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不到妈妈的孩子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持续两年多了,海南省的邪恶也和全国各地一样,利用欺骗、绑架、非法抄家等手段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并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属,甚至连儿童也不放过。下面所述只是其中一例:

2000年6月7日凌晨2点钟,海口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马凯带领十多名公安对海南省师范大学大法弟子樊启帆进行非法抄家。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邪恶利用我们学员善良的一面进行迫害,装出一付无奈且诚恳的面孔请求樊启帆到市公安局王局长那里去一下,证明由于她的抵制使他们无法完成任务,让他们好有个交待的理由,并且再三保证早上八点钟之前一定让她回家上班,不会有任何伤害。就这样在流氓式的欺骗下,樊启帆和她九岁的儿子随同公安人员到了市局后,方知是一个陷阱。因为那天晚上海口市公安系统对本市大法弟子非法进行大搜捕,很多学员被抓、被拘,数名学员被劳教三年。樊启帆因为在世界人权会议期间发了一封关于海南四名大法弟子被判刑前遭受酷刑的真实情况给人权组织,也被非法劳教三年,直到现在她仍在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遭受严重的虐待和酷刑的折磨。

樊启帆被抓后,她的儿子一下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他的父亲从小就抛弃了他们母子俩)。海南省女子劳教所把孩子送到了海口市一所福利院,整日与一群聋哑儿童和孤寡老人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孩子幼小的心灵开始扭曲,变得沉默寡语,僵硬的脸上似冰霜一样冷酷,寒气逼人的目光审视着他周围的每一个人。孩子几次试图逃脱困境,但均未成功,他只能在无援无助的黑暗中度过了两个多月。孩子本来是在海南省师范大学附小上学,但妈妈被抓后,学校不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让孩子在那上学了。后来海南省女子劳教所把孩子送到了一所私立学校,他们对外封锁了孩子的一切消息(不让学员去接触他)。

2000年中秋节下午,一位学员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孩子的下落,到学校找到老师询问孩子的学习情况,老师的一席话让学员惊呆了,老师说:“这孩子很古怪,从来不说话,也不和同学玩,目光呆滞,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入学以来都没有人把他接回家,也没有人来看过他”。本来是一个品学兼优、聪明伶俐的孩子,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让人看了真觉心酸。

学员把孩子接回家后,孩子好久才肯讲话,而且一讲就讲到了深夜一点多钟也不肯睡觉,学员看他兴奋不已的样子催他快睡觉,孩子却说:“阿姨,我好几个月都不说话了,现在也只对你讲话,其他人我不想说,因为他们都很坏。我不敢睡觉,做梦都有警察抓我、把我扔到马路边,所以我怕夜晚。”望着花蕾般的孩子被恶魔摧残成这个样子,学员拨通了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值班室的电话,恳求周末能把孩子领回家,对方却惊讶地反问道:“你接孩子经谁许可了?”第二天当学员把孩子送回学校时,老师严肃却也无奈地告诉学员:“昨天晚上省女子劳教队的人来学校责令他们以后不许任何人接这孩子走”!母亲是无罪的,孩子是无辜的,为何要遭受如此非人的待遇?!孩子的妈妈被非法劳教,连好心人给与他温暖关心爱护都不允许?!中国的“人权最好时期”就是这样保护儿童的吗?!简直令所有良知尚存的人齿冷心寒!

后来经多方交涉后,海南大法弟子郭业贵领养了这个可怜的小孩。然而2001年国庆节前夕,郭业贵全家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孩子又成了孤儿。现在星期一至五孩子一人居住在郭业贵的家中,自己洗衣服,做饭,搞卫生。星期六和星期日由另一位大法弟子接到家中照顾(孩子的一切费用均由大法弟子提供,社会没有给他任何帮助)。孩子虽然孤独、害怕,但非常地满足,因为觉得只要不到孤儿院,他就是幸福的。省女子劳教所已经近八个月不让孩子见妈妈了,理由是他的妈妈没有转化!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九岁的孩子正是需要照顾的年龄,而他却因为妈妈追求“真善忍”被邪恶迫害摧残,甚至连见妈妈的权利都没有了!这残酷的现实,这邪恶的迫害会在他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什么?!

而这个孩子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个为坚持真理惨遭迫害的法轮大法弟子家属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