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河劳教所教唆“犹大”对大法弟子施暴的案例

【明慧网2002年4月2日】

1.2000年4月的一天,三大队副大队长岳清泉,手里拿着刘建开曾写过的“悔过书”(刘已醒悟,去向它们要悔过书,并讲真相)气急败坏地冲向四班。恶狠狠地把刘建开按倒在地,刘一身正气不顺从,岳便凶相毕露地指使班里叛徒晋浩又、张海燕等将刘建开强行摔倒在地,叛徒踩的踩,压的压,几乎使刘窒息……岳竟丧心病狂地坐在刘建开身上大声将“悔过书”读给全班听,整个过程近15分钟。

往日的岳清泉,总是以一副伪善的面孔出现,岂不知那虚伪假善的面具背后,隐藏的是更加凶残与邪恶,今天一事暴露无遗。

2.2000年4月28日,三大队警察赵江让大家出去排练“经络操”,大法弟子邓怀颖拒绝排练,赵江就指使叛徒及筒道小号(普通犯人)将邓强拉出去,邓不从,小号过来就给邓两拳。其中,赵江和另一警察在场,邓质问邪恶之徒为什么打人,赵颠倒黑白地指使叛徒伪造事实记录,以邓违反所内监规为名,强行将邓送至严管集训队,残酷折磨1个月。

3.原三大队五班叛徒邓金华伙同其他叛徒残酷折磨大法弟子武军。由于武军坚持真理,拒不屈服,邓金华就不断地打武军耳光和胳膊。看这样还不行,就极其凶残地用脚猛踢武军的脸部、胳膊及全身,导致其眼睛、大半边脸淤血、肿胀、发青,整个胳膊红肿的象馒头一样,惨不忍睹。恶警怕它们指使下的邪恶当众曝光,为掩盖其罪恶,便假惺惺地每晚让叛徒陪武军散步,以关心为名,实为更恶毒的恐吓、折磨、摧残其身心,妄图摧毁大法弟子的正信和意志。

4.原六班叛徒姚枫,绰号“妖疯”,极其邪恶、残忍,各班乱窜,想尽办法折磨大法弟子。他惯用的办法是“灌凉水”。一天,他到四班要强行给刘建开“灌凉水”,刘建开一身正气,正视邪恶,迫害未得逞。

5.原四班叛徒莫海涛,一副虚情假意、伪善,骨子里极其凶残、狠毒,绰号“魔海涛”。大法弟子江拥军被逼疯与其有直接关系,但幕后又由恶警们操纵。在邪恶的指使下,对江拥军、刘建开等坚定弟子严管。白天罚他们站立,或军蹲,中午不让休息,要么一群叛徒围攻。大小便定时,还有人跟随,晚上逼迫写“悔过书”,整晚不许睡觉,体罚。白天列队、跑操,总之想尽一切办法妄图摧毁他们的意志。种种办法不行,邪恶就指使莫对他们加大“力度”。

犹大们在莫鼓动下,晚上将他俩按在床底下“反省”不许睡觉,并由专人轮流值班看着,当他们稍有反抗,不从或腿麻挺不住倒在地下时,莫就打江拥军的脸和头,还用手拧其胳膊,踢他并不断向其散布邪悟。在莫离所前还专门整理了一套邪恶的东西,继续毒害大法弟子。因其有“立功”表现提前解教。出来后,还去其妻(被它“转化”)劳教所里配合邪恶。同时又到辽宁鞍山教养院配合邪恶,并将他那一套邪恶的想法四处传播。

在三大队图书室有赵富贵、蔡金城等罚刘建开“军蹲”,刘建开被折磨得大汗淋漓。然后,赵逼迫刘建开“灌凉水”,刘建开不从,赵就往其身上浇水。

有天晚上,四班犹大继续折磨刘建开、江拥军,强迫他们蹲床底,二人不配合,五班叛徒庞昱(绰号“螃蟹”,此人常凶残打骂大法弟子)过来对他们二人就是一阵狠踢,嘴里还不住地骂,样子十分凶恶。

江拥军不配合邪恶,以晋浩又为首的叛徒象发了疯似地毒打他,并想用冲“冷水澡”的办法逼迫他放弃大法。暴徒将其捆绑在床上,不准大小便,不许睡觉。第二天早晨,发现大小便都拉在了床上。邪恶们见江仍不屈服,坚定大法,这时,晋浩又等更气急败坏地扑向江拥军,江被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大小便都失禁了…。第二天列队,恶警指使何景宏跟随江拥军后面罚其绕操场跑步,继续摧残他的身心。由于精神和身体遭受非人折磨,导致江精神失常被逼疯了。

然而所里为掩盖他们指使下的罪恶,竟栽赃陷害大法弟子江拥军的疯是因炼法轮功所造成的。从而导演了下面一幕丑剧,这也是邪恶之徒惯用的欺世手段。

在邪恶“帮教团”里,恶警们带着江拥军四处游说,误导不明真相的众人,并谎称:不转化就是如此结果。为他们的强化洗脑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在这“合法”外衣的背后,邪恶们还大肆借“转化”之机捞钱(“转化”一人5500元,加上陪同共1.1万元),所里用这些钱大肆挥霍,游山玩水。

另外,所里为了隐瞒外界前来调查关于法轮功学员的人权等问题,竟录制了谎话连篇的问答条例,让大家熟记,照此回答。

6.所里还有重体力劳动,挖管道沟,此活又苦又累。邪恶们逼迫大法弟子赵明、秦尉、刘建开、邓怀颖等,晚上擦管道、刷厕所等,早晨5点起床去挖沟。最苦最累最脏的活都推给他们。白天同样和大家干一天重活,晚上别人休息了,他们却被逼到图书室坐板凳,由叛徒姜铁军念邪恶的东西,强化“洗脑”一直到深夜。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1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