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用在法中修出的纯善才能消除一切不正与误解

【明慧网2002年12月1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家好!

我是悉尼学员,在此想谈一下这一年来的修炼体会。

邪恶势力自从迫害大法以来,在海外主要是通过领馆与媒体去毒害众生。而中文媒体又是海外华人得到信息的主要渠道,意识到媒体的重要性,我们几个学员自愿成立了一个中文媒体小组,专门向媒体的工作人员讲清真相。有人收集报纸,有人写稿,有人负责联系各大报纸。

我是负责联系工作,在初期报纸上攻击大法的文章隔三差五地总有刊登,我们也忙得手忙脚乱,总是刚刚解决了这家,那家又冒出来,邪恶也是来势汹汹。

有一家报纸在一个月内登出了几十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另一家还整版将我们描绘成和911事件的同类组织,经过大家在法上讨论后,一致认为这已经不是几个学员所能应付得来的,而是需要整体学员的共同提高后,才能展现整体的力量。

经过几次大面积交流后,学员们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圆融着大法,有的利用法律途径,有的通过电话、传真去询问报纸,有的直接上门找总编澄清事实,针对特别的邪恶,我们集体和平请愿,用正念去解决。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和整个正法之势的推进,中文媒体的改变是相当大的,在这些外在因素与天象变化下,我觉得,我们本身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也是至关重要的。

通过接触,让报社的人员内心觉得大法好,大法弟子的善是很重要的,而自己的一言一行就代表着大法在世间的形象,于是我在和报社工作人员打交道时,也十分注重自己的穿戴与言行。

以前去报社,接待员总是用不友好的口气和不理解的眼光来对待,但我尽量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不为其所动,在保持正念清除干扰的同时,我的心对他们是敞开的、友好的,每次主动问候对方,谈论一下对方感兴趣的话题,无形中拉近了距离,通过交流,有意无意地讲一下真相,随着几次的接触,明显感到对方的误解已烟消云散了。

有一次,一家报社转登了一篇“傅怡彬杀人案”的文章,当我去找他们时,他说:总编在开会,中午再来吧。于是我中午又去,他却说:总编中午外出了,下午会回来。当我下午再去时,他又说:总编现在很忙,没空见你。

我先看了一下自己是否动心了,是否没有耐心了。当自己的心不动时,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于是我边发正念,边跟他说:“我只要见总编2分钟就行了,若他很忙,没有关系,我可以等他。其实我也很忙,但这事对我很重要,等他忙完后,可不可以让他和我说2分钟。”我就坐下一边等待一边发正念,没想到,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总编就出来了,没等我把话讲完,他就说:“我们是媒体,我们有权报导任何新闻,我们也登过讲你们好的文章,你不能要求我们只能登正面的,而不刊登负面的。”

我对他说:“我并不是要求你们什么,而是觉得作为一个大报来讲,得有媒体的公正性与严肃性,这件杀人案的事实是栽赃嫁祸。”他又说:“我们报纸不可能对每个新闻都去澄实他的真实性,你说是假,我们说是真,我们只是转载新华社网上的文章而已,有意见,你可以找新华社。我们只是登新闻,不是说新闻自由吗?这有错吗?”

我悟到,如果和他陷在一个层次中去论理是无济于事的,就象师父说的:“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我完全依赖于自己后天学来的常人的理与之争论是没有制约力量的,新闻法他比我还熟。只有用在法中修出的纯善才能制约一切,我的心态不应有埋怨责备的情绪,而是真心地为他将来好,于是我平静地正视他说:“其实我并不是来责备你,不是追究哪家媒体的责任,我只是想问问你,这段时间通过和我们的接触,凭良心说法轮功是正是邪相信你一定很清楚,本来登一篇新闻对报社来讲无可非议,但你尝试一下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一下,现在我的亲朋好友,都可能因为这篇文章,认为我会炼功走火入魔,会杀害亲人,对我另眼相看,我是什么感受,你知道吗?”他沉默了,也没有再说什么理由,只是说了一句:“那你把正面文章给我,我帮你们澄清。”

还有一次,发生在另一家报社的事,当时正值中国某领导人来澳,我去登一篇文章,报社的总编和社长一致认为我是冲着中国领导人而写的,怕惹怒了中方,而不敢登,我坚持要登所以就僵持在那儿了,我给一个老学员打电话讲了一下情况,他建议我,你可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登,我可以起诉他们违反新闻法。

我也憋了一肚子气,想想前段日子和这家报社关系搞得还不错,没想到这些其他报纸可以登的,反而到这儿最有把握的一家却不行了,从法律上来说,可以告他,但话到嘴边,又一想不管告不告他,自己的心态怎么那么激动,那么难受,还隐藏着一种干事心得不到满足的愤怒,那么不管事情结果怎样,已经不是修炼人应有的心态了。记得师父在波士顿讲法中提到:“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所以我悟到,在讲真相过程中很多不顺利的时候,往往是因为自己心态的问题。虽然自己在做着大法的工作,但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与他沟通,只是一味地强调我要如何如何,总以大法为借口,一切为我让路的心态。在正法中不忘修炼,才能符合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的要求,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正如师父在《再认识》中写的:“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于是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说:“我们并不是和XX对着干,而是在向世人讲清我们的真实情况,如果你们真的很为难的话,我能理解你们的压力,我不会勉为其难。”

希望对方从我们的身上感受到的不是压力与难以沟通,而是我们的宽容与善解,事后没几天就是中秋节,我准备了月饼和祝福卡送给他们,感谢他们的理解,珍惜双方的缘份。

在事后的第二周,晚上我去学法的路上,突然收到社长的一个电话,她主动告诉我:“我们免费帮你登出一篇上次你要登的文章,同时又整版报导了关于最新的卫星插播电视的事件,希望你明天买份报纸来看一看。”第二天,总编也打了一个同样的电话给我,我十分欣慰,并不是因为他们登了正面报导法轮功的文章,而是他们的心在变,而我们要的就是这颗珍贵的善心。

(发表于2002年澳大利亚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