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1月13日】我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我有责任把在双口劳教所的所见所闻披露出来,让全世界善良的人民来看一看江氏独裁政权对法轮功学员施行的残酷迫害。

下面是所谓的部级文明劳教所──双口劳教所的“文明管理”手段之一斑:

一、狱警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达到个人名利双收,不择手段滥用警戒具折磨大法弟子,致使多人被打残、打伤,折磨至精神失常,甚至迫害致死。

原被非法关押在双口一队的大法弟子唐坚(现在板桥三大队四中队),被老王队长打耳光达1小时40分钟,脸都被打变形了。王队长也因此而遭报应,胳膊痛了几天没能上班。

53岁的大法弟子肖树清被折磨得身体虚弱,屁股烂得无法坐,医生给他开了假条,可是队长不仅不让他休息反而还让他参加劳动,二队长还对其拳打脚踢,打耳光,大声辱骂,一队长恶狠狠地说:“窗户开着,你要想不通可以跳,明天我们就说你是畏罪自杀。”事后老肖把此事告诉了教导员,其中一个小队长指着老肖说:“你的家庭住址我可以查到,我外面有的是朋友,想让家人安宁就不要多嘴。”这不是警匪一家吗?

大法弟子朱刚被刑事犯殴打,恶人用两根电棒把他电得奄奄一息。国家对警戒具的使用有严格的规定,而双口劳教所的犯人居然可以使用电棒,可见,该劳教所的管教人员为了达到目的,对这些流氓恶徒真是大开方便之门。这些流氓恶徒在社会上都是一些横行霸道、性情暴虐之徒,队长以减期、加分为利诱,唆使他们残酷折磨大法弟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侮辱人格。大法弟子绝食抗议,结果被管教们以“反改造”名义转移到别的劳教所。大法弟子刘军就是被这些恶徒迫害致死。

双口劳教所二队用练队的手段折磨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在酷暑难耐、烈日当头的季节,狱警让大法弟子从早到晚跑步,练习正步分解动作,喊完1,单脚离地30公分,不喊2不许换脚,可这个“2”有时要等到40分钟左右,立不住了,劳教犯人就对他们拳脚相加,棍棒伺候,除中午吃饭短短几分钟外,一直不间断地练。

狱警还逼着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然后队长宋秀峰问大法弟子胡沛友有什么认识,胡沛友说他没什么“认识”,宋队长就用电棒将他脖子都电起了泡。大法弟子满春桥同胡沛友打了个招呼,队长何军也对他来一通电棍,大法弟子杜万敏因为不写“保证书”,被队长刘志增和何军连打带电。

2001年我到三队的第一天,刑事犯龚建平叫没有写“悔过书”的大法弟子都蹶着,手挨着脚面,我们一个个蹶得满头大汗,腿直哆嗦,有几个人已经50多岁了,可是龚建平大喊:“今天不写‘悔过’谁也不许起来”,说着就用脚踢,用胳膊肘击我们的后背,我被打得两次头撞在地上,头晕眼花,这还不算,晚上还不让我们睡觉,一直熬到早晨5点才让睡觉,6点就得起床。

劳教犯人还逼迫我们坐直径只有十几公分,上面都是槽的缠线圈的轴,大法弟子何金友的屁股都坐烂了。大法弟子邹春林因为不写“保证书”,被队长师光用木棒把屁股打紫了。

我刚刚下车间时,一次在二班号房干活,有两个劳教犯人找借口要打我,我制止他们喊道:不许打人。第二天,中队队长佟秀和叫我去办公室,问:你昨天喊什么?我说有人打我。佟秀和奸诈地说:“打你哪了?有伤吗?”说着就扇我耳光,然后斜着眼、抖着腿问我:“我打你了吗?谁能证明我打你了,有伤吗?哈哈,你是不是看我象流氓?别大惊小怪的,这就是劳教所,就是这样。”这时旁边的犯人大班卢祥永踢了我一脚,然后问:“你今天挨打了吗?谁打的?”我说:“挨打了,队长打的。”佟说:“不对,不对,我们这是劳教学校,不打人,不骂人。”接着卢把我带到民管会,逼我说这句话:“这是劳教学校,不打人,不骂人。” 这个暴徒折腾了我一上午,我也不说。如今佟秀和被提升为五队大队长。

大法弟子李起文被队长王震折磨致残,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双口四大队劫持的大法弟子孟捷在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被唐大队长电昏过去,教导员常X在现场看着。大法弟子李志强被管教用电棒电,逼其写悔过书。

队长唐X殴打大法弟子肖树清,肖绝食抗议,结果,队长用封条将其嘴封住,并铐住他的手脚,将他转到二队,在转队的途中,队长徐鹏还对肖拳打脚踢。

双口劳教所的五大队被称作“魔鬼队”,教导员杨志秋还是“市级先进”(其实是先进地狱)。据说上过报纸,特别是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有“独到之处”。这里除了集中了双口劳教所所有的邪恶之外,管教还用不让上厕所来迫害大法弟子。有个法轮功学员私自藏了一个瓶子装尿,被发现后管教强迫他喝尿。大法弟子张金永因为想上厕所被打掉了两颗牙。

一天的劳动终于结束了,其他的犯人们都睡觉了,而管教却让大法弟子们用五分钱硬币大小的抹布擦地,擦不完不许睡觉,有时一直要擦到天亮。

由于肮脏恶劣的环境,许多法轮功学员身上都长了疥疮。队长叫大家脱光了衣服,在烈日下晒,几个小时过去了,在大家都口渴难耐的时候,管教将一盆盆凉水放在大家头上,不是给喝,而是逼着写“保证”。

大法弟子梁峰身单力薄,可是在捡豆子时,队长将一口袋豆子压在他身上。大法弟子张铁柱被管教塞到只有40公分高的床底下长达6、7个小时,当他被拖出来时,人都变了形。大法弟子刘子荣是大学生,可是如今他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双口二队管教唆使刑事犯殴打大法弟子陈宝亮致死。

2002年8月15日早晨出工时,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在楼下排队准备去车间,突然楼上有人喊:“打人啦!”原来是法轮功学员梁峰因为被犯人殴打而绝食抗议,要求见队长,他拒绝下楼出工,结果遭到犯人吴国亮、李文洪、郑学斌、刘金明的殴打。这帮犯人倒提着梁峰的脚从二楼往下拖,如果不是有人赶到,捧着梁峰的头,可能他会被磕死在一级级的台阶上。这时大法弟子们都愤怒地喊:不许打人!以队长王飚为首的恶徒们穷凶极恶地喊:“都XXX给我回队去,谁出来就打谁!”犯人吴国亮、李文洪手持木棒,满嘴污言秽语地指着二十几个大法弟子,疯狂叫嚣:“谁敢站出来,活活打死!”这时,大法弟子颜景波很平和地对他们说:“你们不要这样。”话刚出口就被一顿棍棒打在身,这时大法弟子陈宝亮、李忠文站出来制止这两个打人的恶徒,结果也被它们毒打,这时孟队长和王飚队长也赶到,它们不许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动,却没有制止两个犯人继续殴打陈宝亮和李忠文,陈宝亮喊:“铲除邪恶!”这时郑教导员也赶到了,说:“你再喊,我把你捆起来!” 他的话一出口,犯人郑学斌就从陈宝亮的身后用胶带封住了他的嘴,并用胶带捆住他的手脚,抬出车间,犯人吴国亮、李文洪对着倒在地上的陈宝亮拳打脚踢,后来又将他抬到足球库房,一进库房门,就听见吴国亮恶狠狠地说:“摔死他!”郑学斌、吴国亮、李文洪等抬着陈宝亮狠狠往地上摔,吴国亮又跳起来整个人往陈的身上踩,嘴里还不停地说:“打死你,打死你!”此时,队长王飚在门外把门,大约40分钟后,它们允许陈宝亮回宿舍楼休息。我们看到陈晃晃悠悠从库房出来,走了不到20步就晕倒在地,吴国亮还在后面喊:“谁也不许扶他,叫他自己爬回去。” 后来犯人高辉、刘立峰将陈抬上了楼,这时大法弟子肖树清也在楼上,几分钟后,陈宝亮就永远闭上了眼。这一切二大队的24名大法弟子和在场的50几名犯人都可做证。

陈宝亮死时,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大雨倾盆。

二大队以郑教导员为首的邪恶流氓团伙,将大法弟子陈宝亮迫害致死后,为掩盖事实又制造伪证,假说:陈宝亮死于心脏病,并有法医的鉴定材料,由犯人高辉、刘立峰做伪证人。8月17号它们将陈宝亮火化。之后,就将知道内情的大法弟子一个个转所。

我希望这份材料能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并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邪恶之徒终将会受到天法的制裁,大法弟子们的付出会唤醒更多的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