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没有错”


【明慧网2002年9月9日】想到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被关押、劳教和判刑以及自己的亲身遭遇,我决定在2001年10月1日(中秋节)去天安门证实法,尽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

当我提前一周到达天安门广场时,看到广场正在国庆节的准备之中。考虑到邪恶集团会在“十一”加强防范,我决定于9月29日提前去。当天下午四点我自己走上天安门广场,把一张事先写好写着“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人们啊,让我告诉你,真、善、忍没有错。”的白纸藏在衣服里,把外衣扣上。当警察过来时,什么也看不出来。等我走近游人时,把外衣拉链拉开,指给游人看我胸前这张白纸,同时告诉过往的游人说:“朋友,善良的人们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没有错。”走过了半个广场,被警察从后面追上,用警车把我拉到公安局广场东角的分局。

马上开始审讯,我一句话也不说。他们自己乱编了诸如身高、籍贯等数字,就把我关进铁牢。在那里已关进了四位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当天在广场上证实法的,大家互不相识。其中一位当天就被本地办事处人员认领回去,剩下我们四个,二男二女。晚上八点钟时,我们四人被拉上车,送往朝阳看守所。我们四人分散关押,我被关在302仓。进去我就开始绝食,第二天被朝阳国保提审,他们问我名字、地址、单位、籍贯时,我一概不言。当他们问我为什么去天安门,不知道要过中秋节和国庆节了吗?我坦诚地告诉他们,正因为这些才去天安门证法,邪恶把数以万计的大法弟子关押起来,使他们无法和家人团圆,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有责任说句公道话。

前后共提审了几十次。有一段时间我干脆拒绝提审。其中有两次,朝阳国保警察张英男和杜XX都动手打过我,他们房间有根棍子,长约0.4米,是专门用来打大法弟子的。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上午十点左右,杜XX把我提到审讯室,用手铐把我双手铐紧,看着他用复印机把师父的照片复印几十张,然后他用手撕师父像,一边撕一边说,你是什么大法弟子,都不能保护你的师父?当我看出他的用心时,平静地告诉他,我师父不用我的保护,是师父在保护我。他一看阴谋没有得逞,就开始用《转法轮》在我的脸上抽,抽了几十下,我一直在发正念,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放我回牢房。邪恶用尽了各种手段都没有查出我的身份,给我一个编号。其中有位好心的管教说,你可以编名字的。我告诉他们,那我就叫李正吧。他们说不行,说“理正”一听就是法轮功。

当我绝食到第三天中午时(国庆节)他们叫犯人把我抬出去灌食,想把我捆在木板上,我用力反抗,抵制邪恶。几个劳动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身体抬起来后,压在木板上捆住,开始插管,我尽力抵制,让他们插不成。最后302仓管教刘宝中用手抓住我的头发,用膝盖压住我的太阳穴,使我的头动不了,灌食才得逞。在后来的绝食中,他们送我去公安医院,我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一步路都不走。他们让犯人把我从号里抬出来,强行戴上铁链子,抬出大门丢在车上,同车的还有另外两个同修。当车到达公安医院门口时,朝阳看守所管教朱杰把我从车上拖下,拉住脚上的铁链子,拖着走。就这样把我从大门外拖到急诊室。办完手续后,又拖到地下室洗澡间,让我们三人洗澡。并且说,如果我们自己脱衣服就洗热水,他们脱就洗冷水。我们全力抵制,坚决不配合。恶警罗子松用巴掌抽我的脸,也不知抽了多少下,我还是背着正法口诀。他们把我的衣服撕下,用洗衣粉洒在我身上,用冷水管对着我身上冲,用扫帚在我身上扫,之后把我抬起来穿上病号衣。穿好后,四个警察把我抬进病房,走一步就往我肛门上踢一脚,也不知道踢了多少脚,肛门从痛到麻,后来肛门失去知觉,以后便了几个月血才好。

接下来就是强行输液,把我的手、脚分开铐住。三天后,他们把我拉回看守所。我每天坚持炼功,给犯人和管教讲大法如何好,教有缘人背《洪吟》和老师的经文。有几位有缘人得了法,把《洪吟》和老师经文背写下来给大家传着看。八个半月,我身体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最后战胜了邪恶。得知要放我时,在押的犯人都高兴地说:“第一次看到法轮功战胜了XX党。”(原话)。我知道,虽然我们不把任何人当成敌人,更无意战胜什么政党,但真、善、忍纯正的光芒会使一切邪恶胆寒。

经过八个半月的时间,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朝阳看守所。临出看守所大门时,有些警察朝我竖起了大拇指。通过这段经历,使我更加坚信大法。记得一位同修曾说过,生命只因和正法联系在一起才有意义。

很可惜有一位和我关在一起的同修没有认清邪恶的真实面目,没有抵制邪恶而被所谓的转化了。当他以为可以回家时,却被告知被判劳教一年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