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画皮背后的凶残(图)


【明慧网2002年10月7日】恶鬼戴上画皮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美女,但画皮背后却是极端的丑恶和凶残。


在99年时,团河劳教所还只有几排平房,路也是泥土路。后来,劳教所关的人越来越多,路也变成了水泥路。劳教所那一大块白色的孔雀屏雕刻(正大门往里走约77米处、水泥路中间,见图)下最后几句话“风水兴、人气旺,……劳教事业更发达”。在劳教所对别人说反对封建迷信的同时,自己却还在深信“风水”,祈祷“人气旺”。北京团河劳教所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由平房变成了高楼,由杂草丛生的地方变成了“花园式”的单位,成了所谓的“市级文明劳教所”,后又成了所谓“部级文明劳教所”,为掩人耳目的变化真是欲盖弥彰。且不说为了申办“文明劳教所”临时拨款建了多少房子,买了多少设备,在申办“文明劳教所”时不知做了多少虚假的事,谎报了多少材料,临时拼凑了多少材料。每当上级要来评“文明劳教所”时有多少警察在加班,有多少劳教人员在帮警察写假材料。那里的新楼、花草树木、还有那条路和那些地沟不知渗透了多少大法弟子的血和汗。那里的环境是大法弟子和其他普通劳教人员血和汗的积累,是他们受迫害的历史见证。那是又一个“纳粹集中营”,那是人类的耻辱。

在那里,“文明”的招牌和美化了的环境不过是为了欺骗大陆民众和国际社会,就如同一个恶鬼戴上画皮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美女。而不法警察们怎样对内,尤其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野蛮摧残,这就是外面的人(包括里面不知情的人)不得而知的了。 邪恶是怕曝光的,所以需要披着“文明”的外衣以掩盖其内部的罪恶。但邪恶终究是邪恶,必然会去做邪恶的事,只是更加熟练和隐蔽而已。

在2001年4月份以前是在班里、筒道里赤裸裸地残酷迫害(如“军蹲”,“坐死人床”,“坐飞机”等),明慧网曾有过报导。2001年4月以后那种赤裸裸的迫害的现象减少了很多。到后来就见不到了,但是见不到并不等于没有迫害,是因为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变得更加隐蔽而已,警察绝对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打人、骂人,反而会装得非常友好。 在劫持着法轮功学员的队,能看到的是“文明”的景象。所以很多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很容易被虚假的外表所迷惑。警察们真的对新来的学员“非常好”,只不过采用人难以认识到的迫害方式,如所谓的“帮教”,所谓的“耐心教育”。实质是精神摧残,践踏公民信仰权利,逼人看不愿意看的录象、VCD,逼人听不想听的谎言,逼人接受那些偷换概念、误导人、迷惑人的鬼话,当然还有各种人身攻击和恐吓,不让充份休息,考验人的意志力的极限,只是不打人。刚来的人一般要到晚上11、12点才能睡觉。对于刚被绑架来团河劳教所的人来讲,这与团河调遣处相比真是巨大的区别,那真的看不到明慧网上揭露的那些邪恶的酷刑。这给人一种很大的心理反差,心理学上对这种方法叫“震慑法”。有些人因此而被迷惑了,有些人没有亲眼看到就不相信,邪恶的事能让人轻易看到吗?有的人背离真善忍之后便与大法学员隔离了,也就更没有机会知道警察是怎么对待那些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的了。

如果大法弟子坚强不屈,过一段时间就只能到早上2、3点钟才能睡觉。再后来恶警就原形毕露了,什么手段都会用,软的、硬的(暴力)都会用。当然那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会被隔离,甚至会被找各种理由(诬蔑人不服从管教,如他们要你看那些诬陷大法的录象,你不看,那就是“不服从管教”)送到集训队,还有可能会被送到普教队。

北京团河劳教所掩盖其罪行的主要方法有:

1、对每一个坚定的大法学员单独用刑,有时是只有警察在,有时是几个犹大。因为这些人是不会揭露他们自己的邪恶的。到现在,劳教所里面知道他们的罪恶的人已非常少了。

2、对大法弟子用刑的地方也改到了“集训队”、“西楼”。这两个地方是绝对不让参观的。

A、“集训队”就如法西斯的“纳粹集中营”。明慧网对该队的邪恶曾作过报导。这个队有一道铁门。这道铁门掩盖了无数的罪恶,外面的人是无法进入的。即使是劳教所的警察未经允许也不能进入。这里对外面参观人员是不开放的。这里面用铁笼子关押人。里面的人就象动物一样被关在笼子里。有的笼子高度很小,只能躺着,坐起来都不行,很多人都是整天躺在里面。每天24小时都有劳教人员值班。相互间都不允许说话,没有任何的自由。团河劳教所所有队都是固定时间上厕所,如果拉肚子,或尿频,能否去上厕所就只有看队长的脸色了,如果在集训队那是绝对不行的,只有忍着。集训队吃的东西都是“窝窝头”,没有馒头吃,米饭就更不可能了。这里面经常有打人的事发生,尤其是对待法轮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进去后都被用过电刑。据从团河劳教所出来的学员说,去年12月分,有个叫吴相万的学员因为在邪恶之徒强迫他看污蔑大法的录象时背大法经文而被关进集训队,在集训队邪恶之徒用电棍等酷刑虐待他,逼他屈服,他受尽了折磨,差一点就没命了。大法弟子龚成喜多次被长期关押在集训队,身体十分消瘦。大法弟子龚成喜在那种铁笼子里至少被关了九个月,现已被延期10个月,还被关在团河劳教所。
   
恶警刘金彪是那里的主要凶犯之一,此人曾将大法弟子武军(军人,导弹研究专家)绑在床上达数月之久,每天24小时让人看着,武军被折磨得几近精神崩溃,肌肉功能障碍,走路都需要人搀扶。这些邪恶之徒还造谣说武军有精神病。他们将武军绑在床上,给武军灌食,武军抵制,他们就造谣说武军“无情无义”,给吃的都不领情。武军被两次非法延期,到期后离开了团河劳教所,但也没被释放,目前下落不明。大法弟子王艳芳在团河劳教所也是受尽了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他有一只脚被折磨得经常会突然失去知觉。现已被与其他大法学员隔离,下落不明。刘金彪原是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直属队大队长,已遭报应。

B、“西楼”:大部份的所谓的“帮教”都是在这里进行。这栋楼只有警察认为不会揭露他们的邪恶的叛徒才能进入。每当有外界来参观的人,警察就把那些他们认为是“危险份子”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到这栋楼,以免邪恶被揭露。当然这栋楼也不对外开放。所谓的“攻坚班”也设在这里。上个冬天,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就是被逼睡在这里,没有床,只有一块木板,也没有暖气,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恶警们就是用这种“文明”的不见血、不见伤、不容易抓着证据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像魏如潭、龚成喜等在里面住了几个月人,已经消瘦不堪。其它的情况,明慧网有所报导。

3、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隔离。他们不敢让这些被“特殊对待”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他们怕大家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的。他们将这些学员分散在各个普教队。

4、让犹大和冒充大法弟子的“托儿”24小时监视大家,如果有人揭露邪恶是怎么虐待学员,如果有人揭穿他们的谎言,如果有人从正面谈论修炼的事,如果有人谈论一些神奇的事,如果有人谈论国家的腐败现象,如果有人敢说政府的不足……只要一有不符合他们的要求的言论马上就会被秘密报告到警察那,甚至会被当场阻止。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有两个他们认为可信任的叛徒包夹着,不让其他任何人接触。以免其他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样对待这些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的。那里面有冒充学员的“托儿”,有犹大,什么样的人都有,所以即使有一些知道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学员真相的人也没机会把学员被迫害的真相告诉其他人。

5、利用监控器24小时监视大家。吃饭、睡觉、上厕所等一切活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没有任何个人隐私权。打着为了“安全”着想的幌子,实质是为了监视大家,不让大家自由说话,不让大家接触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以免大家知道恶警的凶残。

6、给坚定的大法弟子造谣。杨树强耳朵被打坏了,他们给杨树强家赔了700元钱,杨树强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这些邪恶的警察便造谣说他们看到杨树强家里很困难,给了杨树强家700元钱,杨树强还不领情,造谣说杨树强为了自己不顾家人,无情无义等等,却把他们将杨树强的耳朵打坏之事省略不说。

7、用超强的劳动量来代替赤裸裸的残酷迫害。如逼迫大法学员在烈日下、雨中种草、浇草,没有鞋就打赤脚。让大法学员扛水泥袋、挖沟、修路等。每天都是十几个小时,学员都累倒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无论其如何掩盖,其罪恶都将被一个个地揭穿。当历史走过这段黑暗的时期后,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必将受到审判。近期劳教所内被残酷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有:方英文、王艳芳、魏如潭、李跃进、刘成、朱治亮、恭成喜、李春元、于溟、李旭鹏、翟曾翰、张翔羽、陆伟栋、刘宵、杨树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