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禁闭、铐挂和电棍

【明慧网2002年11月18日】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因为向不明真相的人们讲真相,遭当地恶警非法拘留,3个月后,于2000年10月9日被送进了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现就我的所见所闻及亲身体验披露白马垅的暴行。

在我未进白马垅以前,就听闻同修杨有元被那里的人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相见之下,她那呆滞的眼神,迟缓的行动,让我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有着纯洁心灵和健康体魄的农村妇女。

第二天,我就被告知:不准与同修讲话,不准炼功,不准背经文,甚至不准弯腿,闭眼,伸腰等等一大堆不成文的规定,如若不从就会有相对应的面壁罚站,站马步、电棍、禁闭室等等在等着。此外还有三天两头的所谓安全检查──搜身,连内衣裤都不放过,上厕所有人跟着,一不留神和同修对了个眼,就是在“打暗号、搞串联”了,半天的“教育”是免不了的,皮肉之苦就不用说了。每天就是看电视里播烂了的谎言和政治打手们为了钱不惜出卖良心的一堆堆文字垃圾,我们不屈服,恶警便不让我们睡觉,在地上倒水,即便是席地而坐都不行。

在山上有个禁闭室,据吸毒的劳教人员说有鬼,从没有人敢在上面过夜,于是便成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我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被关过,只知道那从来没空过,不足3平米的地方,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一床破烂的单棉被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拿进来,十天半月也没有水用,我是元月28日晚深夜被关进去的,双手被反铐在铁门上解大小便都不解铐,有位叫曹静珍的同修在禁闭室里背经文,被恶警踢得胃出血,几天都不能进食。

在这里最常见的就是铐挂大法弟子。每天都有三三两两的被铐,有一次,我们被强行集体看江××的什么精神,大家皆不听从,恶警们就把我们30多人拉出去,先是两人一付手铐,铐住从高处挂下来,另一只手又连上另一人的手铐上,使劲拉直,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不知过了多久,下铐后,我和曹祥晖都昏了过去,这还是白天铐在室内(以防别人看到),晚上,又把我们铐在走廊的防盗网和操场的晒衣杆上。

另一个家常便饭就是高压电棍,3月的一天,我们房间的陈杏桃同修晚上因睡不着坐在床上,被值班警从上铺拉下来,拖到外边用电棍打,直至体无完肤的被抬进来,全身的血泡(包括嘴部),队长们对此也是不闻不问不在乎。晚上查房后,我们开始背“论语”,恶警打手们立刻蜂拥而至,电击声,叫骂声响彻整个楼层,一对一的的拉出去审问,一个手持电棍的恶警将我拉了出去,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顿暴打,边打边凶神恶煞地吼着:这是你讲话的地方吗?也不看看这是哪,有理也没你讲的…… 我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我没了知觉。

曾经看了日本731部队的残忍,想象不出怎会有这样的人,现在却在亲身感受着这一切,甚至还要恶劣。希望看到此文的人们能用您们清醒的头脑理智地分析这一切,一群只想做好人的人,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人,一群可以不顾一切甚至舍弃自己小家庭走出来说句公道话、揭露谎言让人们知道真相的人,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只为了您能明白真相,有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