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2002年10月3日】最近网上很多文章谈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问题。一位同修在文中讲到“香港事件”始末,说香港事件在开始的几个月中,全球各地大法弟子都只把其看做是地区性的问题,即使对此事发正念,也只是“帮助”而已,没有那么用心,所以事情的发展态势越来越糟,几个月时间没有好转的趋势,但就在最后开庭的前一周,更多的弟子认识到了所有大法弟子在这件事情上都有自己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明慧上也登载了同修关于全球大法弟子对香港事件认真发正念的呼吁,仅一个星期,形势立竿见影地有了好转。从而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初看这篇文章时,还只是从“大法弟子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时,对邪恶势力的清除才是最有效的”这个角度认识到自己身为整体的一部分的责任的。

几日后,明慧上又登载了“江罗集团要在16大之前以查户口为名追捕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的消息,看到后觉得主要是要告诉身边流离失所大法弟子这一消息,而发正念时只是象征性的想一下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用心。后来一位同修提醒我的亲人也要对此事有足够的警惕(当然这主要是指在发正念的问题上不可懈怠),因为虽然我的亲人的事看似已平息,但如果不认真发正念,仍然存在隐患,我这才全力发起正念来。

反思自己,为何能以排除自己亲人的魔难“为己任”,却不能也真正地以排除其他同修的魔难“为己任”呢?其实就是一个私。而带着这种不正的东西发出的正念,看似精力集中,事实上会因为不够纯正而使效果大打折扣。

那么除了私心,有没有在法理上认识不清的地方呢?

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他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

从这段讲法中,我悟到:很多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邪恶也有来源于我们自己空间场范围的(虽然有些只是与我们“所在的空间有直接关系”),如果我们不去积极主动的清除它们,我们自己的空间场也是不干净的。那么也就是说:听到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大法弟子或大法本身遭到迫害,我们都必须要认真发正念,这就是在给我们自己做。虽然这种想法仍然是来源于一个“我”字,但这的确是事实。(一个建议:做资料的同修在编辑“体会汇编”的时候,以标题新闻的形式把各地遭受严重迫害、需要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帮助的事件用简短的篇幅一一罗列出来,方便大家参与发正念。)

再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的那句“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师父对我们此时状态的概括,因为在经济、人手等方面我们的确就是这样互相以他人之事为己任的。现在我体会到,师父也是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要在一切问题上都达到这样的境界,包括发正念。同时,师父也给我们开示了一个更高的法理:“他的事”的确就是“你的事”,“你的事”也的确就是“他的事”,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整体!

宇宙中正的力量是一个整体(虽然大法弟子之间有间隔,但是那些不利于正法的间隔是可以清除的),败坏的邪恶也是一个整体,我们无论何时、何地、为何事发正念,都是作为宇宙中“正”的整体的一部分,在保卫宇宙,那么我们就不是在用自己有限的能力孤军奋战,而是在用来源于我们所在的那个整体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和功能在如意而行,我们就是无往不胜、无所不能的!我们就能体会出无私无我的极至境界的美妙、伟大、幸福和大自在!

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我在发正念时感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我曾经觉得“清除宇宙中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这句话过于泛指,目标不明确,很难产生足够的动力。而现在,一立掌立刻就产生强烈的责任感和极大的信心。就感觉到“宇宙中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都与我有着很大的关系,都是我的责任所在,而我作为宇宙中“正”的整体力量的一部分,也完全有这个能力清除它们。

由此我又想到了那些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如果我们在发正念时真的尽全力做了,他们是能够出来的。可我还有一个疑问:他们自己的事情,起关键作用应该是他们自己啊?那么如果他们自己对破除旧势力安排的问题认识不清、决心不够,我们的努力能代替他们自己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吗?切磋时提出这个问题,同修立即笑了,说我还是在强调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自己的事情”不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吗?而且,不管他们自己存在什么样的不足和疏漏,都是可以在大法中修掉的,旧势力没有资格进行任何形式的“口是心非”的邪恶的“帮助”,而应该把他们放出来,让他们在正法修炼中达到最正的状态。

即使是做过错事的同修,我们也完全有责任为他们发正念。因为“加大魔难过关”只是邪恶旧势力的“一相情愿”,不符合宇宙法理,所以是不成立的。按照正的宇宙法理,修炼的人有漏,只有在学法实修中修去。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因为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场迫害。表面与大法弟子的本质是被旧势力隔开的,所以大法弟子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恶生命操纵带动着干了一些坏事,是因为有执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会把大法弟子的本质提出去。而安排操纵大法弟子表面干坏事的旧势力与那些被旧势力利用直接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都将被削去果位,削去一切能力,打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由业力与各种后天形成的观念构成的那部分人身中,这部分人身都是要在新陈代谢中去掉的,也就是被它们利用的那部分,打入后一起下地狱,因为真正的坏事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的生命操纵人的业力和观念干的,使我的弟子当初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师父都没有放弃走错了路的人,我们有什么理由放弃呢?师父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场迫害(我理解就是邪恶的迫害根本就不该发生,不该存在,即使对于做了错事的同修),难道我们还要听任邪恶对同修行凶吗?

与同修切磋时提到一件事:某高学历的学员邪悟后做过很多很不好的事情,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极大影响,其本身也成了各级邪恶密切注意的对象。后来回到正法中后,在明慧上发表了极其严肃认真的严正声明(对于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经历等未作任何隐瞒),后又被邪恶绑架,并施以极端迫害。同修说:其实这里有我们没有做好的地方,她当初那么受邪恶瞩目,其实周围同修当初就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帮助她……。听后感叹同修那种真的“把别人的事当做自己的事”的无私无我。而我,在此之前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深表遗憾”而已,其中差距可见一斑。

一点体悟,与大家分享,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