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昌邑市不法官员执迷叫嚣“上面有令,对法轮功的打压上不封顶,打死算自杀”


【明慧网2002年10月7日】潍坊昌邑市某镇政府不法官员,采取种种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1999年7.20时,镇政府歹徒将大法弟子抓起来,关在镇计划生育办公室进行迫害。镇干部明照江(男,35岁,原镇计生办主任,现调至昌邑市610办)、尹照杰(男,45岁左右,镇计生办职员)、马波殴打大法弟子于胜河、王洪罗、李会强等,并逼迫大法弟子到楼顶上“晒太阳”、“跑步”,还威逼大法弟子去踩师父像、坐师父像。

大法弟子李秀芬(女,45岁,该镇东北村村民)1999年10月12日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恶警抓住,因不报地址,在广场派出所被恶警铐在铁笼子里,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将她送到北京13处监狱第7审,在那里她被非法关押了40天。为了逼迫李秀芬说出地址,恶警们用种种酷刑折磨她。恶徒们用棍子打臀部和腿,一天就打三次,棍子都打断了,身体被打的象紫茄子,有时打在手上,手直流血;还将她的衣服扒光,只穿背心短裤,从傍晚5点一直冻到早上5点;恶徒用拳头打她的前胸,打的青一片紫一片;脸上不知道被打了多少耳光。期间,还将她送到精神病医院两次,将她绑在床上,强迫打针、吃药、下电针进行折磨,将她与精神不正常或四肢不全的孩子关在一起4天,后又拉回13处监狱。犯人吃馒头,每顿只给她一个小窝头,一天只吃两顿。晚上12点才让睡觉。最后让十个犯人轮番看着她,白天晚上罚站,不让她睡觉,直到她报了地址。

镇派出所将李秀芬拉回本地后,恶警翟建涛将她家的农用三轮车抢去,翻出现金750元后拿走,又强迫家人交现金2000元。将她铐在铁椅上两天两夜,镇政府干部魏天魁(男,44岁左右,原镇党委宣传委员。家庭住址:流河乡伊家庄子)、宫志强(男,32岁左右,镇党委秘书)轮番对她进行毒打。之后,又将她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里,姓高的恶警念攻击大法的报纸给她听,她说那是造谣,恶警就狠狠地打她耳光。因她炼功又被关进小号,小号内什么也没有,只能睡在地上。15天后不法之徒又将她拉到镇计生办,有时将她铐在计生办大门上,有时铐在镇政府门外大街电线杆子上。铐了三天半后,将她关进阴暗的小屋里,一直关到腊月十六日才放了她。

大法弟子于胜河、林永顺去北京正法,邪恶之徒宫志强、明照江用小铁锹打他们的头、脸,打得他们鼻青眼肿;扒光衣服用皮带的铁头、电线抽打他们,打的于胜河倒在地上,暴徒逼他起来再打,打断了三根皮带。暴徒逼他们用头顶着一铁盆,内放重达50多斤砖头、石头2个多小时,头顶起了一个大包……用种种酷刑折磨他们。

2000年农历正月十一日,镇委副书记刘界松到李秀芬家里,问她还炼不炼了?她说“炼!”就因这句话,镇派出所又将她绑架到镇计生办。第二天魏天魁,宫志杰,尹照杰,明照江这些恶徒便开始对她残酷的折磨。魏扬言:“上面有令,对法轮功的打压上不封顶,打死算自杀”。他们强迫李秀芬和其他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用头顶石头、顶木头、顶砖;脚站在冰块和石头尖上;双手举冰块,跪在木头上;用缝衣服针扎脚心;罚站,逼着在地上爬。他们不读诽谤大法的报纸,暴徒就打耳光,用皮带打脸、头、后背,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直淌血。恶徒们用手砍大法弟子的脖子,睬着头发碰头等等,随心所欲地采用各种残忍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折磨。更为卑鄙的是,该镇镇委还“收集资”,把李秀芬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诬陷成不交集资款者,挂上牌子,用车拉着到处游街。

2000年农历三月初六,魏、宫二恶徒叫出李秀芬、王丽贞、林永顺三名大法弟子上了镇政府二楼楼顶,强迫李秀芬头顶一大木头半蹲着走,逼王丽贞头顶一块石头半蹲着走,走慢了就打。把林永顺绑在三楼的木架子上,脚尖着地,不许吃饭,折磨了整整一天。到晚上10点左右,大家正睡觉,魏,宫二恶徒闯开门就拳打脚踢,把大家打出屋,当时大家只穿秋衣秋裤。那天晚上恶徒们魔性大发,疯了似地将大法弟子往死里打:它们用皮鞋踢,打太阳穴,打的大家满院子滚,真是人性灭绝。宫犯每个人都打,谁也不放过。魏犯一步一脚地踢着于胜河爬上49阶台阶到了二楼顶,于的胳膊,腿都磨出血了,又逼他爬上三楼的铁架子。爬到顶后让他用手抱住铁架子,两脚不准踩东西,魏犯在下面用绳子把他的脚栓住。时间一长,于的手把不住就掉下来,就在往下掉的时候,人性全无的魏恶把绳子一拉,于胜河的身子就狠狠的摔在地上。就这样摔了5-6次,把于胜河摔成重伤。即使这样,魏犯仍然不罢休,又逼着于胜河用头顶带尖的铁帽子,铁帽子翻过来尖朝头,里面放一块大石头,再逼着于胜河半蹲着从二楼顶走下这49台阶来,然后逼他在院里半蹲着走……。宫犯用同样方式逼迫翟秀华时,因翟手把不住铁架子掉下来,摔得昏死过去,此时人性灭绝的宫犯仍毒打翟秀华,魏犯怕担责任,慌忙叫人抢救,宫犯这才住了手。

镇上的恶徒们将男女大法弟子关进一间黑屋子里锁上门,大小便也在里面。第二天,又逼迫大法弟子在政府街打扫垃圾,打扫一个多月。于胜河被摔成重伤也不放过,逼他拄着棍子去打扫垃圾。一直关押了3个月。魏,宫二犯强迫大家写“保证书”,非法罚款后才放回家。李秀芬被罚8000多元,于胜河2000元,翟秀华10000元,王丽贞2000元,王洪罗3000元,林永顺2000元。这期间,镇派出所还抄走了林永顺家的农用三轮车,约7000元;抄走于胜河家电冰箱、电视机、摩托车、音响、录音机等;抄走李秀芬家8000多元的农用三轮车、电视机、收音机等。

2000年腊月二十八,派出所又把大法弟子抓到镇上。其中,李秀芬、李会强、立建林一家三口全被抓去。一天,魏犯进门就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大法弟子李建林说:“不许骂我师父,骂人伤天理!”魏犯便怒气冲冲地打李建林的嘴、脸,李建林的牙都被打活动了,嘴里流血,脸也被打肿了。大法弟子李香莲质问它:“为什么打人?政府干部就这种行为吗?”魏犯便用皮鞋打李香莲,她的头被打起一个大包,眼打的青紫,嘴里往外流血。大家便集体绝食5天,后都被放回家。谁知仅在家住了1天,镇派出所的恶警又强行把他们抓去,一直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期间,恶人们采取多种手段,强行“转化”大法弟子。恶人郭顺升为了强迫李秀芬屈服,采用了不许睡觉、用电暖器烤、坐老虎凳、捏着鼻子往嘴里灌洗脸水,用绳子绑住腿等种种令人发指的手段折磨李秀芬。她炼功就打她的太阳穴,用绳子绑住双腿连着脖子,给她带背铐,不许她吃饭,并用流氓手段抓挠她的腋窝。610把她关在一间屋里关了一个月不给吃饱,不给开门上厕所,她说:“学真、善、忍,炼法轮功没有罪,没犯法。”她后来就绝食。绝食的第五天恶人们又把她送到昌乐劳教所,结果体检不合格就拉回家了。

2001年六月初五,镇派出所管国峰等4名恶警又把李秀芬绑架到临镇610办公室。当天晚上她翻墙跑出魔窟,流离失所。2001年9月28晚上10点多,镇派出所7-8名恶警又将李秀芬的丈夫李会强抓到派出所,硬捏造说是他将李秀芬领跑的,把他关押在派出所11天。当地的恶人们为了找到李秀芬,直到目前,还在不断地到她的亲戚家骚扰。

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三年有余,可叹一手发起镇压的江泽民自己都因为罪恶深重而收不了场,潍坊地区这些无知恶徒至今还这样卖命追随迫害“政策”,能落得什么好下场吗?

同时希望潍坊大法弟子在艰难的环境中学好法,充分重视讲真相和发正念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