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者书信:修善

给一位同修的回信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某某同修:

「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谢谢你对我的勉励。你曾经用师父的诗来勉励我们大家,并提出让我谈谈自己如何学会善待同修的一点感受,回想修炼所走过的路,感到颇多惭愧,实在没有什么可写的,所以一直拖着。现在,我想就近段时间用大法所赋予的善对待他人的一点体会,谈谈对正法工作中大法弟子提高心性后互相之间善的表现的一点认识,写出来与大家共勉。

记的去年从爱丁堡到伦敦的SOS(紧急救援)步行回来,餐馆老板让我代理经理的工作。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懂得要兢兢业业的工作,在任何环境里都是一个好人。但是说实在的,因为当时学法不够扎实,没有做到事事去对照自己,总是用常人的想法去想问题,结果没有做成一个足够称职的经理。比如因为对自己的要求不很严格,总觉的自己时间很紧,要学法炼功讲真相,哪有太多的精力用在餐馆上?实际上我的时间都耗费在自己的惰性上了。自己不精進的时候真的感觉很痛苦,也给周围的人造成不好的影响。那段时间读法时,师父时时处处讲到的「善」总是非常醒目,看着同修身上事事处处体现出来的善也总是能打动我。

后来学习师父的新经文让我明白了我们的一举一动实际上都影响着别人,自己不严格要求自己、做的不好时就会影响到别人的得法和奠定未来的基础。今年夏天我到了爱丁堡附近一家餐馆工作,在那里我时时处处都要求自己体现出大法修炼者的善,尽心尽力的帮助别人。餐馆里的员工大多是从中国来的打工仔,不会英语,所以他们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我都能帮上忙,只要我知道能帮上什么我都记在心里、主动去做。

那时我在做数据库,因为小镇上的图书馆资料不齐,我就利用休息的时间到附近的几个城市去找资料。想来真是师父在安排着一切,因为我心里一直想着帮助别人,而我的时间又那么有限,师父就安排我在找资料的途中顺便帮别人的忙。比如我到一个城市的图书馆找资料,我就顺便打听有没有学校为没有英语基础的人开的英语学习班,我每次回来都能够给他们带回一些资料和一份惊喜。

每当他们需要帮忙时,其实都是对我的一个考验——我这么忙、有那么多证实大法的事要做。但是我的心态变了,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非常乐意的尽量放下手中的事去帮助他们,如果时间不合适或事情没办成,几天后我都会安排出时间主动的叫上他们去办,因为我是真心真意的用心去帮他们解决问题,大法显示了他的神奇,我帮的忙都非常的顺利,很多事在常人的眼里看非常的困难,我都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讲:「在目前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圆容大法。无论我们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或参与其它的大法活动,包括我们的法会,都要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正法修炼所体现出来的善。」所以,虽然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和帮助别人很多时候看起来时间上有冲突,但两者我都尽量兼顾,尽量的安排好时间,除了大法显示出的神奇外,我也吃了不少苦,我都自己默默的承受,一如既往的乐呵呵的帮助他们。这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都非常感动,有个人感动的对我说:你真是太伟大了!师父讲:「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就这样我渐渐赢得了他们的尊敬和爱戴。

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开始他们都对大法或多或少有点误解,我对他们讲真相时他们也都是半信半疑,慢慢的他们从我身上感受到大法修炼者的好,有人就跟我讲:我觉的法轮功真的很好,如果不是怕回国时受迫害我都想学。爱丁堡法会时,我才和他们相处三个星期,他们就义务每天为我们学员做食物,再由我从小镇带到爱丁堡,尽管杯水车薪,也体现了他们那颗善良的本性。有学员问我为什么他们愿意义务帮忙,我一时说不出来啥,还是那位学员自己帮我做了回答:「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大法弟子能够改变环境,我每天都是那么积极向上、乐于助人的生活态度感染了他们,他们孤独寂寞的海外生活渐渐的变的积极、充实、充满了快乐和欢声笑语。除了大家相处的象亲兄弟一样溶洽,每个人都开始跟我学英语,有几个还到我在另一个城市为他们找的英语学校报了名,有一个小伙子在很短的时间内跟我学会了国际音标,并学会用音标自学英语。他们都说「法轮大哥」太好了。我成了他们每天谈论最多的话题和中心。

在他们眼里我从来都是非常的忙,除了打工就是去图书馆,晚上回来就是读书,有时候我会工作通宵。他们都不忍心过多的打扰我,通常都是互相之间切磋英语,必须问我时才来找我。所以我经常很有感触的对他们说:你们進步这么快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而他们却都把功劳给我,、。在这方面大法又显示了他的神奇,我并没有因为帮他们而花费太多的时间,而他们却毫不吝啬的用赞美和感激作为回报。因为他们知道只要遇到困难,我都会毫无保留的尽心尽力的帮助他们。他们还都学会了到公共图书馆上网,下载中文软件、阅读我给他们介绍的大纪元新闻网,而原来他们几乎成天把自己封闭在餐馆和宿舍里面。

他们从我身上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开始理解我们了,他们主动的管我要资料看,围着我的手提电脑看我们学员的文章和我的心得体会,知道了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事事处处都要先为别人着想,知道了大法弟子无私无我的境界。有一个人看完我的心得体会后很认真的跟我说:我了解你们了,你们是为了普度众生。

由于某种原因,我离开了那个小镇到另一个地方工作,他们都很难过,拉着我说:你真是太好了,我们都舍不得你走!有人告诉我我的那个学英文的「徒弟」跟他说起这事的时候,说着说着都说不下去了,再说下去就要哭了。他们说如果我打工的地方有工作就介绍他们去,这样就又可以在一起了。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在他们心中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对一个大法弟子的美好记忆。

乐于助人并没有影响到我做大法的工作,相反我手中的工作在这段时间進展的非常快。因为工作的束缚和地理位置的限制使我无法参加大法的集体活动,我就自己开创一个环境做数据库这样的案头工作,几个数据库都是在这段时间完成的。当我长时间工作感到非常疲劳的时候、当别人要我帮忙而我手头上正忙着证实大法的工作的时候,我就想要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我都能做好。在这里我不是讲我修的怎么好,其实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其实很多同修都是默默的在他们的位置上放射着大法弟子的光芒。这段经历告诉我:大法是超常的,无论再难,只要坚定正念就一定能做好。

我讲这段故事的原因是因为有同样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在做证实大法的工作时,如果别的同修需要我帮忙,而我正忙着手头的工作,而我们每天都要忙到凌晨几点时,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呢?我想这段故事或许有可借鉴的地方。

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怎么能体现出来呢?因为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对众生、对同修都应该体现出大法弟子先他后我的风范,不是停留在理上的认识,而应该「做到是修」(《洪吟》〈实修〉),事事处处都应该先为别人着想。同修们都在全力的做着证实法的事,手头上都有重要的工作,有的时候不能够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当我们感觉有点承受不住的时候,师父讲:「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不是大家都要去做同一件事,但是有的时候过于专注手上的工作,忽视了同修之间的配合和帮助,也是邪恶和旧势力能够钻空子的地方。记的明慧网「致同修」讲过:天上的神看大法弟子,不是看大法弟子在做什么,而主要是看大法弟子能否互相协调配合。明慧网发表的一位开着修的小弟子的文章中也说:最后的一关是考验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无论最后的伟大现实是什么样,大法弟子之间互相密切配合才能把事情做的更好;而我们也一定能够配合好,因为我们是伟大的大法弟子。

大法是超常的。《转法轮》中讲:「长功的关键是我们修炼了心性,同化于宇宙的特性,宇宙的特性对你不進行制约了,你的心性升上来了,那个德的成份就演化成功。不断的向上长,向上升,升华到高层次之后,就形成一根功柱。这根功柱有多高,你的功就有多高。」《转法轮》中还讲:「层次越高功力越大,功能越强。」那么我们提高了心性,对物质的束缚解脱的越多,层次越高就越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无论什么情况下,无论多么困难,只要我们能够坚定正念,用「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大法的神奇就能展现在我们面前。

师父在《转法轮》「关于天目的问题」一节中讲:「因为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返本归真,不断的炼功,就不断的在回补,从新补偿。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那么从修炼的角度讲,我们的修炼目标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永远把别人摆在自己的前面,哪怕自己多承受一点。那么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在正法中、在救度众生中心性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升华完善着自己,每个粒子都这样做,就是在整体升华、整体提高;表现在正法工作中就是互相之间能为别人着想、主动的帮助别人,协调配合,最后连成一片。能做到这一点,实际上也是心性提高后自然而然的表现。

师父说:「我知道大家很忙、很辛苦,有的弟子每天晚上睡很少的觉。做那么多的事情,还得学法,当然还有其它的事情,所以有的时候我不能够说你必须得怎么样、你必须得怎么样,在具体这些问题上都得靠大家自己去安排,自己去琢磨着怎么去做,把它安排的更好一些。」(《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所以,提这个问题是想让大家思考,希望我们能够做的更好。

个人感悟,不妥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