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常人容易理解接受的语言和角度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2年10月2日】到美国某著名公园讲真相一年多以来,常常为讲真相材料的选择,讲真相的方式方法与深度的把握所困惑。记得刚开始讲真相时,明知道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慈悲救度世人,却不时面对大陆访客举足不前;明知道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应善待众生,却常常因为中国游客的拒绝、冷眼、谩骂和威胁而心中不平,就连微笑也感觉笑的勉强。为此常有慈悲心用尽的感觉。尤其不可原谅的是由于自己年轻时在中国大陆共产制度下所培养出来的争斗心,有时面对个别粗暴的导游和大陆访客中受江氏流毒较深者时,因对方的一些激烈言辞或行动(比如故意要过真相资料当面马上投入垃圾筒中的明显的不友好行为)时,而与对方发生争吵。这种争吵的结果显然是与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大目标相违背的。每当事后悟到自己在讲真相中由于争斗心而被邪恶有机可乘时,自己就会很痛心,但是无法挽回的损失已经造成了。也许本来可以留下来的生命由于自己的争斗心而更加走向大法的对立面,更加不可救度了。

近一段时间以来,通过不断地学法与向内找,通过与同修的交流和导游们的交谈,自己感觉在去除争斗心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基本上可以避免争吵,因此和许多常见面的导游成了“哥们”。这其中有两次与两位不同的导游的交谈特别发人深省,故此写出来与各位同修分享。

其中一次发生在半年以前,那天我一人来到游乐园讲真相。当我见到一个数十人组成的大陆代表团时,便上前微笑着打招呼并问他们要不要看看免费的中文资料。结果是这群人几乎没有几人要资料。我当时自然多少有些失望。当时目睹此一情景的一位导游,也许是觉察到了我的失望,也许是看出了我对这个代表团的不理解,便主动向我讲他个人的看法。这位导游讲了很多,其大意是,根据他本人对大陆游客的观察,大部分不要资料的人是因为不想惹事上身。其实你们法轮功的人大可不必介意,照样发你们的资料。我当时悟到是师尊借此导游之口来点化我,我觉得很惭愧。

从此以后,我尽量在讲真相中用常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和深度,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心而避免执著于发出去多少份资料,真正做到做而不求。我悟到,其实我们讲真相时就以一个常人的形象、常人的形式,用常人所能理解的深度,来给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受邪恶毒害三年之久的可贵的中国人,提供一个了解江氏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的一个机会。我们必须理解他们,并且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因为在那所有舆论工具都被控制的大陆,那些谣言和诽谤毕竟是太邪恶了。其实,从表面上看是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但真正度人的事,不都是师尊在做吗?

凡是参与过向中国大陆代表团讲真相活动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与导游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对于我们讲真相活动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多以来,我总是尽量和导游主动打招呼和“吹牛”。许多导游不愿谈法轮功的话题,我就主动与他们谈常人感兴趣的话题。一年下来,几乎与每个导游都成了“哥们”。有一次遇到一位大陆北京来的导游,此导游由于受大陆邪恶宣传的影响,对大法偏见颇深。与其聊天中得知其曾亲身参加过六四学运,但现在却认为当年镇压有理。我就与他谈论六四以后邪恶集团用谎言欺骗大陆民众的事实并进而讲大法真相。此人此前对有位大法弟子回答他的“法轮功是什么”感到不满意,我就告诉他法轮功就是气功修炼。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主要是让其明白真相从而消除其对大法的误解,而非洪法让其开始修炼。否则讲的越高对方越糊涂,一讲到“佛道神”,对于“无神论”的很多大陆民众而言,可能就很难接受了,而我们也就有理说不清啦。

与另一位导游的一番发人深省的交谈是发生在上上个星期四。因为有感于常常有些大陆游客排斥真相资料从而一再失去了解真相和得度的机会,所以那天利用空闲想征求一位对大法持中性态度的导游对我们真相材料的改进意见。导游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和发人深省。正是此次谈话才促成我马上提笔一气呵成此文。下面我把我与此导游此次对话提供给大家,供参考。

打招呼:HI,你好!怎么样?今天客人多吗?发财吗?
导游答:人不多。大概现在大陆快到国庆节啦,有谁会用放假时间来美国呢?来美国的大陆人大都利用工作时间来美国访问和游玩的。
我说:有道理。另外我可否请教您一个问题?
导游:当然,讲。
我问:我发现还有不少大陆游客不接我们的真相资料或者拿到资料也看不下去。我想向您请教一下改进意见和建议。
导游:其实我觉得你做的还好啦,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有时乐意和你聊聊天。不过你们有几个女弟子在某中餐馆前讲真相,对不接资料或扔掉资料的人可有些不太客气,与游客时有争吵;有时播放歌曲,声音很大。人家不同意她们的观点就说什么“下地狱”,她们这样做与XX党有何区别呢?所以,每逢此时,我总是躲的远远的,懒得理她们……
我答:还有这回事,真对不起。我想你所见到的是个别人有些急躁情绪,我一定要把您的宝贵意见找机会转告她们。再次谢谢您的忠告……

后记:当下午五点多这位导游带客人离去时,再次碰到我,并告诉我台子上有两份客人留下的真相小册子。

当然,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未必要完全同意此位导游的观察与观点,但是,假如一位来自台湾住美国二十几年的老华侨,对大法比较中性的导游都不能理解我们的语言、行为,或表现的话,我们又怎能期望那些从大陆刚刚来美、受邪恶毒害三年之久的大陆同胞理解和接受我们的真相材料,语言和行为表现呢?打个比方,大陆同胞就好象是个被病毒侵害的病童,我们大法弟子的真相材料就好比救命的良药,我们必须想方设法使这些良药不苦口,甚至有甜味,从而使患者易于接受,而且不但能接受,还能吸收、消化。可能有时甚至还需要几个疗程。否则,我们的药下的太猛,可能造成副作用。相应于我们的真相材料,也许应该是分等级的。比如一般性的分析、评论(第三方),或对大陆宣传的疑问,尽量使用客观分析而非情绪化或过激的字眼,不致于反差太大而使读者受不了,产生排斥。其实我们讲真相只需击一点而可破全部谎言。

最后有几点特别需要注意的事情:

一个是必须理解常人有怕心,假如我们自己尚未修炼,我们对待同样的事情会怎么样?第二是必须仔细想清楚我们是谁,对象是谁。我们大法弟子修炼多年,正法三年,心里想的几乎只有一件事,我们知道情况多么紧急、严重,所以如果心性守不住,我们讲真相难免产生着急的情绪,反而不利于常人理解和接受。因为常人刚好相反,你告诉他着火了,快跑,也许有人相信你,也许有很多人不相信你。所以我们必须知道我们自己是谁,对象是谁,并自愿把我们自己的思维降低到同样的层次去讲,急是无用的。我们听不懂师父讲的道理,师父总是耐心的再三讲,换个角度和层面,针对我们不同的执著去讲解,我们应该从中学到那种慈悲待人的胸怀与善意,更好的对待不明真相的世人。

第三是去除自己的过去一切不好的人的东西,去除争斗心,洗净那些淤泥,真正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最后一点是,我们大法弟子也许认为大法没有榜样,没有哪个弟子能代表大法。但是,对于常人来讲,每个大法弟子的言行都代表大法。如果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就容易被人误解,被邪恶钻空子,而这正是我们大法弟子所不想见到的。

以上为个人体悟,欢迎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