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上的大法粒子——又一位西人学员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2年11月10日】 以下是我在北京证实大法的经历。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一直在注视着江XX的访美计划在几个月中逐步成形。我感到,当江离开它的巢穴来到美国时,大法弟子有职责在近距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然而我却因出差去中国而无法这样做。

尽管我为此感到悲哀,但我感到如果能按照老师的教诲,静下心来看书,用智慧去讲清真相,发正念清除邪恶,我就会有机会证实大法。

我去中国出差了两个星期,不幸的是,因为信息封锁,我无法通过互联网找到大法的网站,我反复在不同城市的不同电脑上作尝试,但总是得到“错误信息”。这使我感到中国以外的学员是多么的幸运,他们能够在正法过程中轻易地得到最新信息。上不了互联网,我无法追踪邪恶之首的举动,或得知我同修的进展和体会。尽管我无法确切知道它何时回到巢穴,我还是订购了去北京的机票。一到那里,我就能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中的邪恶势力,挽救那些反对大法的人。我于2002年10月30日下午抵达北京国际机场,把行李放在附近的旅馆后,就直奔天安门广场。我在下午4点左右到了那里,带着我的《转法轮》,一幅中文横幅”法轮大法好”,以及法轮大法修炼者金刚不破的意志。从到达北京的那一刻起,我就发正念,保持纯净的心态,知道在我去天安门时,我修炼出的所有的功、生命体、以及所有护法的佛、道、神都会保护我,所以我能够安全地证实大法。 我感到非常平静,自信,无所畏惧,我只感到这是我必须做的。在我的意识中没有被捕的概念,我感到我将不受干扰地用两天时间完成我应该做的,然后回家。

我过去已多次去过天安门,对地形很熟悉。那时已近傍晚,广场上有许多人和警卫,我不在乎那些警卫,在广场上找到了一个中心位置(正对毛的画像),确信别人能看到我,于是坐下来盘腿打坐,闭上眼睛,发正念,并朝天举起了横幅。这是又一个大法粒子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这个粒子的出现,在表面上不同于平时在广场上讲清真相的学员,因为我是个中年西方商人。

没多久,我感到自己被警察抬离地面,然后被快速塞入一辆面包车,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我受到审讯,并亲眼见到许多迫害我同修的恶人。我肯定我所看到的还不是发泄在中国公民身上的那种最邪恶的态度。我继续发正念,并找机会讲清真相。我并不急于离开这个环境,如果我不能在天安门广场上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那就在这个臭名昭著的派出所清除它,这也是给我提供的一个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环境。在讲清真相中,我保持平静和耐心。他们反复问我,为什么我要来这里,谁派我来的。我平静地解释说,我来这里是为了中国人民,也包括他们,没人派我来,真正关心中国人民的人会来这里伸出援手。我生长在美国,我不可思议一个政府会散布这样的谎言,封锁一切信息渠道,不把国家资源用于对付社会中的坏分子,却用来镇压和迫害好人。

关押我的房间变得非常拥挤,不断有各种人进进出出,我利用这个机会清除每个人携带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场。我从天安门派出所被押送到公安局拘留所,再度受到审问。在公安局,审问我的年轻人看到我的英语版《转法轮》时坚持认为,如果书中不含有中国[江氏]政府给大法和师父编造的谎言所声称的内容,翻译就肯定不正确。他情绪冲动,但他从未读过《转法轮》。我知道,我不可能用表面争论改变他的看法,就尽最大力量集中我的正念,告诉他法轮大法好,这本《转法轮》的翻译是极其仔细、精确的,并告诉他他的政府蓄意欺骗了他和中国的所有好人,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的原因。我本人就是从大法中受益无穷的活生生的证明,我愿意冒巨大危险让别人知道真相。

我还会再去天安门广场,直到法轮大法在中国重新恢复其应有的名誉。

以上是我短暂北京之行的经历,欢迎提出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