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


【明慧网2001年12月20日】最近,看了《明慧编辑部》“关于除恶”的文章,深有感触,想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和功友们交流。

我是95年得法的,应该算是个老弟子了,在修炼的道路上经历了个人修炼的神圣和正法修炼的伟大历程,在过关中有过得好的,有过得不好的,也有没有用正念被魔钻了空子的时候,在师父慈悲的苦度和洪大的佛恩浩荡下,我在修炼的道路上不断地走出人,不断地突破着,向着自己先天最美好的、最高的境界突破。

我在一开始修炼就一直在做辅导工作,在修炼中的体会非常地多,但常常因为突破较快,因此没有想到要写出来,悟到了,过去了,回头看看自己刚刚悟到的又不对了,也就不想再写了。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特别是在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关系问题上,不仅我自己,时常我看到周围的同修也面临这个问题的困扰,因此现在我想把我的体会写出来,也许能够帮助大家在修炼过程中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师父说:“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

我曾经在一家外资机构工作,老板并不支持法轮功。由于在工作中我能够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单位里原来矛盾重重的状况有了极大的改善,大家开始表现出互相帮助的团队精神,上班也不互相讲闲话了(因单位都是女性职员),工作气氛非常祥和。老板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对我也非常尊重,尽管不愿接触大法,但是在国内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情况下,并没有让我辞职,还重用我,也不干涉我私人炼功和向同事们洪法。

2000年9月,由于被叛徒举报,我被非法拘留,关进了监狱。同事们都帮助我收藏大法资料,不告诉公安我的情况。在调查过程中,公安们所得到的都是反映我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一个非常好的上司。老板对我的评价也是非常的好。在强大正念的作用和师父的加持下,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监狱,并返回到工作单位继续工作。

然而,由于又生出来自满的心,以及由于对照大法,特别是师父最近的经文,发现自己在监狱里所表现出来的人的变异的观念,也曾一度被魔利用而产生的耻辱感和深深的痛悔情绪,没有及时在法上认识,使得自己很长一段时间被困扰而不能自拔,就想从正自己的工作环境着手,在工作中不自觉地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员工,使得原来非常支持我的同事感到我变了,好象变得不好接近,变得喜欢教训人。正如师父所说的:“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其实,这已经是没有用大法来要求自己了,忘记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凡事向内修的要求,使得一个很好的环境因为自己的执著和邪悟而对大法产生了抵触。

师父慈悲,利用各种常人的方式和常人的嘴来点化我,加上学法,使我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不断调整自己,并积极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主动承担大法资料的工作,慢慢的大家又开始理解我了,我也诚心地和同事们谈我的不足,希望大家能够帮助我,我的环境又回到了原来那样祥和的状态,甚至连监视我的门卫也愿意和我谈谈法轮功,表示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修炼是公民的自由。

但是很快考验就来了。由于单位人事的变动,我被调到另外一个部门负责。这个部门的员工更是矛盾重重,勾心斗角,为了一点小利,甚至为了在老板面前争宠而争来吵去,同时老板给的任务压力也非常大。非常凑巧的是,原来这个部门的负责人恰好是我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修的爱人,由于我的到来,她以为我会在各方面关照她,却没有想到老板调我来就是为了让她下来。当我知道内情后犯了难。我想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常人的职位对我来说无所谓,可对一个常人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何况大家都知道她非常在意她的职位和面子。我就想办法说服老板让她留下来,保留原来的待遇。老板虽然同意了,但告戒我说:“她非常难合作,你这样决定要后悔的。”我以为我做了一件好事,同时希望利用私人关系能够帮助她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改掉它,使工作环境变得愉快些。然而,事与愿违。恰恰被老板说中了。强烈的妒忌心使得她开始不能忍受我所说的每一句话,甚至连我的长相和穿着打扮也成了攻击的对象,但表面仍然对我很好。这时,我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没有和她一般见识,仍然一如既往地对待她,在工作中公平对待,好的表扬,不好的指出。

可是,这样还是不行。很快,她开始向老板投诉说我对她进行“迫害”,故意压制她,不给她发展的机会,不培养她等等。一连三次,一次比一次过分,一次比一次离谱,一次比一次莫须有。我还是很平静地对待,想到了《转法轮》里“提高心性”一节中师父讲到的例子,并诚心地告诉她是她误会了。我对她说:“如果你真的觉得你向老板讲这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事,能使你受压抑的心情愉快起来,你就说吧,我不会怪你的。”讲此话时,心中充满了对她的可怜和慈悲。她认为我能力太强了,看到我就不舒服,但老板也不会让我走的。我就对她说:“如果你觉得看到我就心里不舒服,我可以离开,让老板给我换一个岗位。”最后,她说:“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我以为自己过好了这一关。可是不然。由于在过关中仅仅是保持“心不动”而没有向内修,找到是什么执著造成这样一关比一关大,因此,难还没有结束。

不久,单位开始谣传说我要跳槽并煽动员工反对老板,造老板的反。由于我在员工中有威望,并使员工在工作中能够用正念来对待商场上的不正之风,老板认为我没有按照他的意志来做,会象大陆媒体污蔑师父“煽动”学员去天安门一样,“煽动”员工对抗他,而他就把自己比做中共政府。

我是有过要离开单位的想法,主要原因是怕伤害那位同修的爱人,加上单位总经理换人,喜欢搞“权术”,使得单位不再象原来一样为客户负责,因此动过心,也向个别人流露过。很快,老板责成总经理对我进行“逼供”,完全象公安审犯人一样。狡猾地采用审讯式的引诱问话方式,还有人做笔录。我意识到这好象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事和工作矛盾问题,这就象一场迫害。我的心不再平静,我义正词严地告诉他,这是诽谤。几次三番的对我个人的诽谤也就算了,但是采用这种方式在任何一个单位都不会有,何况是一个外资机构。我还正告他们:“如果你们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就采用这样卑鄙手段来解决正常的人事问题,那么我告诉你们,你们是要对此事承担责任的。”

就这样我离开了这个单位,没有了工作。和同修们交流,发现这不是个别现象。

由于没有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心理耿耿于怀,认为自己是对的,在那样的压力和诽谤下,没有被失去工作所动,没有被同事的恶劣的手段所动,明白她也是“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正法与修炼》)在迫害面前坦然面对,不为“在经济上拖垮”而压倒。甚至,随着不断的学法、正法、讲真相,心中完全放下了对这些人的不平的情绪,能够用慈悲的心态对待他们和过去的事了。

然而也正是由于不断地学法,使我对过去的事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认真向内修,我发现在自己思想的深处,仍然有着许多变异的观念,也正是因为这些变异的观念,使我在过关中不能看清事情的本质,没有理性地处理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对大法和正法造成了损失。

提高后,回想自己的思想,我发现自己的名利心、显示心、争斗心夹杂着妒忌心,都非常的重。这是深层次的变异,不易觉察。我对常人的自私和争名夺利看不惯,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他们,无形中是在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常人;在失去工作问题上,虽然表面上无所谓,但仍然对这种行为感到气愤、不公,这已经是放不下常人的名利了,同时深层次中也还有害怕失去工作、失去工作后上有老、下有小的状况压力非常大的怕心和没有割舍的亲情;当同事感到受压抑时,仅仅认为她是常人,而没有想到是不是自己看不惯的念头所带的场给她带来了压力。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第24页),还说:“我们人的意念,人的大脑思维可以产生一种物质。”“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转法轮》第175页) 而对于迫害,虽然义正词严,却没有发正念清除这些人背后的邪恶,也没有用慈悲来对待这些被邪恶利用的人,只是被动地承受,用人的办法来对人,没有用法来清除利用人的邪恶。其实,这也是对法的不坚定。

用法来衡量,这些表现都是用人的观念来对待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在修炼中抱着“私”和“情”去对待所过的关和魔难,生不出一个修炼者的应有的慈悲之心,不能用善的一面来对待那些已经在无知地毁灭自己的、等待着救度的众生。作为一个老弟子,真是愧对师尊,愧对自己曾经签下的誓约。

在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在正法和讲清真象的过程中也出现了此问题。有的学员因为自己对法理解得好一些,在一些过关中把握得好一些,运用设备的技术掌握得好一些,也生出显示心和欢喜心,甚至在其他配合工作的学员强烈反应并表示不愿意和其一起工作,不愿意用其提供的设备时,都没有意识到向内找,双方都把责任推向对方,认为对方有问题,私心太重,没有从大局出发,常人式的领导作风太重,甚至认为是魔的干扰。这种状态一度影响了这片地区的资料传递。也有的学员提到:有时很难分清是师父安排我们提高还是旧的势力的安排。其实,这是对法理解不深的结果。我体会,旧势力的安排往往是对法和大法弟子进行迫害,非常的邪恶,非要置大法和大法弟子于死地不可;而个人修炼所表现的状态往往和自己暴露出来的魔性、执著和变异观念所带来的不符合法的言行有关,往往会体现在家庭、单位等社会环境以及在讲清真象的工作中出现的麻烦和矛盾等。

师父说:“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再认识》)师父还说:“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和时间的对话》)其实,很多的时候是我们应该提高心性和境界了,而魔是利用了我们还存在的变异观念和业力以及用人的观念来看待大法和正法等等进行干扰,所以有的时候发正念作用不大或不起作用,是为了让我们向内找到自己应该去掉的东西,提高上来。

如果上述问题发生时,我们都能够站在法上认识,在正法过程中修去自己的执著心和层层变异的观念,邪魔就没有利用我们不好思想的机会,在正法的进程中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的,就可以减少甚至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确保我们所正过来的环境不被破坏,真正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和伟大。

通过反复学法和向内修,我渐渐地越来越明了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把周围的人和事当作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的不足,逐步在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并把握的越来越稳,“在圆满这条路上真正地走好你的每一步。”(《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让我们珍惜这万年不遇的伟大历史时刻,在此用师父的《了愿》与各位同修共勉:

同心来世间,
得法已在先。
他日飞天去,
自在法无边。

以上是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