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联邦调查局地方官员讲清真象(三则)


【明慧网2002年10月18日】
(一)

一个星期五的中午,我们走进了当地联邦调查局的办公室。在那里等待了二十分钟,两个官员出来会见了我们。我们向他们介绍了各自的情况和职业,然后开始讲述冰岛事件中的黑名单问题,以及我们对自己隐私权和安全的担心。自然地我们向他们介绍法轮功,江氏集团在中国的镇压,我们为什么会在江XX去冰岛时也去冰岛──向这个邪恶头子发出我们正义而和平的抗议。我们和他们讨论这样的黑名单江氏集团的黑手是怎样在美国搜集到的。这两个官员们建议我们一旦找到任何线索,立即报告给他们。当然我们都知道,如果江氏集团黑手在美国土地上非法行为的证据被找到,他们就会被驱逐出境。

我们向官员们介绍美国国会新近通过的188号决议。我还同他们就江XX十月来访交换了看法。我们广泛的谈到了中国封锁互联网的消息和最近南京发生的中毒事件。他们对中国最近发生的情况比我们了解的多得多。最后我们给他们一人一本讲真象的杂志(Compassion)。整个谈话持续了四十至五十分钟。

我们感到这次的讲清真象的效果很好。回想起来,我们的情况是,
1、穿着正式;
2、祥和真诚;
3、熟悉那些我们被骚扰的事件;
4、讲清真象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带去的信息和资料使他们感兴趣。我希望其他同修去会从不同的角度讲清真象,还希望不同的弟子有机会见不同的官员,让更多的人直接听到我们讲真象。
5、顺便说一句,你的英文并不一定得是特别棒的。

(二)

我去了我们当地的联邦调查局办公室。向这个办公室讲真相的想法由来已久,终于成行,而且感到去得非常值得。

我去那儿是报告自己被收进了黑名单,并且江氏集团的领事馆官员为恐吓我们的地方政府官员还亲自到当地造访,以及送给地方政府官员威胁的信件。让我惊讶的是,这个会见我的联邦调查局官员从来也没听说过法轮功。

了解到江氏集团的外交官员监视美国公民们的活动,公然胆敢威胁美国地方政府官员,他非常震惊,告诉我他会就此写一个报告,并告诉我我提供的证据是确凿的,今后如有什么新情况发生,我应送给他更多的报告。

我感到地方联邦调查局这个政府部门以前被我们忽略了。我这次的经验教训是,我们一定要把让人们了解大法作为我们讲清真象的重点。我这次去时,以为他至少听说过法轮功。直到谈话谈了一半,他问我什么是法轮功,我才意识到应该从最基本的讲起,而我并没有做这方面的准备,只是想来报告当地的黑名单情况。有幸的是,我带着彩色的洪法传单,但是那时我希望我带的是洪法的杂志(Compassion)。

(三)

我们两个大法弟子最近访问了联邦调查局地方办公室。没有来得及事先预约,我们填了一个表,经过了安全检查,等了五分钟。一个官员接见了我们。她一点也没听说过法轮功。我们向她讲述法轮功,告诉她我们为什么来这儿。看起来她对我们的功法感兴趣,但是想象不出江xx集团在海外的骚扰的严重程度。我们向她讲述其他州发生在我们大法弟子身上的事情,把大法弟子家窗户被砸坏的照片给她看,帮助她了解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祥和,以及三年多的镇压以来,没有任何一例暴力相对的事件发生在大法弟子之中。她表示将把我们的材料转交给具体负责的部门。整个会谈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的感觉是联邦调查局官员非常和善,愿意听我们的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