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破除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11月29日】十六大前夕,即2002年11月4日,我被当地社区伙同公安科的不法之徒绑架,强行送入市里劫持大法弟子的洗脑班。据说这是邪恶势力在全国迫害坚修大法弟子的统一行动。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早六点半多一点,我听到敲门声,误以为是刚走的儿子又回来取东西,也没看门镜,就开了门,没想到一下子涌进来六、七个社区及公安科的不法人员。

这是我存在的漏洞,我平常就没有养成来人敲门先看门镜的习惯,同修多次指出,我也未在意,结果这个生活上的执著让邪恶之徒一时钻了空子。

当时,我正在做饭,领头的不法人员说:跟我们去一趟。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立即坐到地上发正念,但正念不足。

邪恶之徒二话不说,几个人上手,一起来拖我,我极力抵制。我眼望着丈夫,无助地说:老X,他们迫害我,你怎么也不管我呢?我爱人心地善良,但生性懦弱,对于迫害束手无策。看到爱人无动于衷,我猛然惊醒:我这念不正,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怎么能首先想到求救于常人呢?!

所以,我心里立即想着:我是大法弟子,洗脑班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我还有许多助师正法的事要做呢,请师父救助和加持我。事后,儿子对我说:妈,当时我要是在家,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们迫害您的阴谋得逞。

拖了好一阵子,邪恶之徒累得满头大汗,才把我从屋里拖到外面。一到屋外,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来绑架我了!

一连喊了数声,楼区的左邻右舍都听到了,纷纷探出头来看个究竟,许多人见证了邪恶之徒的暴行。

不法之徒仗着人多势众,把我拖上了车,连外衣、鞋和袜子都不让穿。

我说:等一会儿,我得把衣服、袜子、鞋穿好,我头还没梳呢!可是那些暴徒根本不理睬。

一路上,我不停地发正念,用大法修来的理智、智慧、慈悲向他们讲真相、揭露邪恶。开车的司机同时在社区兼管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勾当,开始很凶恶,说着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的话,并从车内的反光镜瞅着我,我就用正念正视反光镜内的他,他赶紧把目光移到别处去。

刚开始他们都不信有邪恶之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事,我就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教养院的恶警们是怎样扒光衣服迫害大法弟子的,他们都认真地听着,心里也信了,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在自身遭受迫害的严重情况下,我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一刻不停地向他们讲着真相,破除欺世谎言对他们的毒害,告诉他们迫害大法是有罪的,而且罪大无比,永偿不清。

我正告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谁也无法抗拒、逃脱的天理。他们说: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做。昨天晚上很晚了才接到通知,也没有办法,我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到洗脑班后,所有被绑架去的大法弟子齐心协力,共发正念。每当相见时,同修间都相互鼓励:一定要坚定正念,放下生死,放下一切情,放下一切执著,去掉所有人心,我们一定能闯出洗脑班。进洗脑班后,我以绝食断水来抵制、破除邪恶的迫害,同时,不忘发正念,讲真相。

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所以,我很注重自己平时的一念、一言、一行,我要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破除邪恶。

其实,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者,其中很多也都是大陆媒体谎言的受害者,我想一定要善待他们,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和慈悲,理智、智慧地救度他们,因为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其中有省公安部门人员、市领导、市610办公室、市公安局、区妇联等各阶层官员,以及大法弟子所在单位参与迫害的人员,如做不好影响是极大的,我一定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让师父失望。

师父谆谆告诫我们:“我告诉大家,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地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地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地走正自己的路,尽量地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得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地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得很好。这种表现不是妥协!”《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虽然我绝食抗议,却处处、事事替他们着想,这一切使他们很受感动。无论来多少人以谈话方式动摇我,我都始终面带微笑,祥和慈善,心态静稳,精神饱满。

谈话中,我特别注意自己的语气和善心。无论他们凶狠威胁:判刑、劳教及所谓的“反党”;还是虚情假意:只要你喝一口汤、吃一口饭就行,就不强行灌食,所有这些哄小孩的玩艺儿都动不了我的心。最后这些人一看实在没招了,就威胁我的孩子说:你母亲不吃不喝就让你们下岗、开除,现在有工作多不容易啊。同时,还进一步威逼我:只要你喝一口汤、吃一口饭就行,孩子就可以回去上班,要不然的话……

但这些对我根本不起作用。我心里只有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绝不屈服于邪恶的威胁,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堂堂正正闯出洗脑班,尽快回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在正与邪的较量中,那些找我谈话的人都说:你很善良,不象电视编的那样。

我想,这是大法的善和慈悲,通过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展现给了众生,他们明白的一面被善化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洪大慈悲震撼了他们。

临走时,市里的一位主任说:咱们见面就有缘,只有你做好了,我们这个缘才不能断!一句话不多,展露了众生明白那一面的真实感受,使我的内心受到了剧烈的震荡。

我深深地感到:我们大法弟子只有做好了,与师父与大法的缘才不能断;也只有我们做好了,与层层结缘的众生以及该被我们救度的世人的缘才不能断,他们才有被救度的希望,他们寄予我们的无限厚望才不至于落空啊!

是啊,多少生命的存与灭系于我们一念、一言、一行啊。同修们,我们一定要精进做好,别辜负了众多与我们有缘而急待救度的生命啊。

绝食断水第五天,医生来量血压,测心脏。检查后,大夫一看各项指标都不正常,就问我:你以前有过高血压吗?我说:没有。

第二天,也就是绝食断水的第六天,邪恶之徒找大夫会诊。第七天,我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地闯出了洗脑班。其间的体会:

1、要做的绝对的正

绝食断水期间,当刷牙时,无意中一口水咽进了肚里,随着动了人心,接着就又喝了一口,结果难受了好一阵子。

我从中悟到:大法是严肃的,正法修炼是严肃的,也是严格的,必须做到绝对的正,绝对的纯,要正念正行。

那一口饭,那一口水,只要你吃了,就是动了人心,就是在屈服,就是漏洞,就会被邪恶钻空子,进而被放大、加强和利用,最后的结果不堪设想,许多同修的经历也已明证了这一点。

要绝食断水,就要做到真正的绝食断水,这样邪恶很快就会自灭,否则,就会延长和加大魔难。

另外,那一口饭,那一口水,在这个空间是平常的饭,是普通的水,但在另外空间的组成、结构和体现又是什么呢?这真得需要“以法为师”,好好地想一想。我记得,有同修文章曾提到过这个问题:有的同修吃从劳教所出来的邪悟人员的糖,回家很难受。

我们到劳教所去探视亲属同修时,亲属同修当时就告诉我们,不能吃那里的东西,否则对自己很不好。

这也难怪吞了一口水就让你难受得很,这有点化的因素:要正念正行。其实,这里面也含有物质方面的因素,那不好的物质进到肚子里,你想它能让你好受吗?(这一点在西游记中也多次体现出。)

2、梦中的点化

绝食断水期间,做了一个梦:一个炉子,正烧着火,上面放着一个平锅,锅上有一层砂子,上面坐着一个壶,壶里的水正沸腾着,我就用手往外扑拉沙子,怕进到壶嘴里,我悟到:这是点化我,我喝的水就像那沙子,我用手往外扑拉沙子,就是不能让那沙子掉进到壶里污染洁净的水一样,我不能喝那水,以免那水进到我已净化的身体,玷污了我的神体,我自己要正念正行,放下一切执著,要做得绝对的正,修得执著无一漏方能圆满。

3、经验和教训

这次虽然我从洗脑班闯出来了,但毕竟是让邪恶势力钻了空子才被抓,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如果我能“以法为师”,不带执著地学法,正悟法理,尽量顾全整体,圆融地做好一切,让邪恶扑空,从而击溃其嚣张气焰,进而用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可能会更好一些。

4、关于对喊“法轮大法好“的认识

有的同修对我被抓时,喊“法轮大法好”有不同的认识,因为在被绑架强拖硬拉的情况下,喊声惊动了世人,这给常人造成了一种恐惧心理,对救度世人形成了障碍。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认识的:我这一喊,对另外空间的邪恶具有震慑、清除的作用,而且这对另外空间的层层众生也起到了震撼作用,是向他们正法;此外,在这个空间也让人们真正看到了邪恶的暴行,让大家知道大法真相资料说的都是真话。

5、对危难险急时刻求助师父的认识

在被绑架劫持时,危难险急时刻我想到了师父,并求助于师父,虽然心里没有怕,但当时只是在心里默念。后来,看到同修的文章说:自己在遭受邪恶之徒毒打时,大声呼喊师父救助,一下子就把施暴的邪恶之徒给震慑住了。这样做,在这个空间体现出的是在自己力不从心情况下对师父的坚信程度。

6、正视自己最根本、最强烈的执著

有位同修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在正法修炼中,往往在哪儿栽跟头,如果不注意向内去找,向心去修,还容易在那儿出问题,我觉得很有道理。的确如此,在正法修炼中,往往导致出现问题的那个执著心都和根本执著相连,在关键时刻让人做出不理智、不智慧的行为,让邪恶钻空子。值得我们每一位同修重视和深思。

以上仅为自己的粗浅体会,不正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