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弟弟介绍了我上网聊天.初试身手后,有种感觉,这个可能就是自己要走的正法修炼之「路」,因为我在以前学到的技术都已经为聊天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一对一的聊天,我个人的体会多一些,拿出来与大家交流。谈谈我个人在其中如何修炼、如何修出大法弟子应该有的慈悲、如何讲清真相方面的经验与教训。

讲真相是紧迫的

那是一个才二十六岁的出租车司机,开着善意的玩笑来与我聊天。我们聊的很投机,谈到人生、他的家庭、女朋友、事业和未来。总共只有三次。他每天都很守时的与我约好聊天,直到他说很累了,然后准时离开。我们很容易就谈到了大法在国内遭到的迫害。他有点气愤的提到了自焚中的陈果。我告诉他,我也很同情陈果,那么年轻、美丽。可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圆满不是去死,相反是要求自己珍惜生命,有人身才能修炼,修炼通过达到更好人的境界才能圆满的,……。

他在听完我解释后,表示他是误解了我们。他夸我们师父真伟大,我们做的事业很了不起。我想他是说,我们在讲真相,让人们明白这些是了不起的。而且他表示他母亲直到临终前都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对大法不好的话。我真的为他全家高兴。

我们交流人生的看法,生活中的一些经历与挫折,谈的很知心。最后他告诉我,如果下一次我再见到他,他就是死了。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我心中茫然失措,好不吃惊。心想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对不起他,我说话不注意?因为在聊天中,通过自己的了解,知道网络是个让人道德沦丧的地方,其中社会上污秽肮脏的东西一点不少,所以如何在那个大染缸中,保持一个修炼人的心性与要求,又如何与人们建立一个坦诚公开的朋友关系,是我要修的。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年龄、家庭、留学等情况。他们都叫我大姐,很尊重我,与我探讨人生和法轮功的问题。

八天后,我收到了那个朋友的弟弟的留言,说他死了。吃惊之余,我用常人可以明白的法理安慰他的两个弟弟。他们很感动,告诉我,他们的哥哥因为没有钱,宁愿放弃女朋友,宁愿用自己的钱补贴家庭,宁愿自己承受病痛的折磨而死。他得了癌症,一年多了,从来没有告诉家人。每一天他都在明明白白中自己默默承受着,直到死的前三天,家人才知道。

知道这个情况后,我哭了一早上,因为在与他的聊天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洪法中夹杂着私心,保护自己,而不是想着那些等待救度的世人。如果他没有在临终前,听到我告诉他真相,那么他的死是可悲的、可惜的,甚至可能会被销毁掉。他们家中没有人炼过法轮功,他的弟弟告诉我,他们都不太喜欢法轮功。我知道,他们的哥哥在天是有灵的,在盼望着我告诉他们真相。后来我们都成为很好的朋友了。

因为这次的经历,我更明白了讲真相的紧迫与严肃性。因此自己准备了一些聊天室用的备用资料,随时可以用来告诉人们真相。不过在用的过程中,这样做的弊病也出来了。有人就告诉我,你不要再宣传了。他说的对,我是在生搬硬套,却不是根据对方的情况、对方的问题,不是为对方着想。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的《致同修》中提到要更加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其中说到:「讲清真相是为了让世人得救。要更加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作为大法弟子,首先自己要静下心来,真正从慈悲对方、为对方着想的角度出发去考虑如何才能帮助对方打开心结、看清真相。如果自说自话,或者简单的把自己想说的和知道的说给对方了事,对方可能从此就失去了得救的唯一机缘。」

「除此之外,我们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的言行,在发传单、静坐请愿时的言行,在各种其它场合讲真相时的心态和言行,对待其他同修的态度和言行,对没有学法、不了解真相的世人来说就是法轮功真相,他们还会从他们看到的我们的言行去决定对法轮功的态度。因此在正法進程中,大法弟子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直接就能决定对方是得到救度还是被推的更远。因此,全体大法弟子应该时刻把自己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

在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与言行后,我在讲真相上做的更好了一些。讲真相时,如何讲的好,从什么角度讲,如何有理有据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就成为自己下一步要修出来的。

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讲真相

开始与我聊天的都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社会各个阶层的都有。其中有一个人是我老乡,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在国外很受欢迎,把他吓的跑了。第二次,我们聊天时,我跟他讲,我说,象他这样善良的人都对我们有这么不好的印象,我们更应该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了,人们被蒙蔽的太厉害了。他听的胆胆突突的,还是不敢听。慢慢的我们可以提到一些真相了。我给他看真相网页,他告诉我,他也看了我个人的法轮功网页。经过了解真相后,他也告诉朋友们去看大法网页。后来,他说自己没有什么事情、闲的没有意思,我提到大法的法理博大精深,他主动提出要看看《转法轮》

原来我洪法时,带着一颗常人心,真的希望人们快快来看大法的书。有时候有点迫不及待,反而将对方推走了。是呀,大法和修炼是神圣的,人们应该有相应的心态,要发自内心去看、去学、去修炼才行。所以我就是先归正自己的言行,先走正自己的路,事事处处都表现出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是在按照「真善忍」做人。

有一位朋友,我们只是简单的聊过二次。我问他,我本人是修炼法轮功的,不知道他如何看待这个。他说他早就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是没有告诉我。我们那天聊的很高兴。

慢慢的我遇到的人,从素质、教育程度、年龄、社会阶层都在「提高」着。许多找我聊的都是同龄人,三十好几的人,他们在社会上有工作、有社会地位、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些是担当一定官职的人,可谓是将来社会上的中坚力量。我想可能是我的昵称叫「可诚&如意」吧。我从法理的角度,认为遇到他们是因为与我的缘份,通过这种方式,我让他们了解真相,不被蒙蔽,从而为将来得法奠定基础。

可是与这些人讲真相,就难多了。一次,一个朋友总是用说教的方式与我聊天,我以前在人中形成的常人观念就出来了:「不喜欢北京人,太油!不能相信他们。」当我带着这种想法与他聊天时,就与对方争持起来了。他就老是教训我。我呢,不能够相信他说的话。后来我意识到了,不管对方说的话真或假,我要说真话,我要善待对方,慈悲救度与讲清真相。师父告诉我们:「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转法轮》)当我提到法轮功时,他跳起来了,说我愚昧,还是高知层的,怎么相信这种东西。我跟他解释自己在炼功中受益很大。气功不是迷信,我们需要的是最最基本的炼功自由。可是他对于修炼和气功的成见很大,没有办法说服他。他认为我们是盲从。在没有办法时,我告诉他,许多事情在历史上的一些预言中,早就预见到了。于是就给他看师父的〈预言参考〉,当然其中提到的很高层次的法理,我不敢给他看。他看过后,又向我了解其它的一些预言。给我的感觉是,这些早就在历史上被预言到的事情,对他触动很大。他在思考着。后来,他自己开的公司倒闭了,我还与他聊过,关心过他。他对我的态度改变多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给他功的目地是叫他修炼,往上提高的。在做好事的同时开发自己的功能,长自己的功。」讲真相,也是这种感觉,觉的自己是在做好事的同时,修炼自己、提高自己。迫害之前,我一直在一种比较纯净的环境中修炼。当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下来时,当我按照法理的要求去慈悲救度世人时,难度就表现出来了。面对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时,常人各种不好的思想都扑面而来,那种滋味不好受。就象一个云游的僧人,在社会中走,遇到各种人,而我作为一个修炼人,还要守住心性,提高心性。刚开始真的不习惯呀。有人上来就说一些下流的话,有人骂人,有人心怀不好的念头、极其自私的想法,什么都有。以我在人中那种洁身自好的习惯,许多时候,我是想躲过那些人,不想讲真相了。

通过学法,我告诉自己,要做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有几次,我告诉那些我的网友,我的追求境界是出污泥而不染、圣洁的莲花时,他们告诉我,让我再给他多讲点。看的出,人人都有善心,只是在人中迷失了。当在网上遇到那些追求色欲的年轻人时,我就用法理告诉他们做人的准则、婚姻的神圣与严肃。

有一次,一个代号叫「毛××说的」来找我聊天,说老实话,我不想与他聊。可是自己又设了一个规则:不管是谁,都是我要讲真相的对象。于是就加他为好友了。加是加了,可是没有心思与他聊。过一会儿,又有一个代号叫「雷锋」的网友来与我聊天。心想,今天怎么了?不喜欢,聊不聊?当时我就是选择不聊的。有一段时间,我都不理他们。心想,跟这些人有什么好聊的。后来才知道,其中一个是《工人日报》的记者,一个是中央党校的,在做服装生意。

因为我没有经验,不知道如何与他们聊天,所以我一直拖着。同时自己的聊天经验也多了,在其中修出来的善心也大了。我开始与代号叫「雷峰」的网友聊,他很礼貌绅士一般,我们交流了一些人生看法。我也向他了解了他的学校、他如何看待雷锋等等问题。最后,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我问他在国内如何看待法轮功的。他告诉我他看了我的个人法轮功网页,知道我是炼功人。他本人不反对法轮功,我们谈的很溶洽,我还告诉他,他是个很绅士的人,应该叫「绅士」。原来我自己对于雷锋的观念在这种聊天中,全化解了,代替它的是洪大的慈悲看问题,不被常人的事情带动。

与代号叫「毛××说的」聊天是发生在加他为好友一个多月之后了。我跟他打招呼。他问我记的他吗?我告诉他当然记的,他是《工人日报》记者。聊了几句关于他的职业,当时我的心中是平和善良的。尔后,我告诉他我在修炼法轮功。他的反应很大,冲我说,让我走,别跟他聊了。我笑笑,希望他稍微了解一下,象我这样的有学历的人,为什么要学炼法轮功呢?到底有什么好处呢?因为我的平静理智,对方也冷静了下来。我向他要了电话号码,想给他打电话聊聊。

第二天打过去电话时,他在单位,杂音很大。我觉的不是很好的讲真相时机。就与他约好,晚上在网络上聊天。晚上时,他向我要了《转法轮》书看,也要了许多真相的电子书。我都发到他的邮箱了。并约好第二天再聊。心想这下好了,他应该明白真相了。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六个小时。他回答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书上说的不对。我就详细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不相信书上说的,包括治病。我就从最基本的气功说起,提到中医的治病、古代的科学。他问了我许多问题。包括自焚、杀人、「四•二五」上访等等。大家都知道,用手敲字的速度是很慢的,所以语音也用上了。我一直很有耐心的回答他的所有问题。最后他说,如果你能够说服我,我就加入你们的「组织」。我告诉他,我也不是要说服谁,也不是我有什么本事,我只是想告诉人们真实的情况,那人们能够公平的认识判断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为什么在全世界受到广泛的欢迎。

等到他问了我炼功的好处,表示要炼功时,已经是凌晨的五点了。我也疲劳的很,跟他开玩笑说,说服他真的不容易,把我累坏了。我给他电子邮件里传了《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一书。虽然累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总归又有一个人了解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在讲真相中修炼,走正自己的路

在网上聊天,对于我的考验也是很大的。什么人都有。有一次,遇到一个人,与我年龄相当。对方很有才华、有思想,而且与我的经历、个性非常的相象。我在讲真相的同时,却被他深深吸引着。能不能放弃这种执著,对我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考验。放弃对他的执著,这其中有情的执著,有对自我的欣赏的执著,有喜欢被人夸奖的执著,有对对方才华、才智的执著。最终我慢慢的摆脱了出来。开始想回避,一走了之,而且每次与他聊天都是那么偶然。其实我们炼功人都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的,都是对我的考验。后来我不想回避,直接面对自己的执著心,面对他,与他交流,同时克服自己的执著心。他也很感谢我,说通过我他也在不断的完善着自己。关于法轮功,他表示对于我们很欣赏,也帮了我们许多的忙,但是他没有直接说,只是告诉我我将来就知道。我一直本着善念,劝他走上修炼的路,也算善解这段缘份吧。

聊天时,当我没有守住心性时,对方总会用嘴点我的问题,有时是因为自己急躁、没有善心,或与人争执、有争斗心的时候。

随着与大陆的中国人讲真相,越来越体会到救度他们的紧迫与艰难。在那块环境复杂的土地上,有许多人被恶毒的谣言毒害,犯下了对造就宇宙一切的大法的罪。

我们都明白,不要小看了一个真相、一张洪法材料、一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在我们用心做的时候,送过去的就是一颗颗震醒良知的炸弹,让世人清醒、明白过来,更加看清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当同修们在一起共同把正法、讲真相、救度世人的事做好时,就体会到师父说的,我们是一个整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