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同修历尽苦难坚强不屈的正法故事


【明慧网2002年10月7日】投稿者的话

1997年那年,我和同修H在同一个炼功点学法炼功。那时我就知道H的心性很高,在来去炼功点的路上,路面上的石头H总是拣走,碎玻璃碴子总是一块一块拣起来放到垃圾箱里去,他处处为别人着想。同修H是一位年轻的大学毕业生,有常人很羡慕的工作,除了工资之外还有很多油水,自从学法轮大法以后不要了。有一次集体吃回扣,他分了几千块钱硬是没要,把领导气得够呛,因此把他调到了边远地区。

我很想知道同修H的消息,直到2000年初冬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同修H。99年7-20以来,他曾三次到北京上访,去说公道话,三次都被非法关押,三次都受到残酷迫害,但他总不惧怕,他是一个好人。有一次在天安门广场上,有十几个同修围成一圈在打坐炼功,同修H也去炼功。不大一会儿,恶警就把他们一个一个拖到警车上了。几个恶警把同修H抬到警车上后,其中一个恶警用拳头照H的头上狠狠地打了几拳,H说没咋疼,可那个打他的恶警疼的直甩胳膊。到了前门派出所,同修H一进监室,就跟同监的犯人说:“我是因为炼法轮功进来的,在外边没炼完,现在继续炼完。”说完H就开始炼功。犯人说警察让他们管着,不能炼功。H根本不听犯人那一套,还是继续炼功。犯人告诉了警察,警察把H换到了另一个监室。H在另一个监室里还是继续炼功,犯人打H,H根本不怕,犯人又告诉了警察,说管不了,警察又把H换到了第三个监室。这个监室的犯人特别凶,跟H说:“你在别的监室里炼功可以,在我们这个监室里就是不行,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我们都是什么人。好吧,你如果真要炼功,必须吃住三拳。”同修H没听这一套,照样炼功。恶犯人气急了,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地朝H的腹部猛击三拳,H没有倒下。这时恶犯人树起大拇指说:“好样的,有骨气。我们跟警察说,警察如果不让你换屋,以后你就随便炼功,我们决不管你。”

不管邪恶之徒怎么折磨H,H就是坚信师父,就是坚信大法,金刚不动。H说只要有一口气在,他就学法,他就炼功,他就助师正法,他就向世人讲清真相。H被开除了工职,老婆离婚了。H才从看守所放出来不长时间,打工挣一点钱,全用在向世人讲清真相上来。他经常站在繁华的地方散发真相资料,坐在行驶的火车里向站台里飘散真相资料,经常在夜里到大街上用油漆写“法轮大法好”……H告诉我,邪恶之徒这样污蔑师父,这样污蔑法轮大法,他觉得憋屈的慌,打工挣点钱还去北京。

又快两年没见到H了,有人说H在北京关押着,有人说在本市关押着。前几天家人跟我说,H来我家找我来了,H刚从监狱出来,被打得可厉害了,走路迈着很小的步子,剃着光头,头上打了几个大包,头骨都变形了。第三天晚上,H找到了我。我给了H师父的新经文《网在收》和《清醒》,他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了十分高兴。H一直在劳教所里被残酷迫害着。前一个时期因为他不屈服,邪恶之徒往死里整他。恶警用尼龙绳子从H的手腕开始,一圈一圈地勒紧,一直勒到肩膀,两只胳膊都一样。恶警再把H的胳膊拧到背后,绑住双手。然后失去理智的恶警用脚踢H的双手,打H的双肩。H的肋骨都被打弯了,插在心包里。H多次被打昏。H跟恶警说,他就说法轮大法好,他就不会屈服。邪恶之徒看到H快要死了,欺骗H的家人把H领出了劳教所。大法是神奇的,前天H到我家来的时候瘸着迈着小步,这天看不出瘸来了。

正法的路上H有说不完的故事,我让他写点文章,但H托人带来的文章,却对他本人的事情一点也没写,只是写了自己的呼声:

(一)“转化”什么?
学法轮功的人,脾气变的非常好,性格变的温和,更加善良,更加通情达理,更谦虚,更讲礼貌,更正派,更宽宏大量了,也就是说学法轮功的人在学做好人,正在做好人。99年7-20以后,江氏政权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关进了洗脑班、投进了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进行所谓的转化,目的是把他们的这些好的品质否定去掉。不言而喻,如果一个人没有上述的品质还能算个人吗?那不就是行尸走肉了吗?一个政府想把老百姓人品中好的一面变成坏的,把好人变成坏人,政府就高兴了,就满意了,这正常吗?

(二)如此“感化”

我们经常看到造谣媒体上说,XXX学法轮功的在劳教所或看守所被“感化”过来了,而且其本人也在电视上讲其如何感谢政府及管教人员的“感化”。那么,这些人是怎么被所谓“感化”的呢?

请看事例一:河南郑州某大学法律系教授,她讲到:管教让刑事犯人包夹她,监视控制她,不许她炼功,几天不许她睡觉,管教把她投入小号,酷刑伺候,把她吊起来几天。讲到这里她自己都强调,这不能对外面讲,只能在司法系统内部讲,否则人家会说违法。看看,这位女教授毕竟是学法律的,她说承受不住了,就写了所谓的“转化书”。

请看事例二:黑龙江邓某的“演讲”。她初期坚持不屈服,被管教关进禁闭室,双手铐在地环上长达一个半月之久,吃喝和大小便都得靠“政府”(注:大陆劳教所恶警自称“政府”)和包夹人员高兴时的恩典了。这是人性皆无的法西斯暴行!邓女士就是被这样“感化”的。

请看事例三:陈子秀是山东的农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恶警轮番殴打十几个小时折磨致死,邪恶却声称是意外事故。恶警打死人就不犯法?就是意外事故?现在在法轮功问题上中国的法律就是这样被界定和执行的。

看来所谓的“感化”就是屈打成招,“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善恶必将有报!

(三)到底谁在违法?

权大于法,江XX一句话中国的宪法就得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只是骗人的一句空话。学法轮功的人讲重德,讲真善忍,讲做好人,可江XX就是要迫害,就是要抓你,就是要打你,搞的你家破人亡,四处流浪。这哪里是“法制”?哪里有老百姓的民主哇?!那么他违反破坏了宪法之后,再修改法律并制定新的条款,说你犯法,这和流氓无赖有什么两样!

(四)谁在杀人放火?

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经常听到恶警公开叫嚣:“你不要嘴硬,打死你跟玩似的。”现在全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一千多人了吧。随着时间的推移,谎言被一个一个揭穿。“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刘春玲是警察用硬物打死的。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不能杀生,这是给炼功人提出的条件。”真正杀人放火的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

(五)大庆劳教所揭秘

继王斌被迫害致死以后,大庆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群众的事件时有发生。每当中央电视台栽赃陷害法轮功时,不法官员和靠近他们的犯人就会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请看下面几个镜头:

(1) 2000年10月份,王斌被迫害致死后,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要求有炼功的自由,结果有几个大法弟子却被上绳。上绳就是用尼龙绳从腕部一直缠紧到肩部,两只胳膊都使劲缠紧,再反剪双手,恶警还踹肩踹背并把他们串挂。有二十几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这种暴行,也同样遭到了这种酷刑,有的胳膊被勒肿,有的肩关节松脱,有的昏了过去……

(2) 2001年3月份,有几个大法弟子炼功,恶警指使犯人把大法弟子打成重伤,恶警在一旁说:“打死也是白死!”

(3) 劳教所无辜超期关押到期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有一名大法弟子被上绳、灌食、殴打,造成胸部重伤……。

(4) 2001年10月大法弟子因反对恶警的迫害绝食请愿,结果二十几人被强行灌食、上绳、坐老虎凳……。

(5) 2002年1月一大队有4个大法弟子遭恶警殴打及上绳,他们被打得很重,昏死过去。

(6) 2002年4-7月份,黑龙江司法局搞的所谓“百日安全转化”,致使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殴打、不许睡觉、体罚、关小号,并有犯人看管。大法弟子有的被打昏扔到床下。

后记

打完了同修H写的系列文章,我的心不能平静。这些小文章是H的心声,是H的呼声,是H的呐喊。H虽然没写自己,但我仿佛看到H在残酷的迫害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那样金刚不动。江氏政权迫害法轮功已经三年多了,已经是穷途末路,黔驴技穷。邪恶势力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我们大法弟子要抹去泪,等待我们的是最美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