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禽兽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和性侵犯


【明慧网2002年10月19日】我是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就因信仰真、善、忍,我和所有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样,三年多来,随时都遭江氏独裁政权的迫害。江氏集团在中国无法无天,以权代法,践踏人民的信仰和自由。

三年多来,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被判刑的、劳教的有几万,失去人身自由的成千上万。我被逼得流离失所;江氏集团还关押我丈夫(未修炼)15天,逼迫他说出我的去处;我的小孩因母亲被迫害得流离失所、父亲被无辜关押,找公安评理,被公安通知学校,责令停学,被校方带回学校批评,孩子在外露宿街头15日。

我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一直在北京做真相材料,及讲清真相工作,曾被两次关押在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第一次被关押4个多月,第二次3个多月。在被关押期间,我受尽朝阳看守所、国保处恶警杜世军、张英男、周常望、康健军等歹徒的毒打和折磨。

下面将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市朝阳看守所遭受迫害的事实披露出来,让善良的同胞来看看。

2000年12月下旬,我所在资料点被恶警破坏,损失惨重,五个同修全被毒打送进朝阳看守所。我们被分进各监号后,又遭刑事犯监号长毒打,打完后不让穿衣服面对墙罚站。我问号长,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守法好公民,为什么如此毒打我们?她说这是管教让打的,每个法轮功学员进号都要先挨打,你也不例外,因为上边江XX有命令。

被提审讯问时,法轮功学员不报姓名地址,就是面对提审也不忘洪扬大法。大法教我们说真话,做真正向善的好人。任凭警察怎么打我们,我们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有法轮功才能使我们做到这么好,没有法轮功教我们做,我们真都做不到。

我被送进609监室,里面有30多个法轮功学员。各监室都有进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全国各地来的。

阴森恐怖的看守所每天都在迫害法轮功学员。随时都有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没有报道出去,消息封锁得一点都透不出去。每天都有被判刑的、劳教的、关小号、反背吊铐的。恶警用各种刑具毒打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如,电警棍插阴道、电手心脚心、打火机烧脸面、烧阴毛、电乳房、脏袜子塞阴道、塞肛门。法轮功学员抗议,也被这样毒打。

法轮功学员梅玉兰绝食抗议,就在朝阳看守所607监号被活活灌死。

恶警杜世军、张英男、周常望、康健军将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给带手铐,让我们穿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十几个小时;我被打得昏死后,被用几十盆凉水泼醒过来;提讯时,恶警杜世军、张英男用警棍捅乳房,逼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把师父法像扔在地上逼迫我们踩;李珍的眼睛被打得乌青,右脸全部青紫;河南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被打得死去活来;沈阳70多岁的老太太被打得尿失禁;恶警用钳子夹法轮功学员十个指头,全都流血;谈迎春女士(西宁人),潘冬梅(广东电白人)惨遭流氓式的审讯。

恶警杜世军狂妄地说,“你们法轮功有本事,政府残害你们、迫害你们,你们报道出去呀!你们报道一下朝阳区看守所,能报道出去吗?现在就是共产党、江XX政府专政天下,我就接受命令,行使国家法律权。”

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时的声声惨叫,时常在我的耳边回荡,在我的眼前浮起。那些为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献出宝贵生命的法轮功弟子,只为说句真话、公道话,就横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如此迫害。

如今江氏政治流氓,以权代法,玩弄法律,残害法轮功学员,其残忍只在当年日本鬼子之上,我说一点都不玄。如果要不是本人亲自经历、亲眼所见,把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实际情况写出来,中国大陆人民是难以知道江氏政府是如此灭绝人性地对待法轮功学员的。

法轮功学员梅玉兰就是在朝阳看守所607监号被灌浓盐奶粉活活灌死的。这个事实,在北京朝阳看守所上上下下,包括刑事犯都知道,都能做证,为什么中央电视台不报道?而报道的尽是当权者的漫天谎言。

法轮功学员有宪法赋予的自由信仰的权利。希望善良的同胞共同抵制人权恶棍江XX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