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美联社对滕春燕的专访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文革期间,很多人与自己的父母、配偶划清界线,这类人中当然有趋利避害的“识时务”者,但更多的人则是“真诚地”做出这一日后令他们痛悔终生的选择。他们在当时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没有人会认为自己已被彻底地洗脑,而这恰恰是洗脑的可怕之处,就如同一个喝醉了酒的人坚称自己没有醉一样。

这就是我看美联社昨天对滕春燕女士的专访时所得到的感觉。这篇以“变心还是洗脑?——在中国监狱的纽约人宣布与法轮功决裂”为题的报导可以说非常客观,作者在文中对题目中的问题没有做任何结论,但该报导所描述的事实给我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在我看来,滕女士目前的状态显然是“洗脑后的变心”。和文革中划清界线的人一样,滕女士在被关押的一年半的时间里,她所在的环境和她所被灌输的信息完全都是一面倒的。试想在自由环境中,电视上几十秒钟的广告就可以对观众产生莫大的影响,那么在监狱那种充满威慑力的环境里,滕女士被中共所擅长的“政治思想工作”的攻心战所吞噬也就不足为奇。

我相信很多在文明社会生活的人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和结论。即使有人不同意我的结论,我想他也会同意滕女士是无罪的、无辜的。她所做的不过是从纽约飞回大陆,收集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信息,并安排海外记者采访。她所提供的信息显然不属于任何国家机密。不管当初滕女士是以何种动机做的这件事,这都是一种很高尚的举动。可是,在昨天的采访中,滕女士却宣称她的行为伤害了“国家”和社会,而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当记者问她是不是盼望刑满获释的那一天时,她却说:真的不是,我珍惜这里(监狱)的每一天。

在自由社会里,再伟大的监狱也不可能让一个无辜被监禁的人热爱到如此程度,以至她不盼望重获自由和丈夫、父母团聚。美联社的记者在报导中指出,这次采访的问题是事先提供给监狱的,而且在采访时监狱的官员以及外交、安全人员都在场。显然,事先的排练是必不可少的。至于滕女士是否言不由衷,记者认为很难判断。

我认为,如果滕女士确实说的是心里话,那只能说明江泽民集团的洗脑实在太邪恶。

信仰自由是文明社会一个最根本的价值。一个人不能被强迫去信什么或者不信什么,无论这种强迫有着多么美妙的表面借口。法轮功学员都有正常的社会生活,他们在社会上自由地接触各种人和各种信息,法轮功作为一个信仰对信众没有任何限制,更没有任何强迫。可是江泽民集团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大陆各地办了大量的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接受负面信息的灌输,被关押在监狱和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尤其首当其冲。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被洗脑者的言论显得如何的“真诚”,也无法掩盖他们被洗脑这一事实。而且言论越真诚,越突显洗脑的魔力。

美联社的报导还对滕春燕女士的外表做了这样的描述:化名李瀚娜(音)的滕曾梳着长发,有着优美的穿着和化妆。现在她的头发剪到领子的长度,显得很油或抹了发胶,脸颊涂了胭脂,抹着口红,修得很细的眉毛,脸显得很胖甚至有一点臃肿。记者接着说:那种使得李瀚娜(音)在北京显得很出众的纽约时尚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段近乎伤感的文字令人叹惋,飘然而去的不只是纽约时尚,还有在文明社会生活的人所应该具有的起码的判断力和灵气。滕春燕女士的这次采访明显地告诉人们她不仅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而且被剥夺了思想自由。她是一个身心两方面的受害者。

希望大家能继续努力,争取滕女士早日获得自由。在自由社会里,滕女士一定会很快找回失去的一切。但愿早日看到那个有着优美的穿着和化妆的纽约女子重获自由生命的灵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6/17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