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施以血腥暴力和性侵犯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2000年2月26日,山东潍坊市某镇12名大法学员依法进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警察截住,将她们带到“潍坊驻京办事处”。女警对她们非法强行搜身,她们身上带的钱全部被警察搜出后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学员们坚决抵制邪恶的要求,男恶警便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大法学员张素珍(女,42岁,李家庄村原辅导站站长)被打昏在地。当大法学员质问看管人员“为什么如此残暴地对待好人时”,看管人员说:“我们没有办法,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知道法轮大法好,为了保饭碗,只能这样干。”

晚上,坊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董建华(男,42岁左右)及12名大法学员所在镇党委副书记李力(男,36岁左右)等人来到办事处,再次对她们非法逐人审问并毒打。恶警们用脚狠跺学员的膝盖,猛扇学员的脸,把学员的脸都打肿了。它们的暴行,连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叫它们快住手,别再打了。大法学员们炼功、讲真相,恶人们就把张素珍、王风平(女,46岁,望庄村村民)、房益香(女,48岁左右,后邓村村民)等人背着手铐到院子里的灯柱子上。次日,仍将她们背铐着押上车,与其他大法学员一起拉回当地派出所。之后,恶徒将这些大法学员两人铐一起,关进车库。

车库里的灰尘很厚,地上原有一条编织袋,一恶徒说:“你们还想坐?”边说边将编织袋拿走了,并从外面将铝合金卷帘门锁死。车库没有窗户,不通风,不透光,黑乎乎的。恶徒们连续几昼夜不给开门,不供给饭水,大小便也被迫便在里面。期间,毫无人性的恶徒上班之后,还轮流去用脚踹铝合金卷帘门,并把点燃的爆竹从门底缝扔进车库内,响声特别大,以此惊吓、骚扰学员。大法学员们被关在车库里分不清白天和夜晚,直到被非法审问时才知道已经被关了5昼夜了。

第6天,恶徒们开始非法审讯。非法审讯王秀玉(女,35岁左右,望庄村村民)的是镇党委副书记李力。王秀玉曾经两次进京上访,令恶徒们异常恼怒。李力气急败坏地骂王秀玉,边骂边凶狠地将王踹倒在地,在她身上乱跺一通。在身上跺不解恨,还丧心病狂地跺她的头、跺她的脸。恶徒李力跺累了,又指使恶警和打手们再轮流跺她。暴徒们象踢皮球似地狠命地把王秀玉踢过来踢过去。暴徒们打累了,就改用电棍电。它们电她的脖子、后背,还将电棍插进她嘴里电她的舌头。恶徒李力还恶狠狠地说:“吃了你也不解恨。”然后将王秀玉又关进车库。几小时后,恶徒李力带了3名25岁左右的打手来到了车库,其中一人扛了一根一米左右长、比手腕还粗的木棍。恶徒李力用手一指王秀玉说:“打!往死里打!”两恶徒不由分说上前一人一脚,将王踹倒在地,用铐子将她两手背铐起来,接着一暴徒便抡起木棍猛打。恶徒李力在旁边大骂道:“王秀玉,我今天非打断你一条腿不可。打!狠打!”见此暴行,旁边的一名大法学员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便哭着求李力不要再打了。灭绝人性的李力非但不听,反而更加嚣张地吆喝:“你们这些XX,上北京闹什么?”王秀玉说:“我们去说真心话,我们炼功做好人。”李力扑上前恶狠狠地打了她两个耳光,说:“你懂不懂共产党和国民党?”又冲着打手说:“打,把王秀玉往死里打!”旁边的暴徒又抡起木棍打得更狠了。

当天下午,所有大法学员都被押到镇政府办公楼一楼内。恶徒们逼她们坐在地上把腿伸开。恶徒王克勤(男,42岁左右,黑方长脸,镇人事主任。它在迫害大法学员时曾狠毒地扬言道:“我把你们打死了,我被车碰死我也愿意。”)冷不防从背后照王秀玉腰部狠狠地踢了一脚,说:“我叫你们搞串联。”恶徒李力等又把王秀玉单独押到二楼进行迫害。它们逼她坐在地上,把腿伸开,又将电棍插进她的嘴里电她,还将电棍从脖子伸进内衣里去往下乱电,恶徒李力还感到不解恨,又叫打手搬了一把椅子压在王秀玉头上,两个人在上面用力按住,使王动弹不得。披着镇党委副书记这张“皮”的李力,不仅凶狠残暴,还是个衣冠禽兽的下流胚,它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耍流氓──淫邪地用电棍电王的大腿内侧、阴部。这还不够,它又端起一杯水倒进王秀玉的胸口,水顺势淌了满身,恶徒李力又将电棍伸进她的内衣里乱电,并又用电棍直捅其阴部。王秀玉坚决抵制。在场的其他人员也实在看不下眼了,就劝李力住手。李力大骂:“王秀玉,你XX给政府添了这么多麻烦,害的我们三年不能提干。”王秀玉说:“我没有给你们添麻烦,我只是说真话。”李恶狂言道:“我今天豁出去打死你!我打死你,也没有人敢怎么的,打死你白死!你没看着潍坊一个个被打死的,白死!活该!”

王全峰(男,48岁左右,白黄脸,戴眼镜,1.6米左右,坊子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大队长)等恶徒在迫害张素珍时,无耻下流地将她的裤子扒掉,猛打她的腰部、臀部,将碗口粗的木棍都打断了。张素珍被打得遍体鳞伤,全身浮肿,直到将她打昏才罢休。张素珍被人扶去解手时,发现她的下半身呈青黑色,血肉模糊,血肉与内裤粘在一起,脱衣很费力。自己不能行走(后来恶徒们又残忍地将她送到济南非法劳教)。

恶徒于进祥(男,42岁左右,黑方长脸,1.8米左右,镇武装部长)和王全峰对房益香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它们用脚跺够了就用电棍电,用木棍打,从脚趾头一直打到头。恶警王全峰等还专打其膝盖和小腿的迎风骨,恶徒于进祥竟丧心病狂地用棍猛击房益香的头部,将房益香的头打破,血淌得满脸都是。它们把椅子压在房的腿上,将她的双手铐在椅子背上,用电棍电她的全身,并无耻下流地电她的阴部。恶徒于进祥狂叫:“把腿分开,我专踢你的要害,踢死你!”房益香说:“你就不能讲点道德吗?”恶徒于进祥叫嚣:“对你还讲什么道德!”。歹徒们连续四天四夜不给她吃,不她给喝,不让她睡觉。房益香被折磨得全身黑紫,没有一处好地方,脸肿的都无法看了。

坊子区公安局来人将王风平带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它们问王风平还炼不炼,王风平坚定地说:“炼!”恶徒毕效臣(男,30岁左右,瓜子脸,1.72米,坊子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警察)等便疯狂地扇她耳光,对她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她。到了晚上,镇党委的恶徒李力、孙永刚(男,35岁左右,方脸,1.6米左右,党委副书记)、孙有水(男,40岁左右,镇党办主任)、于进祥、张勇等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李力用四棱木棍敲打她的脚趾头、手指头,用电棍电其全身;于有祥残忍地将电棍插进她的嘴里电她的舌头;孙永刚则用脚猛跺她的腰和腿。

在非法审问王慧霞(女,36岁,驸马营二村村民)时,因她拒不配合邪恶之徒的指使,被恶徒们轮流跺腿、跺膝盖,还不解恨,它们又用一块木板打她的大腿,用脚踩她的手指,并将电棍插在她的嘴里电她。

恶徒们在对王秀玉、张素珍、房益香、王凤平、王慧霞等5名大法学员进行了残酷的折磨迫害之后,第7天,又将她们押到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虽然拘留了她们,但该镇的邪恶之徒们还是不肯放过,恶徒李力亲自带领于进祥、于纪顺(男,26岁左右,黑长脸,戴眼镜,1.65米,镇农机站工作人员)等天天开车去看守所继续毒打、电击迫害她们。看守所的人怕出了事承担责任,不让它们打。李力等恶徒就用报纸包着电棍偷着带进去迫害学员。它们逼迫大法学员王风平站在方凳上90度的弯腰,伸平双手臂长达两个小时,还不停地敲打她的手指头、小腿干及膝盖,把手和腿都打肿了。王风平实在坚持不住了,暴徒们又逼她躺在一个方凳上,头悬空,两手及两脚撑地。卑鄙的暴徒们无耻地敲打她的胸部,并用电棍肆意在她身上乱电,致使她全身好多地方红肿,发青发黑(王风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镇上的邪恶之徒还将她的女儿抓到镇上去迫害。它们恐吓她,逼她骂师父,后又硬逼着王的家人交了2000元钱才放了她女儿)。房益香被暴徒们折磨的脸浮肿、眼眶乌青,看守所一女恶警还毫无人性地讥笑她:“房益香,你看你象个熊猫一样”。另一恶警则无耻地说:“哎,你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了。”在被暴力折磨的同时,看守所还逼迫大法学员从事强体力劳动。

在将王秀玉等5名大法学员拘留后,恶徒们便又疯狂迫害张世荣(女,60岁左右,邓村村民)、王小娟(女,20岁左右,院上村村民)、赵文明(男,年近30岁,北京医科大学学生,房益香之子)等大法学员。为了迫使大法学员妥协,恶徒们费尽了心机,连续几天不让学员们睡觉,几十个人倒着班折磨迫害他们。

邪恶之徒对赵文明的迫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李力领着一群恶徒用电棍电他的全身,用烟头烧、刀子插、螺丝刀子捅,致使赵文明的脖子多处受伤,其肩部血流不止。恶徒怕出人命,遂将其送到镇医院抢救。在场的护士都目不忍睹其惨状。赵文明被按着强行注射了镇静剂后,就被送到了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之后,恶人们又将其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赵文明的父亲赵一丰不修炼,因家中的东西被恶徒砸烂,在亲友家流落半年后才回家。)

恶徒于进祥逼迫年近60岁的老人张世荣仰卧在地上,叫她两只胳膊、两条腿向上举起并伸直,然后,恶徒于进祥再将茶碗放在她脚底上。她腿一哆嗦,茶碗就掉在地上摔碎,恶徒于进祥便将碎片收集起来,塞入张的衣服内,让她躺在碎片上。致使张世荣背部被碎片扎得鲜血直流。就这样将老人迫害了一整夜,又威逼其写了“保证书”,并非法罚款3000元之后,才放她回家。

恶徒们将王小娟带到一房间,付恩波(男,45岁左右,黑长脸,大眼,1.6米左右,镇党委书记)、孙永刚、刘宪勋(男,32岁左右,黑脸,1.7米左右,镇XX主任)及派出所警察等6、7个人逼她跪在地上。它们问她还炼不炼,王小娟坚定地回答:“炼!”话音刚落,暴徒们的拳脚、棍子、电棍就一齐落到了她身上。一名恶警用脚猛踹她的腰部,刘宪勋用电棍电她的嘴唇。又一天晚上,镇上来了十几个人,它们见王小娟态度还很坚决,就拿了一根电话线缠在她的手指上,摇电话放电电她。还逼她做倒立、蹲马步、站板凳等各种动作来折磨、凌辱她,还有一恶徒拿点着的烟头放在她的嘴里,并不时发出魔鬼般的狂笑,这一切都没有动摇她的坚定正念,最后恶徒们非法勒索了3000元钱后才放了她。

在这次迫害中,大法学员人均被非法勒索3000元,共累计36000余元。无怪乎恶徒刘宪勋说:“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们的工资。”期间,邪恶之徒李力还曾扬言:“怎么对待法轮功都行,都不过份,只要打不死就行。”

2001年5月1日,该镇有两名大法学员(其中一名是王小娟之母)发放真相资料时因恶人举报被抓,后又被非法劳教。镇上的邪恶之徒借机又将另外几名大法学员骗到镇上,并抄了他们的家,非法扣留学员7天不让回家。在这期间,恶徒们轮流值班,不让学员睡觉。有一学员因长时间被罚站,坚持不住晕倒在地,心脏跳动缓慢,恶徒们却置之不理,直到过了一段时间后看看实在不行了才将其送到医院。因交不上押金医院拒收,恶徒们便不管该学员的死活又将其拉了回来。

邪恶之徒不放过任何敛财的机会,这次又强迫每人必须交纳500元的“罚款”才能放人。有一老年女学员,因家中无钱,儿子又被非法劳教,悲愤交加,不禁放声痛哭。这时,恶徒孙永刚(新提拔为镇党委书记)顺手抄起一拖把,直捣她的嘴,这位学员顿时口鼻出血,一时缓不过气来昏死了过去。恶徒孙永刚不仅不管,而且还恶狠狠地叫嚷:“让你哭!”幸亏有人及时用手指掐她的“人中”,她才苏醒了过来。最后她还是被逼迫交了500元钱后才被放回家。

邪恶之徒们疯狂敛取钱财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王小娟的父亲不修炼也被骗到了镇上,与王小娟一起被非法罚款1000元钱后才放了他们父女俩。恶徒在给王小娟的收据上写着:“法轮功处置费1000元,经手人王进伟”。7.20以来,仅大法学员王风平一人就先后被邪恶之徒非法罚款7420元。

参与对大法学员迫害的犯罪恶人还有:
邢建伟,男,30岁左右,戴眼镜,瘦长脸,1.72米坊子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警察
李建民,男,36岁,圆脸,1.65米左右,镇长
陈兆启,男,36岁,长瘦脸,1.6米左右,镇委副书记
蔡绪孝,男,40岁左右,方脸1.75米左右,副镇长
刘玉平,男,35岁左右,白脸大眼,1.75米,团委书记
孟庆站,男,42岁左右,镇政府XX主任
王曙光,男,镇派出所警察
孟凡广,男,30岁左右,圆脸,1.7米,镇派出所警察
段XX,男,24岁左右,方脸,1.7米,镇派出所警察
张勇,男,35岁左右,1.75米,白方脸,镇司法助理东北口音
孙迎明,男,33岁左右,黑胖脸,戴眼镜,1.7米,镇司法助理
朱XX,男,30岁左右,黑长脸,1.73米,镇司法助理
吴望国,男,24岁左右,白方园脸,1.74米左右,镇农机站工作人员

天理是公平的,善恶之报只是早晚的事。恶人们也知道真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善良的好人,但他们这样昧着良心以恶欺善,灭绝人性地迫害好人,肯定是要遭到天理惩罚的。

其实,现在已经有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遭恶报了,象那个坊子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董建华遭车祸连同其妻子一起被烧死在小轿车里;那个曾叫嚷:“我把你们(大法学员)打死了,我被车碰死我也愿意”的王克勤,它本人遭车祸成了残废,其妻子得了胃癌,胃被切除一半;其岳父得了肝癌,不能进食;其父也遭了车祸。真是一人作恶,殃及家人啊(也不知王某现在还“愿意”不?)警告这些犯罪人员,现在只有立即停止助纣为虐的邪恶迫害,善待那些炼法轮功的学员,并从心里真正转变对法轮功的观念,才能使自己绝路逢生啊!否则,不久的将来在善恶报应大兑现之时,恐怕自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1/25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