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正法之行回顾


【明慧网2002年11月19日】2002年10月25日至28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LOS CABOS)举行的、由21国首脑参加的亚太地区经济合作会议(APEC)期间,洛斯卡沃斯处于高度警戒状态。然而,来自北美、欧洲、澳洲及亚洲的法轮功学员却成为在APEC敏感期唯一被批准的请愿团体,在洛斯卡沃斯机场与APEC会议中心必经之路的显著位置上,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纯正的正念清除着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时抓住了向来自21国首脑和代表团讲真相的难得时机。

10月27日下午2点,当美国代表团的车队从法轮功请愿区前驶过时,布什总统特地摇下车窗,频频向学员们招手致意。数日来,来自各个国家的首脑、高级官员及参加亚太地区经济会议的人士目睹了学员祥和、正义的请愿活动,很多APEC人士车辆驶过时打出V手势祝我们成功或鸣笛声援,众多媒体广泛正面地报导了这一活动。

法轮功学员克服重重困难提前来到墨西哥,用纯正的心态向有关官员有效地讲清了真相,所展现的纯正、祥和的心态和表现的精神面貌,感动了墨西哥人民和警方。墨西哥没有使用收到的黑名单阻止学员进入;在了解法轮功真相后,顶住了江XX集团邪恶的压力。

我们是提前来墨西哥参与正法和讲真相学员中的一部分,现将我们经历这一段正法之行作一追述。

一、清醒、有效地向墨西哥人民讲清真相

和以往一样,每当邪恶之首出访前后,都要用谎言蒙蔽和经济利诱来毒害被访问国家的政府、企图毁灭那里的众生,并逃避对法轮功迫害的罪责。据报导,在江XX访问美国前夕,中国特别在美国签署了价值总价值高达47亿美元的电讯、石油等协议。而江XX向美国提出的要求竟是:不要见到法轮功学员,同时还诋毁法轮功。

“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大法坚不可摧》)邪恶势力对善良的墨西哥人民也不例外。墨西哥政府官员从中国方面得到了“法轮功资料”,包括阻止学员入境的“黑名单”。起初,有的直接负责APEC的官员在谎言和压力面前、在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情况下,准备象对待其它团体一样用签证限制大法弟子在各国首脑到达前离境,甚至对已到达的学员也只给签到会议的前一天,更不要说打横幅和请愿活动。

“由于学员都能够在法上认识法,而且通过这两年多,大家锻炼得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能认识到法。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每个人对自己对大法对众生负责的意识越来越清楚。这样一来就使整个大法弟子把讲清真相的工作做得更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在时间紧和邪恶在墨西哥“布场”的情况下,有效、针对性地讲清真相是至关重要的。由于对APEC会议起决策作用的官员都在墨西哥城,先期到达的学员清醒地意识到不用立即赶到洛斯卡沃斯,而是在墨西哥城向有关政府官员讲真相。

由于墨西哥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为了克服语言障碍,不少来自美国、加拿大、阿根廷等国能讲西班牙语的大法弟子纷纷提前赶来。尽管环境不熟悉、加之墨西哥学员得法较晚,从其他国家先期到达的学员和墨西哥城当地的大法弟子经过了互相间的不了解,最后在法中形成了一个整体,及时向墨西哥各级政府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教人向善的真相,江XX迫害无辜的残忍和卑劣手段,和大法弟子三年来大善大忍的境界,使墨西哥官员最终为大法弟子顺利进入洛斯卡沃斯开了绿灯,允许大法弟子在APEC会议期间、在各国首脑必经要道的显著位置和平请愿。

二、墨西哥国会议员:“这里是墨西哥,不是中国,你们没有问题”

鉴于邪恶之首给德国、冰岛政府提供了诋毁法轮功的材料并施加了各种压力,因此,在墨西哥城提前针对有关政府官员讲清真相、减少对大法的损失、抑制邪恶是至关重要的。“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同时呢,在讲清真相中,很多被蒙蔽的人与误解、偏见,都可以把它解决掉。”(《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在时间紧的情况下,打破了见人需要引见的墨西哥惯例,直接去国会登门拜访、讲真相。一位高级安全部门负责人听了我们讲的真相及到墨西哥来和平请愿的意图并仔细阅读了美国188决议案说:“你们主动登门与墨西哥当局联系,讲明来墨西哥请愿的原因和目的,表明了你们的良好意愿。很明显中国对你们的迫害是出于政治企图。这是墨西哥,不是中国。你们不会有问题的。”“我会把你们的来访与讨论的这些情况写一个报告。”之后,他根据了解到的真实情况,给墨西哥APEC安全部门有关负责人递交了有关法轮功的报告,为我们能够在APEC会议期间和平呼吁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一对墨西哥夫妇在了解了法轮功和国内迫害真相后,立即主动、热心地帮助我们引见墨西哥政府官员,联系会见了一位执政党国会议员。我们向议员介绍了大法和在中国的残酷迫害及我们将去LOS CABOS和平请愿,及邪恶之首出访时向访问国诋毁法轮功学员及我们的担心。

国会议员在了解法轮功真相情况后,同样强调:“这里是墨西哥,不是中国。”并热情地表示:“我要帮助你们,和你们一起去LOS CABOS抗议。”当他看出学员的担心,告诉我们:“你们不要紧张。”说着,议员及其办公室工作人员便邀请学员教他们法轮功功法,并学炼了第一和第二套。为了进一步帮助我们,议员请学员整理迫害的详细综述。在APEC即将召开的那一周,该议员在国会里主持了呼吁停止迫害的新闻发布会,墨西哥媒体进行了广泛正面报导。现在该议员仍在国会内努力推动众多议员们对法轮功的广泛支持。

三、墨西哥记者:“我要在APEC会前,把迫害的节目播两天。”

在墨西哥城,来自阿根廷、加拿大的学员与墨西哥当地负责媒体的学员组织了多次新闻发布并受到当地媒介的多次报导。当地MVS电视台参加了发布会后,又邀请法轮功受迫害学员家属作采访。

受语言限制,被采访学员讲中文由北美学员翻译成英文,再由墨西哥学员翻成西班牙语。整个过程虽冗长,但非常祥和。受害学员家属和功友用心诉说她们亲人和朋友全家炼功受益家庭和睦的变化,用心诉说他们的朋友彭敏只因履行公民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就被抓入劳教所,被折磨至瘫痪后劳教所不给予医治,却叫来中共喉舌中央电台拍摄诬陷法轮功学员有病不吃药致残的电视假新闻。这位学员最终在疼痛中过世了,中央电视台却报导成自杀身亡。之后他母亲,因向人们讲述儿子的死因也被抓劳教几个月后被害死。在场的几个学员都流下了眼泪。学员告诉记者:“我要到这里来呼吁,因为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要来这里”。

记者听到学员被抓入狱,被折磨致死等多次以为故事结束了,然而没有。他没有想到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竟有这样惨剧在自称人权记录良好的中国上演。面对这群善良的炼功人,记者的心也被打动了。

他说,我要到你们炼功点再拍摄些镜头与这次采访一并作一个二十分钟的节目在APEC会议前放映。过了一会儿,他录制了法轮大法音乐回来后说,我们要在APEC前连续两天的黄金时段播放这个二十分钟的节目,尽我们所能。此电视台后来一直追踪并报导我们包括洛斯卡沃斯的请愿活动和新闻发布会。

四、墨西哥人权委员会主席:“我们要保护你们!”

墨西哥城有一个政府的组织“人权委员会”在墨西哥相当有影响。在那对热情的墨西哥夫妇介绍下,我们接着会见了人权委员会的官员和人权委员会的主席。

主席在听完学员介绍大法的美好和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极其残忍的迫害、以及我们要到洛斯卡沃斯APEC会议期间和平请愿的愿望后,说:“看得出你们是非常好的人,我们要保护你们!”于是,他致信墨西哥经济部长,请求在APEC期间指定一块地方让法轮功学员进行和平呼吁。在我们会见人权委员会的官员期间,学员们还特别被邀请表演了五套功法。

几天下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和讲西班牙语的同修搭配,我们走访了多个不同级别的政府官员负责人,分别向相关部门的官员讲真相。所到之处,大法弟子的纯正打动了很多官员的心,我们深深感到了大法的威力。

墨西哥人民真是一个热情而善良的民族,他们的心扉是打开的,似乎在等着大法。当我们乘地铁顺便发放大法材料时,车上每一个人都等着接,都认真阅读,不少人还追问到哪儿去找炼功点。

这时先到LOS CABOS的学员告诉我们:他们在当地申请了请愿场地许可,然而当地地方政府无权为联邦政府组织的国际性会议签发抗议或请愿许可。此时已临近APEC会议,一些负责会议及直接保安工作的官员已去了LOS CABOS.在墨西哥城向有关决策者们讲清事实真相打下一定基础后,我们决定部分向政府讲真相的学员到LOS CABOS。于是我们分成两组,一组留在墨西哥城,另一组去了LOS CABOS与已到达的学员一起打开阻塞。

五、讲清真相、为学员整体进入LOS CABOS和平请愿铺路

LOS CABOS没有学员,为了给APEC期间的请愿活动做好先期准备,一名西人学员从美国纽约驱车多日提前赶来。更有美国、加拿大等其他地区的学员前来弘法、讲真相。

APEC会议一周前的周六,我们从墨西哥城飞往LOS CABOS。开始一路晴空万里,抵达LOS CABOS机场时黑浪滚滚,看来邪恶已开始在此“布场”。

各地来的学员都必须从机场进入,讲清真相、为后来的大批学员顺利进入LOS CABOS打开通道是我们提前来此地的首要任务。

出机场时,我这唯一亚洲面孔的便遭到了查问──你的旅馆在哪里?和来接我们的两位学员交谈后获知:他们入关时都被叫到机场移民官办公室谈话。明明回程机票是10月30日,可只给签到10月23日──要在APEC之前离境,同时学员被告知可去移民局延签证。我们意识到情况的严重。

这使我们联想起一周前多位多伦多学员从墨西哥城来LOS CABOS时,也经过特殊盘查,甚至被要求签一份有关遵守当地法规的保证(被学员拒绝)。当时此事没引起足够重视。

回到住处,我们对此进行讨论。一种想法是,APEC期间保安自然要严一些,不必大惊小怪。但大多认为机场事关重大,我们凡事必须站在法的角度去认识问题,认清邪恶的本质。我们要赶在时间的前面,必须深入讲清真相,打破旧势力针对我们在墨西哥讲清真相进行干扰的一切安排。LOS CABOS是一个美丽的旅游胜地,处处洋溢着轻松的气氛。我们提醒自己不要被这表面的轻松迷惑而懈怠了正法的使命。我们立即就得去,机场星期天也上班。

周日我们来到机场,说明是法轮功学员,要求见机场移民局的总负责人。

我们见到了总负责人焕先生,对法轮功学员进关时遇到的麻烦提出质疑。焕先生就是处理这几桩法轮功学员入境的当事人,很显然他接到了对法轮功学员入境特殊处理的命令。他强调在境内限制停留时间不仅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并递给我们几个中东人的签证看:也只给签了2-3天。看来他们把法轮功学员也归入恐怖分子嫌疑犯一类了。他说:随着APEC的来临,给某些团体在LOS CABOS的签证期会越来越短。法轮功也属于这些有问题的团体。显然,来自中国的恶毒谣言、诽谤已经到了LOS CABOS.

人总有明白的一面。虽然对法轮功学员的处理有命令,焕先生总觉得按命令对待法轮功学员时,自己好像在做坏事一样。

开始有学员从人权和法律的角度跟他去谈,但发现并不有效。焕先生说:“墨西哥宪法中的言论和集会自由是墨西哥公民享有的权利,你们作为这里的旅游观光者无权示威请愿和打横幅。否则我们可以马上把你们驱除出境。你们在街上发传单我们就可以驱除你们,只是我们没有这样做。”

先到洛斯卡沃斯的学员们每天都在外面演示和教授功法,派发传单。看来墨西哥当局早已准备好了随时驱赶我们的理由。

我们很清楚只有用大法真相才能唤起焕先生的良知,让墨西哥方面彻底了解大法弟子的高尚境界和我们此行的目的,才能解决问题。

接下来我们与焕先生长谈了三小时,把所有的真相讲了出来。我们明确地表明来和平请愿的此行目的后,告诉他,法轮功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还热情邀请他来炼功点或住处看一看。我们边讲真相边发正念。

焕先生露出了笑容:“法轮功学员进关遇到麻烦的话,让他们找我帮忙。”

这一关终于打通了!

机场讲真相初见成效,但我们不能放松。星期一,我们决定向移民部门及APEC负责人讲真相。

正准备出门,却接到焕先生电话:“有几个负责APEC会议的安全方面的朋友想拜访你们。”半小时后,焕先生领来了五个负责APEC安全等方面事务的官员。我们意识到:这是深入讲清真相的绝好机会。大家首先用准备好的西班牙语制作的光盘为他们播放了迫害真相和法轮功简介。并介绍了邪恶迫害和法轮功来墨西哥是作和平理性呼吁。

听完我们的叙述,几位官员都表示理解我们。但显然仍不放心,负责人贡先生告诉我们,一定要严格遵守墨西哥的法律。

接下来学员详尽地介绍了法轮大法在三年来最严酷、最邪恶的迫害中,严格恪守真、善、忍原则,用大善大忍之心对待一切,没有任何暴力反抗行为。我们所作的一切只是向世人讲清事实真相,揭露邪恶的谎言,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创始人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在加拿大,国会议员称法轮功学员为模范公民;法轮功在今年世界经济年会和冬季奥运会上是在911后极少数允许请愿活动的团体之一,法轮功学员的和平守法有口皆碑;在渥太华,警察对我们非常放心,我们在中国大使馆前的集会常常是没有警察在场的,渥太华市议员称法轮功请愿集会为良好秩序的典范。

我们强调,希望APEC会议圆满成功,但我们要让世人看到我们这群相信真、善、忍的好人,揭露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和谎言;呼吁停止迫害!

我们还特别拿出照片,介绍了在墨西哥城里的国会议员、政府高级官员们对我们的大力支持;人权委员会致信经济部长要求保护我们,并请求允许我们在APEC会议期间请愿,以及媒体对我们在墨西哥城的广泛报道。然后介绍了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对我们的支持。

我们叙述着,心怀正念。正念和真相改变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贡先生说:“你们在墨西哥是自由的。你们可以请愿,举横幅标语。”并让我们在APEC警戒线外选定请愿地点,与他们核实确认一下即可。同时他们要求我们有人负责,保证我们的行为与我们所说的一致。

学员们进一步讲明江氏集团必会向墨西哥施加压力,江XX做贼心虚,惧怕见穿黄T恤的法轮功学员。几位墨西哥官员觉得很可笑,贡先生正义地说:“这是墨西哥,我们不会屈服于压力的。”

至此,大家的正念正行,为后面法轮功学员整体和平请愿铺路。

在APEC期间大批学员进入时,墨西哥没有用获得的“黑名单”阻拦法轮功学员,前期遇到的签证麻烦也不复存在了,甚至有一名美国学员没带护照,但听到是法轮功学员后,机场立即放行了。

当然,我们前面讲真相时还是有漏的。在商榷如何防止有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干坏事时,我们学员自己提出可以在学员进入时记下学员的个人情况,以便区分。这给了墨西哥机场移民官员在学员进入时复印学员护照的借口。

六、关于请愿地点

至此,一切都有了着落,大家也很高兴。周一到达的学员入关很顺利。周二我们有个别学员在交通要道打横幅,立即引起了墨西哥方面一些反响。大家决定周三开始要出去打横幅和炼功请愿,让参加APEC的人和媒体看到我们。

另外,在LOS CABOS官员很繁杂,有地方长官、联邦级长官、APEC专派的官员、地方警察、联邦警员、总统卫士、部队,等等人员。谁都有可能在邪恶压力下来干涉,我们要在大批学员来之前把所有可能来自各方的阻力彻底排除。

经过仔细调查,学员选定了两个交通要道作为请愿地点:1)圣路易斯,是诸多APEC媒体必经之路;2)黄色纪念碑下,这是机场高速公路与APEC会议区之间的必经之路;此地在APEC警戒线边缘,各国首脑经过时近在咫尺,是最理想的地点。

星期三早晨,学员们在LOS CABOS炎热的骄阳下,在圣路易斯通向高速公路的一片土地上开始了请愿。

二十几家大媒体蜂拥而至。

但是,另一请愿地点出了些问题:学员刚刚挂起横幅标语,就见中国特务在周围打转儿。不一会儿,墨西哥负责APEC安全的官员们就来了,包括我们讲过真相的官员。媒体也来了。经协商,我们同意调整,但坚持不能离开这一要口。我们继续向贡先生等讲真相。贡先生也意识到在中方压力下很难,但可以看的出贡先生从心眼里理解我们。

之后,我们刚刚打开巨型横幅标语“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有部队军官却又上来要我们拿下。懂西班牙语的学员上前讲真相,这时贡先生又来了,他们之间进行了协商,同意我们留下。

之后不断有不同的部门官员派人来命令我们取下横幅,离开此地。贡先生一一与他们协商,我们还是平安无事。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贡先生等说:负责各国首脑安全的一主要负责人敖先生要做最后决定。我们意识到这是我们讲真相有漏的地方。我们在墨西哥城时就已经知道敖先生的重要位置,也有他的联系电话。于是,我们决定立即约他见面。

当晚八点,我们和敖先生见了面。我们讲了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敖先生说他尊重我们法轮功学员的所为,但APEC其间他要紧密观察法轮功的动向。由于他负责中国首脑的安全,中国方面要求不能让江XX看到法轮功,这是他的工作。而且,他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商量余地。

从谈话中,看得出他接到了中方很多诬蔑材料,同时也从那些我们讲过真相的墨西哥官员们得到了很多我们的正面情况。与其它墨西哥官员相比较,他对法轮功存有很多的误解,我们要逐一破除。

我诚恳地给他讲我们是和平呼吁,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安全问题。并讲了国内学员只因上访讲句良心话被折磨致死,还被反诬陷为自杀的故事,我流下了眼泪。我告诉他,江XX是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而他却说:“你在努力说服我”。

我意识到在我诚恳的话语中夹着一丝想要打动他的有求之心,我应该立即放掉这一念。我们不再想说服他,而是尽所能用大法在常人中的道理去破他的所有的变异观念。让他听到更多的真相。我们没有任何所求,是大法在给他机会、给墨西哥人民机会。我说:“我不想说服你,只想告诉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增进相互的理解”。

他说中国主席代表中国时,我们告诉他,江氏不是民选的,一个屠杀自己人民的刽子手代表不了国家和人民,对法轮功的谎言毒害了广大的中国人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迫害,会给全中国带来灾难。我说,加拿大国会议员考特勒先生说:“法轮功‘真、善、忍’代表了中国古老文化的精髓。”

最后他还是动了心,一再地说:“我能帮助你们做什么?”但看得出,他仍固守着他的决定。

第二天我们来到黄色纪念碑附近的请愿地点。

贡先生等也在。这时负责首脑安全的敖先生来了,最后决定我们能否最终在此请愿。想必,我们昨晚与他长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不再坚持把我们移走了。

就这样,我们在LOS CABOS终于申请到了请愿关键的地理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墨西哥官员曾提出:墨西哥公民才有权利请愿和打横幅,但外来的游客没有这个权利。但当星期五各国首脑到达的那天上午,一个墨西哥团体在我们附近打开了横幅标语,不到半天他们却被请走了。作为“外来游客”的法轮功学员,反而成为了唯一允许请愿的团体。我们看到讲清真相的威力。

七、发正念和讲真相双管齐下

师父在《正念》中指出:“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地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

这次墨西哥之行,整体对近距离发正念很重视。尽管对发正念的间隔时间有不同看法、理解,大家觉得我们不应争执不休,应尽量对不同意见圆融、善意地理解。强调保证发正念的质量至关重要,所建议的时间间隔是整体的参考,而不是绝对硬性规定,每个人还应根据自己的状态决定。

另外,学员对发正念和讲真相在APEC期间的重要性理解也不同,有些更强调在旅馆内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我们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不应把两者对立起来,发正念和讲真相应双管齐下。我们在外面发正念本身就在讲着真相,二百学员的千里迢迢远途而来就反映了迫害的严重性;同时,和平呼吁也展现给世人大法弟子的纯正、祥和。正念是运用我们的神通,直接在另外空间清除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而讲真相其实也不仅是在人的空间起作用,对另外空间也起作用。

难怪有人说我们在LOS CABOS占了“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在有21国首脑、代表团参加的APEC,能让世人、尤其是中国代表团看到弟子的风貌,这也是极其难得的机会。“地利”:先到的学员精心选择了一块通往机场的必经之路作为请愿地点,并打出了“法轮大法”、“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巨幅标语,甚至在一公里外,巨幅标语仍然耀眼夺目。“人和”:墨西哥人民的善良,在真相面前对邪恶的抵制。

10月27日下午2点,当美国代表团经过时,布什总统特地摇下车窗,频频向学员们招手致意。10月28日上午8点半,满载中国代表团成员的两辆轿车和几辆面包车在此经过。几日来,来自各个国家的首脑及参加亚太地区经济会议的人士目睹了学员祥和、正义的请愿活动,很多车辆驶过时APEC人士打出V形手势或鸣笛声援。

除少数学员讲真相外,其余都一直静静地发正念。

在APEC会议期间,全世界媒体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里。学员在APEC前后组织了三次新闻发布会议──介绍法轮功和中国的迫害,受到了广泛的报导。APEC期间金子容子的丈夫从日本赶来,对江氏的起诉分别召开记者会,加上在请愿地点主要媒体,包括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对学员纷纷进行采访。澳洲的章翠英女士、戴志珍女士也赶来了,用亲身经历,揭露了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八、“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

10月27日,APEC会议最后一天,除了学员在黄色纪念碑附近的请愿、发正念,也有一些学员在江氏经过的路上不断地打出横幅标语。

由于人手有限,大家5点才吃上“午饭”,但没有任何人有怨言。

约晚上7点,中国方面一位女士前来和墨西哥警方交涉,似乎要学员离开。目睹了烈日下一整天平和的法轮功学员,墨西哥方面没有任何反应。

傍晚,江XX为了逃避,制造已经离开的假象,甚至包括中国代表团驻地,似乎也看不到警戒。

经过了一整天的的骄阳烈日,大家不仅没有放松,反而面对马路整齐地一字排开,始终静静地发正念,没有被表面的任何假象干扰。

过往许多车辆不断有人招手、鸣笛示意。

夜晚9点多,几名墨西哥人饶有兴趣地来学功。也有当地人前来照相留影。

为了不给邪恶溜走的任何机会、同时保证发正念的质量,决定部分学员回到住宿地点休息、发正念,其余学员将在此露天过夜发正念。大法弟子当中,有的参加了芝加哥、休斯顿的活动后,他们不顾连日辗转的辛苦。也有持27日回程机票的弟子,临时决定留下,28日再走。

洛斯卡沃斯的温差很大,午夜降临了,在学员附近的绝大多数警戒人员纷纷离开,到轿车上休息;而大法弟子则席地而睡、轮流发正念。

清晨7时许,墨西哥警戒人员纷纷走上街头。这时,两名中国方面的官员又来和墨西哥警方交涉,似乎又要学员离开。墨西哥警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清晨8点半,满载中国代表团人员的两辆大轿车和几辆面包车在有“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醒目标语和上百名学员整齐的队伍前缓缓驶过。

9点,警方突然把驶向机场的单行路封上了。学员早就料到江氏很可能要逆道而行,早有部分学员带着“法轮大法好”等小型标语分散在魔头将要经过的路上。我们没有暴力,拥有的只是纯净、慈悲、祥和的心态和制止迫害的决心。

记得25日下午5点左右,在江氏到来时,墨西哥迫于压力,用两辆大轿车把我们耀眼的横幅标语给挡住了。在江氏离开前,中国方面在27日晚、28日晨两次给墨西哥警方施压。在目睹了连日来一直在酷暑下、在夜幕中席地而睡、平和、有序的学员后,墨西哥警方最终顶住了压力:是学员的心感动了墨西哥警方和人民。

9点15分,江氏的车子果然故伎重演:逆道而行、仓惶驶向机场。墨西哥警方和人民,看到这一奇景时无不瞠目。

在江氏离开后,学员们仍没有立即放松,继续静静地发正念。

墨西哥警方和人民纷纷前来索要法轮功方面的材料。

************

之后,很多学员前往机场。恰好我们的飞机晚点,学员除发正念外,抓住机会讲真相。一名参加APEC的日本代表详细地寻问了法轮功的情况,日本弟子向他赠送了有关真相材料。一名从美国DC来参加APEC会议的女士表示:她就住在DC中国大使馆旁,天天看到我们的学员。在飞机上,有学员遇到某中文电视台记者,他说:人人都看到你们了,他拍了很多法轮功的镜头。他还说:“在休斯顿……江氏的车子走了垃圾道,人们都知道。”

大家开始登机了。当我们看到一个个学员晒黑了的脸庞,当我们想起提前到来的学员在困难中抓紧时间有效讲清真相为后来的学员整体到来时铺平了道路,当我们看到墨西哥在真相面前的变化、以及最终抵制了邪恶的谎言、压力。我们无不感到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