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精进 整体提高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我得法修炼已有5年多了,最初的两年是个人修炼时期,心性的提高、法理的悟道、过关好与不好,自己了然于心了。自从1999年邪恶迫害以来,在这三年中,自己是被正法的洪流推动着向前进,从个人修炼迈进了正法修炼,从新学员变成了老学员,对法的理解不断地成熟。在洪大的正法之势中,自己的一切显得那么渺小,个人的得失与执著已是微不足道了。

常人中讲:江山易改,品行难移。而我在大法的熔炼中,却脱胎换骨。在三年的时间里,我接触了前半生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的社会各阶层的人。在参加征集签名、派发真象资料、见议员的讲清真象活动,以及表演、采访、播音等媒体工作中,不断地突破着心理上和技术上的障碍。记得第一次去中国城发资料。我拿着资料的手都在抖,心跳得很厉害。看看周围的人总觉得这个面目凶狠,那个年纪老迈说不通;心中其实怕被人拒绝和谩骂的难堪,结果转了一圈,手里的资料一张也没发出去。离开以后好一段时间,心里还交织着害怕和懊悔。经过三年的磨炼,发资料不再是难事了。面对别人的诧异、蔑视、嘲讽心中觉得坦然平静。路人的态度常由谩骂变为沉默,甚至主动上来攀谈。

旧金山是湾区文化经济中心,华人比例很大。讲清真象的任务是很重的。不知是什么样的缘份,我来到了这个城市。家人朋友常劝我离开这里,找一个更舒适的环境。其实我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太多的留恋,只是我心里明白,这里更需要人做讲清真相的工作。尤其是向政府和白人社区讲真相以及媒体等工作,都需要年轻的、懂英文的学员。老师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我想做好这个城市讲清真相的事,就是大法对我的要求。所以,和这个城市有关的大部份活动,我都热心地参与其中。不懂的、不会的、甚至不喜欢的我都用心学。正如老师在《转法轮》里所说的:“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每次只要有心去做,学起来很容易上手,很顺利。当然也不是每件事我都能做到。有时一些项目找到我时,我会往外推,并给对方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曰:我忙不过来了。当时我的心还反映出不正的念头,想:我怎么那么忙,我已经做了多少多少工作了。欢喜心、自满的心出来了。过后才想到,这是不好的想法。以后每当我忙得不可开交时,我就问自己:你真的尽了力了吗?你觉得忙,了不起吗?想想一个神的誓约,会是以人的想法衡量得了吗。自己做得还差远了。这样我的心能很快平复下来。当我提笔写下这段经历时,我还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我少做了,那别人就得多承担。老师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那么我们无论做任何事都要先考虑别人,其中包括我们的同修们。在实践中,我隐藏的私念不时地暴露在自己的眼前。这正是修在其中了。

在开始投入正法的时候,我常常是旧金山里的“单干户”。我觉得自己干起来快、省事。但后来,整体的想法常常萦绕于心。脑中突然的就会浮现出这两个字。有一段时间,学员们经常讨论誓约的问题。有一天,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假如“圆满飞升,同回天堂。”(《同化圆满》)也是我誓约的一部份呢?我做到了吗?老师在《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讲:“你们一个人做得好,那是你个人修炼的问题;一个地区的人做得好,那是你这个地区学员做得好;如果我们在全世界或者在整个所有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大家都做得非常好,那么就不是一个地区一个个人的问题了,是整个大法做得好,是大法走得正。”我悟到,我们被赋予了“大法粒子”的光荣使命,然而只有在所有粒子都能连成一片的时候,才能真正成为大法的一部份。“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我于是加强了和学员的交流,并在许多问题的考虑上从整体的角度出发。做大法的项目时,我常常花更多的时间鼓励学员积极参与。参与的项目也减少了。一些学员劝我说:你做这件事最合适了;能者多劳等话。我想,做好大法的工作固然重要,但是我们的目光不能只盯着结果。老师在《转法轮》里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参与的过程对每个学员是很重要的,因为那是修炼的过程,也是不断精进的体现。每个学员都应该有选择参与的机会,实践自己久远的庄严誓约。

有了这个想法,我还没悟到这是我的责任。当我想要和大家共同精进的愿望渐渐淡却的时候,老师慈悲地点醒我。在我一再想推开表示不当旧金山辅导员时,学员的一句话触动了我的心,他说这是对法负责。以后这样的提醒重复地出现,直到我能随时想起对法负责。做辅导员,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过程。和学员接触的机会增多了,互相提高的机会也多了。特别近一个时期,学员们各自坚持己见的现象也突出了。老师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你也有一个好主意,他也有一个好主意,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主意好,往往都是因为在这些问题上出现争执。而在争执时,由于平时忽视学法,或者是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就使你们的争论陷入了一种常人式的那种争论状态。”这种现象在我身上也有反映。每当和学员发生了分歧时,自己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是对的,我是为了学员,对方学法不好等。其实是象老师指出的,放松了自己的修炼。也是由于学法时间的减少,出现问题时,不能以大法作为衡量的准绳。有一位学员对我说:“不要‘你觉得’”。对我的触动很大。是啊,学法的减少,使自己的思想中掺进了多少人的东西。老师在《走向圆满》中说:“还有的工作人员长时间不看书学法,这怎么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学法再次成为心中迫切的愿望。同时我也真心地希望大家不要放松学法。当我看到学员们像常人一样争执时,每当我看到学员粗暴的态度时,每当我看到学员废寝忘食地为大法工作而忽视了学法时,我都很着急。一切矛盾、一切障碍的原因就在于没有了法,也就谈不上正念、正信和正行了。

当我尽心尽力的投入到辅导员的工作时,当我时时提醒自己要对法负责,对学员负责时,我常常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体现在学员们的身上。一位学员承担了打电话通知其他学员活动的责任。她常常花很长时间在电话上,但她从不抱怨,默默地做好,甚至主动帮我安排人员的调配;在领馆前24小时发正念,一些学员主动提出当值半夜,以减轻其他学员第二天上班的困难;有学员看到了我的不足,事后向我善意的提出,让我感到了对方真正为别人着想的心。象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我看到了这个环境正在变好,我真心地感到高兴。我知道,这是对我的鼓励和肯定。抱着不同的心态看这个环境感受是不同的。当我能宽容地看待我们这个环境和周围的同修们时,我看到了大法美好的展现。我知道很多同修都为我们的环境焦急,我想大家不妨先把自己的心敞开,再开阔些,再主动些,也许,我们都能看到大法在各个空间,包括在我们这个空间美好而真实的体现。

最后以师父的一首诗结束我的发言

了愿

同心来世间,
得法已在先。
他日飞天去,
自在法无边。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1/2511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