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恶警把大法弟子电得皮开肉绽并往灌食盆中吐痰

【明慧网2002年9月28日】恶警还把刚灌进去的食物抽出来,反复灌,还往食物里加大量的盐……在疯狂迫害下,大法弟子意志坚强,越来越清醒,他们渐渐明白了,开始拒绝一切迫害,并用善心向犯人和管教(警察)们洪法、讲真相

自99年7.20以来,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在此经历了无数的非人折磨,邪恶之徒采用各种残酷的手段试图强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悔过书”。

大法弟子周向阳被管教用电棒电得皮开肉绽,朱刚被刑事犯人用电棒电得奄奄一息,唐坚被队长打嘴巴连续一小时四十分钟,脸被打变了型,恶警队长因此遭报,手抬不起来了,歇了几天病假。

恶警们还不许大法弟子睡觉,强迫大法弟子“三挺一登”,直挺挺坐着,两腿中间夹一张纸,不许动,不许打盹,否则就是拳打脚踢,有时一坐长达23个小时,连厕所都不许上。

劳教所还强迫大法弟子超时劳动。大法弟子梁锋身体瘦小,可是恶警队长为折磨他,在拣豆子时,将一整袋豆子压在他的身上。一天繁重的体力劳动结束后,刑事犯人们都休息了,可恶警们又给大法弟子们发一块很小很小的布(有的只有五分钱硬币大小),规定卫生区,不擦完不让睡觉,常常擦到天亮。

酷热难耐的夏天,恶警逼迫大法弟子练队,走正步分解动作,一只脚抬起来三十分钟,不喊号不许换脚,一“练”就是一整天。为了抗议迫害,大法弟子们绝食。恶警往灌流食的盆里吐痰,还把刚灌进去的食物抽出来,反复灌,还往食物里加大量的盐,真是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三队的大法弟子李广远肋骨被恶警打断,五队的李文起被打得不能自理后调到三队,恶警队长说他是装的,天天用电棒电他,直到他奄奄一息才被抬回家。

在疯狂迫害下,大法弟子意志坚强,越来越清醒,他们渐渐明白了,不能消极承受邪恶的迫害,于是他们开始拒绝一切迫害,不写所谓的“作业”,不参加奴役劳动,不练队等等。周向阳、黄敏、韩英、李良等坚定的大法弟子是邪恶之徒最害怕的,所以把他们转到蓟县劳教所。

现在双口还非法关押近百名大法弟子,在板桥、建新、大树庄等地的劳教所都非法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恶警们现在不敢象以前那样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了,他们变换了手法,用假善来欺骗学员,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叫大法弟子写“悔过书”,放弃修炼

在双口这样邪恶的环境下,大法弟子们仍然用善心向犯人和管教(警察)们洪法、讲真相。有的队长也开始要经文看,我们炼功时,有的管教给我们放哨,还有的犯人也开始修炼大法。有个犯人因看经文被发现,大班叫他交出来,他当众将经文吞进肚里,被恶警殴打、电击,问他炼不炼,他说:炼,打死我也要炼。最后恶警妥协了说:“你出去后再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