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摔摔打打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2年12月2日】近日看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建议更多的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修炼经历,很有感触,几年来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走过弯路,摔过跟头,在跌跌撞撞中逐渐走向成熟。我深知师父为我承受太多太多,一次次地给我机会让我正悟过来。我不能让过失成为我修炼路上的障碍,有责任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为揭露邪恶尽一份力量。

我是1998年3月得法的,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如胃炎,妇科病,便秘,胆囊炎等,打针,吃药那是常有的事,中药、西药、偏方吃了很多也不见效,严重时上不了班,影响了正常工作。那时的我企盼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得了法。当初的目的是为了治病,还不懂得修炼。随着不断地学法、炼功,加之经常和老学员在一起切磋,使我提高很快,逐渐改变了原来的认识,并开始走入修炼。

从炼功开始,师父就在管我,炼功时间不长,师父就给我消业,而且来得很猛,这对一个刚刚开始炼功的学员来说,确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凭着一个信,我很快闯过了这一关。之后身体轻松,打坐也由半小时增加到45分钟。记得炼功时间不长,一次抱轮,突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就要离地而起,可把我吓坏了,(因当时我还没怎么看书)我两脚拼命踩地,心想可别起来了。之后一连几天炼功,一闭眼睛就感觉要起来,这些都是真实的体验。慢慢的我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工作之余,处理好家务之后,我用更多的时间学法、背经文。修炼以后我觉得生活充实了,精力充沛了,健康的身体、愉快的心情使我每天都以良好的心态去工作。就在我满腔热情地投入修炼时,魔难开始了。

99年4.25以后,单位领导就一次次地找我谈话,让我表态不再炼功,7.22以后又强迫我交书、表态。由于学法不深,我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在怕心地驱使下,违心地交书、签字,那种痛苦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我明白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弃修炼,于是我加紧学法,不断提高心性,在法上认识。

2000年3月,我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15天,之后局里、单位让我在家等候处理意见,在这期间,局里、单位领导经常找我,让我写认识放弃修炼。在各方面的压力下(特别家庭压力),我又一次违心地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再度陷入痛苦之中,此时再看《转法轮》,书中的每一句话都触动着我的心,我觉得我修不了了,这时同修鼓励我,多学法,不要陷于痛苦之中,找出执著,把握好以后的机会。也就在这时,单位领导打来电话,说我写的不合格,得重写,当时我非常激动,我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我以极大的勇气给局领导写了一份修炼体会,谈到修炼以来我的身心变化,并表示坚修到底。这以后单位长达一年时间没让我上班,扣发了我的工资,对此我并没有认识到这是对我的迫害,认为这可能是我的业力,所以一味的消极承受。

由于生活所迫,我只好到一家私营公司打工,我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真诚、善念对待每一个人,努力做好每一项工作。经过一个月的观察,厂长改变了对我的态度,由开始的不信任到后来对我的尊重、理解,对电视的污陷宣传也不再相信。一次厂长看完电视后说,“电视说的和你们做的怎么不一样呢?以后谁再说炼功人没有责任心、不照顾家、不管孩子,我给你说公道话。”厂里职工对大法也有了正确地认识。虽然在这里工作非常辛苦,起早贪黑,工资又很低,但我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这比什么都重要。在这期间,原单位领导多次去找我谈话,我只要写个书面材料不再炼功,就可以回去上班。

2001年2月23日,我正在厂子上班,就见来了一行人(5─6人),直奔办公室而来,他们不容分说,强行把我带到市“法制学习班”(其实是违法的法西斯洗脑班),一同被抓的还有当地的几位同修。因为我的突然被带走,给厂子工作带来很大麻烦。在洗脑班上我们每天听到的就是谎言、威胁、恐吓,此时的我非常平静,邪恶的说词和没有依据的谎言,没能动摇我,反而更坚定了我的信念。由于我们几个不配合邪恶,被定为重点,这使当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不法官员大为恼火。当洗脑班结束时,公安人员欺骗我们说:“回去就让你们回家。”但一到车站,就将我们几人带上警车,押到看守所,这是我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里我的心态开始不稳,怕被劳教后挺不住,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压力面前,在众多人的攻势之下,我没能在法上认识,再一次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违心的在“保证书”上签了字。

虽然这次回来之后,单位第二天就让我上了班,但我的心是沉重的,内心的痛苦与日俱增,就在这时我看到了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深知修炼是严肃的,我不能一错再错,让师父一次次的为我承受了。于是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我下定决心用实际行动洗刷污点,不再给大法抹黑,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从此以后我坚决抵制邪恶。

2002年4月是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23日上午我正在上班,三名警察把我骗到公安局,让我在“认可书”上签字,我坚决拒绝签字,警察说:“你不签字就别想回去了。”接着逼着我带他们到家里搜查,我不去,恶警从楼上把我拽到楼下,推上警车,强行抄家。一路上我一直在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弟子,保护大法书籍,让他们什么也找不到。恶警像土匪一样把我家翻个乱七八糟,没找到他们要的东西,就又把我带到公安局,并说签字就回去,否则就送看守所,现在就看我的态度。这样僵持到下午2点多钟,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与同号的几个同修不停的背法、发正念:我们要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邪恶不配以任何形式考验我们。我求师父加持,让我以前背过的经文都能想起来,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这次我一定会做好,像个大法弟子的样。26日下午,突然管教让我带着自己的东西出去,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之后又有几名同修正念闯出了看守所。后来我才知道,几天来我的同事、丈夫及朋友尽最大努力营救我,同事找到公安局的一个领导,讲了我的情况,这位领导二话没说,立刻通知下边放人,说:“此人工作需要,这次做个例外。”而这次我的丈夫做得非常好,为放我之事与警察据理力争,处处维护我。坚决不同意单位领导写的“如果此人决裂法轮功就给予保释”的要求(以前丈夫曾背着我,以我的名义写过迎合邪恶的思想认识),通过这件事,我亲身感受到了正念的作用。

我曾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三年多来,由于邪恶的迫害,扰乱了我的正常生活秩序,也使我这个家庭濒临破碎。多次入狱,使丈夫难以承受这种痛苦,为此多次提出与我离婚,在无知中做了许多对大法不敬的事情,这一切都是邪恶势力造成的。虽然他现在还不理解我,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明白的,会站到真理一边。

现在虽然我已被迫害得流离失所,但无论在任何环境中,我都不会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珍惜这万古未遇的机缘,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持不懈地做好正法之事,直至法正人间。

以上为个人修炼感受,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