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美国和墨西哥正法十天行(译文)


【明慧网2002年11月21日】我们终于来到了第一站──芝加哥,开始了我们这历时十天的伟大使命。这儿是江XX的第一站。

我们首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随后在城里举行了游行,这期间都有警察伴随着我们,他们好像都知道并充分理解法轮功弟子。稍后,我们来到了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前,当时那里也有警察,然而他们好像因为众多大法弟子的安详和宁静的形态而显得毫无戒备,就好像他们在想自己到这里来干什么呢,根本就没有安全监督的必要。

第二天,在一个同修的陪伴下,我们安静地绕着江XX所居住的酒店散步,以熟悉情况。当我们来到主要的路口处,我们看到数百名宁静的大法弟子,各自在酒店对面选好了他们的位置,这场面如此感人,我觉得我的喉咙被哽住了,我被感动得热泪盈眶。稍后,一些“迎江队”的人也到了,并插入大法弟子所在的路边,学生们在挥舞着他们手中的小红旗,开始呼口号,这和拿着巨大横幅的安详的大法弟子们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人面对这种场面,很难无动于衷。

然而这时我们注意到能够进入该酒店的路口都被封死了,江XX肯定正在来的路上,因为警察回到了他们在酒店四周的位置上,并封锁了主要的路口。我们决定就站在主道上的一群人的边上。数秒钟后,气氛就有所变化,汽车队急驰而至,大法弟子站在该主道的两边,摇动着他们手中所拿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小横幅。我们在江XX路过之前,及时的也举起了手中的小横幅。江XX及其随行人员一定看到了我们举起的小横幅。

稍后,我们也加入了路边的围观者,以了解他们的反应。我的同伴向观看这两组人的一名中国记者问道:“你怎么看这些人?”他回答道:“他们都是好人,只不过是江XX不好。”

在休斯敦,我们在美国停留的第二个城市,瑞士大法弟子住在江XX住的酒店的旁边。数百名大法弟子宁静地站在江XX所在酒店长达一公里多的主要路上发正念。那天夜里,我们通宵分批加入马路对面那些发正念的大法弟子。还有一些弟子呆在酒店房间里发正念,从四面八方包围、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尽管那天大雨倾盆,也没有能够阻止我们在外边发正念。第二天凌晨一时,我们离开了酒店,前往布什农庄,在那里布什将与江XX会面。

气氛仍然很异常,然而德州的空气很新鲜,我们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聚集在离布什农庄数公里外的一个小树林的边上。那种场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因为那出奇的宁静,我想那片树林会记住那一天,因为在那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能量。我们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那种环境真是殊胜、庄重。当天晚上,我们回到了休斯敦,因为第二天一些弟子将返回欧洲,而剩下的将赴墨西哥。

我们还有10名弟子,男女各5名,来到了墨西哥。在解释了这次来访的原因后,我们很幸运地租到了一个青年旅舍的两间住房,这样我们就可以轮番整夜发正念。

到了晚上,我们决定出去打听亚太经社理事会开会的地点。因为江XX将会参加该会议。我们坐上公共汽车,并充分利用这次机会,向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讲清真相。我们之中有两人会讲西班牙文,我所接触到的人,对于我所告诉他们的大法真相很感动,同时也对大法修炼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对于我们的所为,即我们利用休假来到他们的国家讲清真相表示很好奇。他们对中国的大法弟子仅仅因为他们修炼“真善忍”就受到了迫害,而表示出极大的同情。

在我们在SAN LUCAS的所剩余的两天里,我们有众多不同的经历。每当我们有“常人”的想法即我们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可以回家了时,在和当地人接触时,这种想法就受到了撞击,这样我们就又留下来呆一天,那一天尽管我们头顶星月,却总不孤单……。

在这两个国家的经历,使我明显的看到了一点──先别说大法弟子的力量和同心同德,这没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即我们的生理承受能力。确实人的精神起着巨大的作用,在这十多天特殊环境里我们当中大多数人整夜都不沾床,几天后只睡几个小时。(当然,我们并不鼓励过度疲劳,有条件时我们应该注意休息,以避免过度疲劳可能带来的危险因素。)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我和中国的同修更贴近了,因为他们也是这样过来的。我从来就没想象过在这么多天里只睡这么几个小时,当然不是说人不能熬夜,你只要一想“噢,够了,今天的事已经做完了”,这时疲劳就会出现。

这就是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这次使命的难以忘怀的经历。当然有许多细节就不一一详述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20/2891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