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关山教养院是一所纳粹集中营


【明慧网2002年11月11日】位于辽宁省昌图县偏僻地区的关山教养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纳粹集中营。2002年2月大连法轮功学员陈勇就在这里惨遭酷刑而死。如今又传来沈阳张士劳教所将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劫持到关山教养院(采石场)的消息,恶警叫嚣“不死都送不回来”,可见连这些十分凶狠的恶警心里都十分清楚,去了关山教养院如同进了纳粹集中营。

按照辽宁省全省劳教所的惯例:在本地的男子劳教所所谓的“反对劳动改造”或“难以教育感化的”的人一律送往关山教养院,当然按人头算,接收每个人,关山教养院都会支付几百元(500~800元)不等,这似乎只有在奴隶社会发生的买卖人口的肮脏事例已成为辽宁省劳教所迫害人权的一个缩影。

辽宁关山教养院里关押着全省形形色色的人,由于都是外市人员,所以超强度的苦役在这里是家常便饭,其中以采石场的苦役最为残酷。劳教期满离开的人,很少是健康地离开,大都身体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对于这些活着离开的人只能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还能留着一条命。笔者曾与数名在关山教养院劳教过的人深入谈过,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王XX说:“我岁数最小,也没赶上战争年代,就在电影中看到日本侵略者用皮鞭打咱中国人,强迫他们干苦役、修炮楼,但我到了关山教养院才知道这里比电影里演的还恐怖,这里真是人间地狱啊!”听了王XX的感叹,笔者虽然并未亲身经历,但可以充份感觉到在那种纳粹集中营式的残酷苦役中,有多少人冤屈无声地死去,又有多少人在痛苦折磨中苦苦挣扎到活着出去的那一天!那么作为这些坚强不屈的、始终坚信“真、善、忍”真理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在这里遭受的残酷迫害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承受,在江XX政治流氓集团不断疯狂升级迫害法轮功的中国大陆,他们每日每夜、每时每刻遭受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辽宁省有一例同样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在全球法轮功学员不断地揭露下,其邪恶迫害最终让全世界善良正义的人们知晓,使马三家劳教所成为众矢之的。但作为同样残暴恐怖的辽宁关山教养院由于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不是很多,加之严密封锁消息,使其残忍迫害的消息一直无法曝光。

为什么一提关山教养院就令许多人十分恐惧呢?在与他们交谈中我感觉到这些人的言语和表情无时不透露出的一种深深的恐惧,这其中包括号称“钢筋铁骨”的多次被劳教人员。曾在关山教养院劳教过的张X说:“我们坐的警车刚到教养院,我就被院子里的阵势吓呆了,院子里站了两大排各色马甲的四防人员(专门管人的犯人),形成了一个胡同,我们一个个地都得从这个狭长的胡同走过去,这些四防人员不断地用镐把猛击我们,打得我们满脸是血,都是一个个爬出去的,这种残忍的情景连送我们来的本地教养院那最狠的管理科长都不忍心再看了,而关山教养院把这叫做‘杀威棒’。紧接着,我们被领到宿舍里,在这里我们所有钱物,甚至连好一点的裤带都被全部抢走,管理我们的四防人员用竹坯子又打了我们一顿。傍晚,管教来视察,我们又被命令跪在地上默默忍受着管教的拳打脚踢,这就是管教的‘视察’,他们叫这是‘打三拍’。有人受不了,当天就被打死了,这事没人管,关山教养院一年有一定的死亡名额,打死几个人根本就不在乎。”张X接着说:“这里一天的休息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以采石场的活最累,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非累死不可,我想我得跑,可往哪跑,我们干活时有三个包围圈,第一层是手持镐把的四防人员,看谁不动了,就用镐把揍,第二层是养的大狼狗,第三层是拿枪的警察。最后终于有一天被我瞅准一个机会,我冲进苞米地里去了,警察在后面追,拿枪就打,子弹从我头上直飞,有一颗子弹就擦着我的裤子飞过去,我吓得趴在地上不敢起来,我知道再跑就得被打死,他们杀人可不眨眼,最后被抓了回去”。后来张X托人上下打点,花了不少钱方保了一条命活着出来了。在关山教养院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有钱就放人,曾有一个被劳教三年的人要找院长,说自己有钱,院长随口就说了一句:“拿十万元就放人”,没想到过几天,这人家属真送来了十万元,院长当即放人。在这里从来没有什么法律,从来也没有什么执法者的良知。

就在各地教养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无计可施后,一些始终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便被送到关山教养院遭受迫害。这是辽宁省610恐怖组织和省司法厅邪恶头目的又一犯罪事实,它们正有组织、有计划地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关山教养院这个纳粹集中营来进行残酷的迫害。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们生存得不到保障!

在这里,难以承受的苦役和野蛮毒打已夺去了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而且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随时还有可能有新的法轮功学员被夺去生命!

辽宁关山教养院的黑幕是见不得光的,它们的罪恶将大白于天下,在此我们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及善良的人们关注这里,共同援助关山教养院里那些生命时时受到威胁的法轮功学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