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GRAZIA周刊:逃离中国


【明慧网2002年10月18日】她38岁,并有了新的祖国。在失去了她的丈夫后,戴女士离开了她的祖国。她的丈夫由于宗教信仰原因被迫害。到了澳大利亚后,她继续她的抗争。

照片上是戴女士在展示她的全家合影,她的丈夫因为是法轮功学员而被迫害,他的遗体被找到时几乎已经无法辨认,被遗弃在广州郊外。

……

戴女士,今年38岁,经济学学士,据她讲述:“我和我的家人是这场残酷迫害的牺牲者。当局对如此多的人感到害怕,担心会变成政治活动,他们不容忍任何精神信仰,他们指责说这是迷信和反革命”,她的长长的黑发给她美丽而坚毅的脸庞镶上了一个边,她的脸上有焦虑留下的痕迹而不是岁月留下的。她紧紧地抱着她两岁的女儿,接着说:“我的泪水是双重的,为我的丈夫和我的国人”。但她很长时间不能够哭泣,只有现在她才不必掩饰自己的悲哀、自由而没有害怕地讲述她的故事。“我不能再回中国了,因为我上了当局列出的“敌对分子”黑名单”。她是被“HANDS OFF CAIN”人权协会请来做证的证人,据该组织称“有1600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10万多人被送入劳教所,两万人被不经审判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精神病院,上百万人被迫流离失所和被工作单位解雇”。

什么是法轮功?

“法轮功,或法轮大法是一种形式的气功,在我们的传统中,人们喜欢早上到公园里锻炼身体。象太极一样,这是许多亚洲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在1992年,由李洪志大师传出,有五套功法和打坐,通过学习真善忍的原则,人们使自己变得更好。除了身体方面得到的改善以外,法轮大法有很深的内修方面的东西,与佛家传统类似,使人们更加有自我觉醒的意识。这就是现在法轮大法在45个国家里有上亿人在修炼的原因”。

您的麻烦是从何时开始的?

“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的家庭开始遭到政府的镇压,仅仅因为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我的丈夫,陈承勇(她给我看了一张幸福的全家合影),他是中国公民,住在广州海珠区。我在二十几岁时移民到澳大利亚,并在那里学习和工作”。

你们是何时相遇的?

“我在中国认识承勇,我回到广州去看我的母亲。我们很快相爱并结婚。当孩子出生时,我们给她起名叫法度,祝愿她有美好的命运,因为我们非常幸福,可是不幸却降临了”。

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丈夫在一家造纸厂做电工,被突然开除。原因呢?他已经到北京去过几次去为法轮功上访。2000年11月,为了躲避被洗脑,他不得不离开了家”,戴女士一边逗小法度玩,一边回忆着,泪水从她的脸上流下来,“在2000年一月,他因为公开炼功,在广州被关押了15天,2000年7月又被警察关押3周。他还因为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功的横幅,在北京被关了一天。从2001年1月10日以后,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直到那一天……”。数月后的那一天,2001年7月,承勇的无法辨认的遗体被找到,被遗弃在广州郊外的一条路旁。戴女士是从法轮大法的网站上知道了丈夫的消息。

“我丈夫的姐姐前去认领遗体,遗体已开始变腐,可见警察是等了一段时间才告诉家属这个消息的。无法确定他是何时离世的。姐姐认领遗体后,就被判两年劳教。她没有被允许回家参加她父亲的葬礼(当我的公公得知自己儿子的死讯和女儿被送劳教的消息时,他经受不住如此的惊吓,住进了医院,于不久离开人世),也不被允许照看她九岁的女儿。”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帮助下,8个月后,戴女士得到了她丈夫的骨灰,作为她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