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国内走上邪悟的人打电话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前几天我在明慧网上看到辽宁的几个走上邪悟、帮江泽民集团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的人的电话号码,于是今天给他们打了电话,一共五人。他们的邪悟如出一辙,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观点。以下是一个典型的对话:

邪悟者:……要符合常人。
弟子:师父让我们符合常人修炼,不是符合常人,如果我们和常人一样了,不是连修炼人都不是了吗?还谈什么在微观上改变?

邪悟者:……连书,炼功都得放下。
弟子:师父说了《转法轮》直到一个人圆满都在起着指导作用,你连指导你修炼的法都放下了,你修的是什么?你是否认为你还是弟子?你是否认为李洪志老师还是你师父?

邪悟者:……我们的理解不一样。
弟子:理解不一样是对不同层次的法理理解不一样,但根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就是修的是一个法,有一个师父。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就谈不上什么理解不理解的。

邪悟者:……要遵守常人的法规。
弟子:当常人的法规反对宇宙大法时,你作为修炼人是遵守常人的法规还是宇宙大法?法规是常人定的,常人说对不一定是对,常人说错不一定是错。法理中说,只有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何况所谓的“X教法”本身就是违反中国宪法中的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的。“X教法”自己就是违宪违法的。你遵守的应是宪法,而不是违法的“X教法”。

邪悟者:……拖累了我们的家人。
弟子:镇压前有多少个家庭因修法轮功而越来越美满和睦,为什么镇压后这么多家庭家破人亡?错在镇压。如果不是1996年就开始的对法轮功的不公,就不会有四二五大上访,就不会有天安门请愿,学员的家属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做错了的是江泽民政府,不是上访的学员。

邪悟者:我们帮着办学习班是帮了学员,如果没有学习班,他们就得直接去监狱。
弟子:不管是学习班还是监狱,都是对学员的迫害。如果一个人把你打残了,你是不是因为他没把你打死而感谢他呢?还有一个问题,去学习班的学员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邪悟者:不是自愿的。
弟子:一个人没干坏事,正常地生活,工作,做好人,却被人强迫失去自由,失去工作,改变信仰,这件事是不对的呀!

邪悟者:我们没强迫他们去学习班。
弟子:是江泽民、罗干犯罪集团强迫他们的,对吧?可你知道吗?帮着做坏事的人也是要得到惩罚的。德国二战后审问战犯时,所有的战犯都为自己开脱,说自己当初是服从命令。但他们还是被判了刑。一个有是非判断能力的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要做了坏事,就得去偿还。文革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我听出来你还有善念,你知道他们做得不对,可如果你跟着跑,你不就也做错了吗?

邪悟者: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我们国内的环境和你们不一样。
弟子:我想,不管在哪儿,所有的大法弟子学的是一部法,道理都是一样的。我想你大概修了好几年了,你一定有很多修炼体会,如果你好好回顾一下你的修炼的路,仔细地再看一遍《转法轮》,想一想这个法正不正,也许你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我们还有缘份,我们下次再聊。

有两个邪悟很深的人还想在电话里转化我,其中一个在马三家被转化的给人一种很善的假象:态度和蔼,耐心,再三感谢我对她的关心。非常健谈,能心平气和地指出我的很小的一丝不耐烦。说的表面上全是“放下执著”,“纯净的心”,“无私无我”等等,正如古人所说:“巧言令色,鲜矣仁。”说的好听,表面也和气,但她的话的内容实质上都是不让人学法,放弃修炼。据说她起着最大的迫害作用。除了两个邪悟深的人,其他三个人的明白的一面多多少少被唤醒了一些。

通过这次打电话,我觉得,如果学员不真正以法为师,在国内那种环境下,这些邪悟的确是一个很严峻的考验。给我的最大的感觉是,这些邪悟的人,没有明白常人和修炼人的根本区别,不明白正法的意义,和正法弟子意味着什么,加上求安逸之心,使他们在去过北京几次之后还是走上了背离大法的路。但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是能被挽救的。当我再次打开《转法轮》时,又一层法理展现给了我。我突然明白了师父的苦渡的慈悲,还有弟子为了得渡和为了众生而受了多少苦,想到那些邪悟的人也曾经是非常美好的生命,我很难过。

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我悟到如果在平常的修炼中不严格要求自己,那么到了关键时刻,每一个很小的执著都有可能被邪恶利用,从而走向大法的对立面。作为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中修炼的国外大法弟子也是时刻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