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2年12月20日】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及大法弟子正念清除邪恶,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但表现得也越来越猖狂。本地区由于大法弟子用电视讲真相震慑了邪恶,一些邪恶生命云集在此地区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学员被抓、绑架、跟踪等,一些做协调工作及做资料的学员也被抓,使讲清真相工作严重受阻,一些线路中断。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一些学员被表象所迷,中止了与同修的联系及讲真相工作,从而人为地加大了正法工作的难度。也使邪恶有机可乘,一些在家学员也被抓走。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一个伟大的神,我们应用正念去看问题,用佛性去看待这一切。“从现在的整个情况来看,表面上迫害还很邪恶,实际上那些能抑制人、操纵人的邪恶烂鬼已经所剩无几了。” “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所以在这个时候,大法弟子更应该抓紧时间救度生命,彻底否定、清除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而不是只盯着人间的邪恶之徒,相互传着谁谁被抓了,承受了多大,公安又要怎么怎么迫害了,等等,应该说带着一些心传这些本身就不在法上了,有渲染的成份,无形中被邪恶所牵制。当你正念很强时,在一个正神面前,那些邪恶算什么。“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正念的作用》)

自己在前一段正法中,在如何破除邪恶势力安排有些体悟,讲出来,不妥之处请指正。

在被迫害最严重的那段时间里,身边的一些同修相继被抓,几乎每个同修被抓之前心里都有感应,会突然感觉某同修会出什么问题,有不安全因素,同时也看到同修心性的问题,虽然对他们也及时提醒或指出应该注意的问题,但他们终究还是被迫害、被抓了。我很痛心,不断地查找原因、查找自己。其中有一个学员被抓之前,前几天就有感应,曾三次找她交谈,从心性的提高到外在的形式上怎样做不让邪恶钻空子等,她走出来了,没几天,从亲戚家还是被抓走了。这一次对我触动很大,我不管同修自身还存在什么问题,也别看自己每天很忙,帮这个,找那个,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帮同修从根本上否定邪恶的迫害。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查找自己在处理每一件事时,我的心是怎么动的,不在于外在表现上怎么做的,重要的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动机是什么,是否在法上。我发现在处理某些问题有被邪恶牵制的因素在里边,比如:当看到同修状态不佳时,就有些担心或急于找同修交谈指出问题,潜意识中是怕他出问题,一旦被迫害,首先想到和全部能想到的就是:我早就看到他最近状态不好、心性有问题。好象这成了迫害的理由了,这不是对邪恶迫害的认可了吗?

在处理一些具体问题上也有被动的因素,如搬家问题,一些同修被抓了,由于他知道一些资料点或学员的住处,那么就得搬家。这些事情在流离失所的弟子中经常出现,好象形成了一种模式或不加思索的行为习惯了。我思索着,这样做正法的工作怎么能行呢?思维行为没有跳出邪恶的圈套,还在放映着它给导好的胶片。在和学员分析安全问题,也是从表面上分析的多,如手机的使用,单线联系等,这些也是必须注意的,但总觉得没有从根本上全面地去分析解决问题。在学法与实践中,我认识到,要想解决根本问题,那就是从微观到宏观的彻底否定。就说这搬家的问题吧,不在于搬家的本身对与错,而是要明确为什么要搬家。一些学员一听说某同修被抓了,立即就要搬家,一分钟也不想停留,个别同修一时找不到房子,宁可在大街站着,也不愿再回自己的住所,原因是怕同修被迫害承受不住说出来。如果周边的同修都这样想,或者很多同修都存有这种符合迫害的思维逻辑的话,那将给被抓的同修带来什么?给大法带来什么?“我们人的意念,人的大脑思维可以产生一种物质。”(《转法轮》)“一个人想,两个人想,三个人想,那也不是回事。如果整体大法弟子更多的人大家都在这么想,那是不是一个强大的心、强大的障碍呀?”“如果你们都这样想,那么,旧势力看见了:怎么都有这样的心呢?这心得去呀,那我们就让那个总理变坏。宁可让他变坏,也得去你们的常人之心。”(《北美巡回讲法》)我认为不是不能搬家,而是思维基点应是在对旧势力这种邪恶迫害的否定,邪恶可能通过对一个同修的迫害达到对其他同修及整体的迫害,那我们首先用正念彻底清除它的一切邪恶安排,正念加持同修闯出险境,同时我们把同修知道的地方都转移了,在人这个空间中也不给它留缝,旧势力你想加害同修也没有用,客观上减轻了同修的迫害,也圆融了人的这层理。

我认识到抱着一颗什么心对待正法中的每一件事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必须从我们的每一思每一念去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不给其任何市场,要想从根本上否定,我们必须首先自己做正,对每一思,每一念,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查一查自己的心是怎么动的,存在着哪些问题,每一念出来要分清是本性发出来的,还是后来形成的观念或是邪恶的干扰,它的背后又是什么?这样层层找下去,层层也就是在破除,也就是用法来衡量一切,用法来破除一切邪恶。

例如:一个同修出差办事,刚走一会,我心里就出现了以前的那种感应,感觉他要出事,那种不安全感应相当强烈,而这种反应是突然间来的,我并没有动什么念,我虽然分不清这是自身的执著、想象或邪恶干扰造成的,还是将要发生的事在自身的一种本能的反应,但我认为,前者本身就是旧势力的产物,后者也是旧势力安排出来的,我不能再象以前那样被动担心了,顺着它去想,应首先全盘地否定、清除,所以当即立掌除恶,铲除旧势力对我的正信正念的干扰及给我的同修在正法中的一切邪恶安排,我直接面对邪恶讲,不管你历史上怎么安排的,你以什么借口都不是你迫害同修的理由,我们有师父在管,心中有法在不断地修正自己,你的一切邪恶考验都是破坏性的,阻碍正法的,然后发出强大的真念清除同修周围环境和他空间场中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发正念清理邪恶对你们的迫害,正念纯正地做是可以的,旧的法理也是这样的理。这与正念对待修炼、正念救度众生是一个道理。所以你们能做这件事情。”师父已经给予我们能力,我就一定能做好。对同修的迫害也就是对自己的迫害,这样每次发正念都这样清除,三天以后我觉得没有问题才解除,这个学员几天后安全回来了,他说路上确实遇到了麻烦,被邪恶盯梢了,发正念才摆脱,紧跟着身体出现高烧状态等等,通过这件事使我在如何破除邪恶安排上有了新的突破,我认识到,只有彻底地否定,才能从根本上破除。遇到任何事和出现的问题“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又如:同修突然告诉我,听别人说你的住处被人盯上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是听别的学员说的,来龙去脉也不知道。我回到自己的住处,紧跟着两天没电,水管子超乎寻常地大声吼叫,学员们也都提醒我好好悟悟这事,先别回去了,把事情搞清楚再说。我知道这些不正常的事情的发生,是由于自己空间场不太纯净了,是邪恶盯上了我,要打我的主意。我首先检查自身存在的问题,由于最近事比较多,学法少,与学员在一起没能珍惜时间,说的多,学的少,人的东西在往外冒,我及时清理自身存在的问题,抓紧学法,同时正念清除邪恶势力的迫害,从心底否定旧势力给我正法中所安排的一切,我不想搬走,因为我不能再受邪恶所牵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有能力改变这一切,那就是走正自己的路,当我们纯正了自己的时候,当我们正念正行的时候,当我们全盘地彻底否定邪恶迫害的时候,当我们把自己当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个伟大的神的时候,邪恶的旧势力又怎能配来考验我们?当我发出纯净的正念清除邪恶时,我感到强大的功已经解体了邪恶势力的层层安排,从新改组归正了我周围环境的万事万物,能让一切随我们意愿而动,能够使万物更新、败物全灭!

在正法中,我悟到,对于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只有彻底地否定,才能从根本上破除,否定了多少,破除了多少,而这种否定包含着对自身后天形成的变异的观念,人的思维,论理的否定,否定的过程也是修正自己,同化法的过程。当我们大法弟子全部同化于法,溶于法中的时候,邪恶也就全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