未来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这是一条助师正法之路,也是师父安排给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在其中,去除执著心,净化心灵,提升境界,(当然也摔跟头),收获非浅,体会颇多。作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我想把自己在这方面的有关过程及感悟,陆续写下来,与同修交流,互相促进,共同精进。其中,有的是过去发生的,有的是近期发生的,然而,所有的故事,应该是相通的,圆融的,因为这是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故事,而大法,是圆融的。

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路》)师父还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成员》)

(一)和善的W先生

首先我想讲的是我与W先生的故事。W先生,在我们得以在机场讲清真相的工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是机场安全许可证发放部门的负责人。我与W先生见过二次面。

第一次见面是2000年8月。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始自发地在机场发资料、讲真相。有一个中国航空公司的候机室我们进不去,如果要进去的话,必须持有机场工作许可证。有同修建议,能申请到许可证就好了。我决定去办一办这件事。同时,我也希望我们的讲真相工作应该取得机场工作人员的支持。我们做任何大法中的事,都要堂堂正正的。

我向机场问讯处打听到了许可证发放的部门。在去见W先生以前,我重新检点了自己的衣着、仪表;我还准备了一些介绍法轮功、世界各国人民修炼法轮功、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的图册。虽然我不知道结果将会如何,但我的心很平静:我是在做好事,在为别人,一颗无私的心是坦荡的;更何况,有法的威力在,有师父在。

在门卫处,我签名登记后,保卫员带我到了我要去的W先生的办公室。W先生一眼看去就是一个很和善的人。(我并非鼓励大家以貌断人、断事,只是描述。)

打过招呼,自我介绍后,他请我坐下。我在表示谢意后说了我的来意:请求申请进入某候机厅的许可证。我说明了自己是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美国生活了许多年了,住在某处。接着我向他展示了我带去的资料图册,介绍了法轮功是什么;解释了我们为什么要去机场:主要是要对中国人发资料、讲真相:因为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为了私利,镇压法轮功,做假、栽赃、造谣;从而欺骗了中国人民,人民不明真相,把好的东西认为不好,这对他们是有害的,很不公平的,我们要帮助他们了解法轮功真相;我们也要呼吁善良的人们制止迫害,帮助、支持那里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

W先生首先明白了我们做的是非商业性活动,然后仔细翻看了我提供的资料,并打开了法轮功英文网站,屏幕上出现了清晰的、美妙的英文“法轮大法”、“真善忍”和几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炼功、打坐的画面。他轻松的说:“这是真的。”认真交谈后,他表示对法轮功事件的确信。关于发放许可证,他表示为难,理由是:许可证只发给机场工作人员。但是,他又说,他允许我们在候机厅的入口处,也就是人们排队等候验证登机牌的地方发资料。并表示给予你们这种许可已是破例,机场从来没有允许过人发类似这种资料的。他的语气是诚恳的,可信的。我感觉到,在他的权责内,他已经帮助了我们。而我们在机场讲真相,有了一个明确的官方许可,虽然只是口头的,已给我们带来了很大方便。于是,我欣然接受了W先生的答复,表示非常感谢。我还建议他不妨试一试法轮功,他收下了传单,并说谢谢。我们握手道别。我出了办公室,到了门卫处,忽然想起,我该要一张W先生的名片,但我不想再去占用他的时间,于是,我请保安员写下了W先生的全名,并保存好这张纸条。

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在机场的讲真相工作一直进行下来,我们遇到了数以万计的各个阶层、各种情况、各样心态的中国人,我们帮助了他们。

我与W先生第二次见面是2001年9月初。

那天,我照常站在候机室入口处派发资料。忽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停止,停止!(stop!stop!)”我回头一看,是二个高大魁梧的机场警察。我微笑着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发资料是得到有关部门W先生准许的。他们要求我让W打电话给他们,并递给了我他们的名片,而在此之前,我必须停发。我感到些许难堪,但我马上调整了心态。“难堪”是“情”,是“情”中的“爱面子”才会使人感到“难堪”。我想,怎么突然出来二个陌生的警察,这一定是邪恶指使了人在干扰?去找W先生,我对结果似乎难以确定,因为,一年多了,不知W先生的情况怎样……忽然一个正念油然升起:人怎么能支配神呢,神怎么能听人的摆布呢。于是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阻拦我们发真相资料的邪恶因素。我在机场内,在去W先生的办公室的路上,在办公楼的大门外,不停的发正念。正念很强,我感觉头顶及体内强大的震动。

我向保安员出示了那张上面写有W先生名字的纸条,因为是午餐时间,W先生不在,于是,我坐下来等待,继续发正念。十几分钟后,W先生来了,在人群中,我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但当我向他打招呼时,他反应不过来,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似乎想起来了:“哦,法轮……”“……功”我接上说。然后我向他说明了又来找他的原因。他让我坐在办公室的外面,他自己则进去了。我仍然在发正念。他与那二个阻止我的警察谈了几分钟,我只听到W先生一句较清楚的话:“什么,你的意思是让她到楼梯那里去发?”我想:不行!于是我的正念中加上:返回原处发资料。

W先生出来了,告诉我:“没事了,你可以回去发了,那二人是新来的。”说着递给我一张他的名片,样子显得很高兴。我又一次诚恳地感谢了他。我将他的名片复印件给了机场发资料的其他同修。

一个星期后,纽约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了。机场戒备加严,可是,我们发资料,讲真相的活动并未被取消,直到现在。碰到有人来阻止,我们就出示W先生的名片(或名片复印件),他们也就不说话了。

在911事件前,我们的讲真相活动能够又一次得到W先生的认可,这不是偶然的,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其实,在我们的修炼与助师世间行活动中,一路走来,每走一步,方方面面,都是师父的周到安排,我们所要做到的只是动这颗心,跨这一步。

圣诞节,我给W先生寄了一张印有“真、善、忍”字的贺卡,并附上了一封感谢信。我为W先生的善良与正义祝福。

个人体会,慈悲指正。

2002年1月5日(相关资料参考《明慧网》2001年10月22日“海外综合”栏:《向中国访美团华人讲清真相》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