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的预言家:爱德加·凯西(3)


【明慧网2002年12月17日】关于凯西的书很多,其中包括托马斯·萨格鲁(Thomas Sugrue)的《有一条河》(There Is A River)(1942),杰西·斯特恩(Jess Stearn)的《爱德加·凯西——睡着的预言家》(Edgar Cayce--the Sleeping Prophet)(1967),吉娜·瑟敏纳拉(Gina Cerminara)的《生命多世》(Many Mansions)(1950)和悉尼·科克帕特里克(Sidney D. Kirkpatrick)的《埃德加·凯西-- 一个美国预言家》(Edgar Cayce--An American Prophet)(2000)等。其中《生命多世》一书,称得上是西方研究轮回的重要参考之一。事实上,凯西本人对轮回的认同也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

在为一名从俄亥俄来的人作解读时,凯西在最后说了一句,此人前世曾经是个和尚。这一次,凯西又陷入了苦恼。因为“前世”的存在意味着轮回的存在,但作为一名基督徒,这个概念还很陌生。

凯西开始祈祷,并寻求“解读”这一难题。得到的答案是,读圣经,从头到尾。书中的内涵终于浮现出来并要求凯西注意生命的意义与共同性。凯西终于发现轮回的概念与任何宗教都没有冲突,而且同他本人对“作为一名基督徒意味着什么”的理解相吻合。

很快,“生命解读”便发展起来。这涉及到每个人的生生世世的事情,也包括每个生命今生的特性,目的甚至未来。这样一来,“解读”已经从单纯的诊病,变为对生命在更大时空范围的活动的认识。

凯西终于放弃了他的摄影房,并开始筹建自己的医院。他接受别人的资助,但从不拒绝为贫穷而不能出钱的人作“解读”。1925年9月,凯西和妻子同他们的秘书格雷蒂斯搬到了佛吉尼亚海滩──这是凯西根据他在解读时获得的信息作出的决定。1927年,“全国研究者联合会”成立了,这是个为解读提供实验与研究,同时向患者开放的机构。1928年,凯西开张了。

凯西一生中也受到过许多怀疑和非议。哈佛大学曾派慕斯特博格医生调查凯西,结果使慕斯特博格信服了。在佛吉尼亚海滩期间,有不少来访者想看看凯西究竟用了什么花招,其中一名叫托马斯·萨格鲁的人,后来成了《有一条河》的作者。但是,许多反对者往往认为凯西不能圆满解释许多失败的例子,如凯西没能挽救自己的小儿子,没能找到油田或宝藏等。至于成功的例子,反对者认为凯西的知识是偷偷看了有关的书,或是平时从周围人那里听来的。但是不论怎样,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支持或反对的争论早已是家常便饭了。

晚年时的凯西能力越来越突出,甚至不再需要进入“睡眠”状态就能知道一些事情。有一次他非常难过的从房间里出来,原因是他知道有三名参战的年轻人回不来了。他开始能够看到所有活的物体表面都有光晕。他甚至可以通过这种光晕得知一个人的情绪与健康。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从全美各地寄给凯西的信越来越多,多是询问他们的亲人的安危的。在这段时间里,凯西有时一天要作8次解读,虽然从他自己的解读中,他获知每天不能超过两次。

1944年春天,凯西的健康开始恶化。“解读”的信息告诉他必须休息了。要求解读的信源源不断,而凯西却病倒了。接近年底的时候,凯西给自己作了解读,并告诉焦虑的亲友们过了新年他一切就好了。朋友们知道是什么意思──1945年1月3日,凯西逝世了。几个月后的复活节星期天,他的妻子捷特鲁德也去世了。

凯西的经历启发了许多人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要知道对于很多西方人来说,“解读”,轮回等概念曾经是陌生的。而作为一名基督徒,凯西告诉了人们这一切的可能。这将有利于人们去探索超越一切信仰、宗教与科学表面论述的,更本质的真理。

下面我们将介绍凯西的一些有关轮回和预言方面的例子,并作一些分析。

(待续)

编译自:Edgar Cayce's ESP: Who He Was, What He Said, and How it Came True by Kevin J. Todeschi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