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说句真心话 七旬老人被关押


【明慧网2002年11月22日】我是河北的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今年71岁。以前我是多病缠身、久治不愈的人。有幸在98年底得法,经三个月学法、炼功,心身大有更新之感,病好了,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遇事向内找,所以家庭和睦,邻里融洽。

是恩师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教我做人的道理,使我走上了修炼之路。这么好的功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现在不修更待何时”(《转法轮》)。

不幸99年4.25请愿回来,经常受到干扰。到7.20以后,当权者就不叫炼了。我从9月中旬依法进京上访,想把大法真相对国家说说,这是肺腑之言。不想当权者却做出这种事来,拿好人当成了眼中钉子——在北京用刑车手铐把我们押回本县,痛打一顿。我们坐了三个多月冤狱,还被收包、勒索饭费、罚款,共7000多元。我在家不到一个月时,正睡着觉又被非法抓去一个多月。在狱中因与同修坚持炼功,恶警给俺俩戴了一副脚镣,可想我们的行动如何艰难。俺俩还是坚持炼,半个月后给摘了。这一个多月我又花了400多元。在乡政府差房里住了四次。师父说:“做好人都难。”(《转法轮》)

今年8月26日下午7点,突然一群恶警由村支书领着,到了我跟前。我正领着不满一周岁的孙子。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我给抬上刑车,我给他们讲理:炼功没罪。一个恶警给我戴上了手铐,我越嚷,他就越压手铐。我说:“我70多岁的老头子,手无寸铁,把我的手给卡下来也不算你有本事。”那恶人也不说话,可能觉得理亏。

他们把我送进监狱,看守叫我填表,我不配合,几个看守连推带打,把我打翻在地,狠狠打了我一顿,后把我关进了7号监房。我先给号长洪法,经过一天多时间,号长能认识了,他说:你愿炼就炼,我们不管,不给报告。有人得救了。

第三天10点多,“610”的人提审我,我抵制。他们写完了叫我按手印,我说:“你写什么我不承认。”他们走了。看守们又叫填表,我不填。我没犯法。所长扒下皮鞋在我腰部、脸上打了20多下,又问我:填不?我说我没罪,不填。他们把我按倒就用板子打,打得我动不了,臀部至大腿弯处青紫连成一片,有四十天才恢复正常。他们打完后把我连拉带拽关进7号监房。由于先前我给他们讲真相,7号的人照顾我很好。

当天下午,看守又把我调换到9号,这个号关押的犯人最厉害、最无道德。这个号的犯人们每天都逼我背监规,我不背,他们就叫我用牙刷刷厕所,百般刁难。

有一天看守叫犯人按满掌手印(提取指纹),也给了我一张,我不按。正好收表人也走到我跟前,就说:按不按?不按就给你上报了。号长嫌我不按手印,就逼我刷墙根长的绿毛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